第二百五十七章 窑卦

黑山羊和黑猪的皮被剥下来,盖在了桌子上。

另外,桌子周围放了四把木凳子,每把凳子底下都放了一块黑炭。

其他的香烛、美酒,一样不少。

孙青见了我们就显摆道:“二位,看我办的怎么样?还有没有不合适的地方?”

小招说:“你把窑神爷的像或者排位弄哪里去了?”

孙青一拍脑瓜:“这个……这个我给忘了,那我们该咋办?”

小招拿出一张纸符咒,拿出炭笔,写上:“窑神爷之位”几个字。然后告诉孙青,把这个贴到酒瓶子上,放在桌子上暂且一用吧。

我说:“酒瓶子……这个能行吗?”

小招说:“我也不知道,非常情况,非常措施,凑合着办吧!”

随即,小招就点燃鬼灯,让孙青给窑神爷上了三炷香。

这才烧了符咒,请孙家的这位窑神出来。

符咒烧完之后,小招就念道:“窑神爷在上,孙家窑有事,烦请窑神爷出关,指点明路,孙家也好改过。”

小招说完,就瞅着那盏鬼灯,可是鬼灯一点儿变化也没有。

孙青问:“这窑神爷来了吗?”

我说:“你家这窑神爷牌够大的,得八台大轿去抬。”

随即,小招又烧了一张请神符,又把方才的话,给念叨了一遍。

结果鬼灯还是没有任何反应。

随即,小招又来了第三遍,结果窑神爷还是没到场。

我说:“咋了,还没请到?”

小招长出了一口气,站起身道:“没请到。”

我说:“会不会是孙家的这位窑神爷出去串门了?”

小招闭目思索了一下,睁开眼,郑重道:“孙家这厂子里,根本就没有窑神。如果说原来有,现在也早就走了!”

孙青听后,就凑上道:“如果走了,那就请二位再给安一个呗。”

我说:“孙先生,你以为买窑神爷跟换电灯泡似的,坏了买个就能安上。这个得去古窑里去请的。现在遗留下来的古窑越来越少,能不能请到还得另说。”

小招说:“既然窑神不在,而且还出了这样的问题,这说明这里的确有脏东西,它只是仗着没有窑神,胡乱捣鬼罢了。”

我说:“你的意思是,我们得先把那东西给弄清楚,解决了,然后再去请窑神。”

小招说:“对。”

“那接下来该咋办?”

“问窑祖神,卜窑卦!”小招说。

随后,小招就把写着窑神爷的纸符给扯了下来,然后又在另一张纸符上写道:“上祖窑神之位。”

写完之后,小招又把原来的香烛全部撤掉,换上新的。

之后又发了一张请上祖窑神的帖子。

帖子发完,不到三刻,鬼灯就开始变得更加明亮起来!

小招说:“来了。”

然后,她就在一个小陶盆里焚炭焚纸,等火旺起来的时候,小招拿出一个乌龟壳子,丢了进去。

然后她又道:“孙家窑问事,请窑神明示。”

小招刚说完这话,那鬼灯的火苗就开始变得越来越来蓝,越来越飘忽。

孙青等人站在一边,看得是胆战心惊。

与此同时,那炭火盆中,不断传来“噼噼啪啪”的响动……

就在大家屏气凝神听着这声音的时候,鬼灯噗地一声,突然就灭了!

接着,一切都陷入了黑暗之中,陶盆中的声音也停止了。

小招伸用一把竹镊子把陶盆中的龟壳拿出来,黑暗中,我看到那火红的壳子上,有一道道奇怪的裂痕。

我凑过去,小声问:“这是啥意思啊?”

小招仔细瞅了一阵子才说:“窑神爷给了两个卦象,三个伏象。两个卦象中,一个是水火济卦,这卦意是:物极必反,初吉后凶。另一个是天水讼卦,这卦意是:久争无益两败俱伤。

三个伏象,一个是伏土,一个是伏鬼,一个是伏空神。”

我说:“这该怎么解啊?”

小招说:“从卦象来看,孙家的窑肯定是得招惹了什么东西,这个东西跟土,跟鬼,跟空神有关。

伏土和伏鬼合起来的意思就是就是土中的鬼,土中鬼,指的是土中尸。空神,指的是无神,就是神位轮空,神没压住这股邪气。从孙家窑的窑神不在位可以看出,空神是一定的了。”

我说:“这土中尸,指的不就是坟墓吗?”

小招点点头,又摇摇头。

我说:“难道这厂房下还有荒坟野墓?”

孙青说:“建厂的时候都是下挖了五六米的,这下面,绝对不会有什么坟墓。”

小招说:“这土中的邪气,不一定就在地下,你们想一想,这烧瓷的过程中,还有一个很关键的步骤。”

我说:“你是说烧瓷用的土有问题?”

孙青说:“瓷土的质量绝对是没问题的,厂里有技术员,把关很严的。再说了,我们要的土,都是从正规厂家进的高规格瓷土,这个应该没什么大问题吧?”

小招说:“在烧瓷这一行里,选土,一看土的成色质量,也就是各种元素的含量。而要看土的产地。

虽然有些地方的土质很好,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就可以取来烧制瓷器。只有那些干净的地方的土,才可以取土。

不干净的地方,指的是一些凶地。比如距离坟地很近,或者地下有大型古墓。比如,有的地方距离寺庙或者其他神圣的地方比较近。比如,有的地方处于风水恶地,近处有凶眼外露,邪气外泄。比如,这种土中含有城隍土的成分等等,都是不能取来烧瓷的。

如果硬要取来烧制,那么就有可能出岔子。所以,烧窑选土,也是要请人查看,三思而行的。”

孙青点点头:“这土在加工之前,我们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是什么地方取的,我打个电话问问他们!”

见孙青掏手机,我立刻拦住他说:“你这么问人家,人家肯定不会给你说实话的。我看,我们还是到那厂子附近转转,说不定还有什么新发现。”

小招同意我的看法,随即我们就坐车去了那家瓷土厂附近。

那厂子处于郊区大外,看上去还非常正规。

赶过去之后我,我们发现厂门紧闭,工人早就下班了。

小招说:“绕着小路走走,看有没有后门。”

于是,我们就开上墙边的一条小路,继续朝前走,走着走着,孙青就说:“你们看,地上有灰白色的原土,肯定有运送原土的车从这里走过。”

绕到厂子的后门,果然见了一个后门。后门很大,卡车可以轻松地通过。

小招看了时间,接着就让孙青把车子开到距离后门二十多米的地方停了下来,关了车灯。

小招说:“我们先观察一阵子,看有没有黑车来送原土。”

到了十二点的时候,果然见一辆小型卡车拉了满满一车原土来到了门前。

那司机按了声喇叭,里面就有人打了开了门,随即卡车就开了进去。

不到半个小时,那车又开了出来,然后原路返回。

小招示意孙青跟上那车。

那车上了大路就朝郊区一路疯跑开去。

跟了三十多里地,这车突然下路,开进了一片田间的路上。

我门不敢跟进,等那车停下来,我们才停车悄悄地走了过去。

走到近处一瞧,只见车附近的一块空地上,有五六个人开着挖掘机干得热火朝天。

我问孙青:“他们这是干啥呢?在采土矿?”

孙青点头道:“我听说这一带有瓷土,但根据政府规划,这里不属于开采范围。这些人,肯定是在偷挖乱采了。”

小招说:“问题,可能就出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