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三章 天启

“事发之后,这个六兔子去了哪里?”

“六兔子……没走,继续跟着老财主干了!那老财财主逃走后,六兔子也不见了人影……其实吧,这个六兔子其实是和老财主有些关系的,这个人曾经给老财主家扛过活儿,老财主也很喜欢他,不知怎的,他又跑到这里来烧窑了。

这老财主得了那窑以后,很多人都猜测,是六兔子从中作梗,让那马家窑落败的。这样,老财主就能趁火打劫,把窑弄过来。”

听那老几个老头这么一说,吴四海和老窑主都点了点头,虽然没有直接的证据证明是那六兔子和老财主合谋害了这些人,以此造成恐慌,夺了马家的窑,但是这也是最合理的一种推测。

老窑主说:“既然这样,那我们博山请去的,到底是哪个怨灵啊?”

吴四海给每一尊天瓷点一炷香,然后端着鬼灯走到近前,结果,鬼灯在其中的五尊天瓷前都变成了青色,唯独一尊天瓷前,没有任何反应。

吴四海看了看那天瓷上的符号,然后道:“这个人的名字叫梁椽!”

“梁椽?那个老画工?”三个老头都惊呆了。

吴四海自语道:“怪不得那盘子中的图画那么像,原来是这个老鬼在作怪!”

“那我们把他的尸身天瓷给砸了?”老窑主道。

吴四海忙道:“不,砸了这个天瓷尸身,你那龙头窑就完了,我们必须把这天瓷搬回去,然后再想办法让那东北西回到其中,这样你那龙头窑才会平安无事。”

老窑主立刻招呼人,把梁椽的那天瓷尸身抬了出去。

转而,他又对老窑主说:“你尽快派人到谢青凤家,查查她祖上的情况。”

调查的人走后,吴四海就说:“这些个冤魂也在这里呆了这么多年了,如今我们见了,也算是有缘分,我就替你们解脱了吧。”

吴四海用棉花,站着黑狗血,把天瓷上的那些符文全都给涂抹了去。之后,那些天赐就“咔嚓咔嚓”一阵爆响,全都裂成了碎片!

第二天,到谢青凤家调查的人发现,谢青凤的祖上原本姓李,后来改姓谢。李家就是买得马家窑的那老财主。所以,这个谢青凤,就是老财主的后人。

如今想来,这个冤死的梁椽,要谢青凤去做天祭,也就顺理成章了。

弄清这事的缘故,老窑主就问吴四海:“怎么才能把这尊邪神给请走。”

吴四海说:“本来,这梁椽也是冤死的可怜之人。但是,他充作窑神,索要天祭,已经是天理难容。

我会把它请回那天瓷尸身,然后用天火烧它一天一夜,这样一来,它就会魂飞魄散了!你这窑,也就平安无事了!”

窑神之斗瓷“斗”这个词儿在中国的各行各业中普遍存在,在外与同行斗,在内窝里斗。

养鸡的斗鸡,养狗的斗狗,养蛐蛐的斗蛐蛐,烧瓷的也斗瓷。

说起斗瓷,也许很多人没听过。

在过去,斗瓷,就是某个地方的窑主与窑主之间,拿出自己的绝活儿,烧出好的瓷器,相互比一比,看谁的好,这就是斗瓷。

斗瓷,是提高瓷窑声誉,打击对手的一种方式或手段。

在瓷镇瓷乡,两家窑主之间产生了矛盾,不会像平常人一样大打出手,他们往往会以斗瓷的方式,来解决问题。在这种斗瓷中,失败的一方,就要封窑,然后离开自己的住的地方,再也不能再回来。

说起斗瓷,一般来说,比的是各自烧瓷的手艺。

虽然各窑主都有烧瓷的绝佳本领,烧出的瓷器也各有千秋,精美绝伦,但是,比手艺,却是最低级的一种比法。

那么高手比法是什么呢?

是比窑神。

窑神,是决定着整个瓷窑气运的神灵,气运决定着火候,决定着是否能烧出奇瓷、灵瓷。

比如,在清朝的时期,河北的一个地方发生了斗瓷。

斗瓷的是当地的瓷窑的窑主,魏文民和尚全生。

由于两家手艺都不差,所以一开始的几个回合斗得不可开交。

最后,魏文民拿出了自己的烧窑过程中烧出的一些奇异之瓷:一个仙女摘花瓷瓶。那是一个白色的长颈插花瓷瓶。

但是开窑之后,窑工发现,这个瓷瓶的上,竟然隐隐约约出现了三个在云中腾飞的仙女,这些仙女,都把手伸向了那瓶口。

这种天造的真奇异瓷,叫做:“天启神瓷。”

之前我们所说的,鬼爪瓷,鬼脸瓷,天祭瓷等等,凡是出现非人为图案的瓷器,都属于这一类。

一个普通的瓷瓶,因为突然烧出了仙女的图案,这瓷瓶的价值,就难以估量了。

主持斗瓷的是当地的一个叫方敬琪的人,这个人名望很高,对于瓷器颇有研究。

方敬琪见了那瓷,也是万般的惊叹道:“此瓶,只可摆放于天宫之中,人间何以承留此物!”

众人见魏文民亮出了真家伙,都以为尚全生必败无疑了。

尚全生等众人惊叹完毕,接下来准备看他的热闹的时候,他从身后的箱子里拿出来一件瓷器。

那是个青色的小瓷罐,样子也很一般,怎么看也没啥奇异之处。

魏文民见了就笑道:“尚窑主,你烧的这是个啥玩意儿啊,我咋越看越像个夜壶啊?”

尚全生面不改色道:“魏窑主,你可以把他当成一个夜壶。我给你一个月的时间,如果你能把他尿满了,我就服输!”

魏文民一听,脸色就变了,他听得出,尚全生的话是啥意思。

尚全生是说,这个小瓷罐儿,是个无量罐,意思是说,不论是怎么往里装水,都装不满!这东西,一千年也不可能出一个的!

民国末年,陕西的一伙子盗墓贼曾经盗取过拳头大小的一个小瓷杯子。

当时,有个香港买家花了一块银元把那杯子给买走了。之后,那盗墓贼并没意识到,他们卖的却是一个无量杯。那杯子,百万银元都值。

后来,那个香港人一转手,卖到了老美那边,老美一下子就给了那香港人十根金条。

魏文民还是不敢相信,尚全生会烧出个无量杯来。

主事儿的方先生也听出了这意思。

他走上前,朝那罐子里一瞧,结果发现杯子的内壁上,有四个黑龙头,这四个龙头都张着大嘴,面向杯子的中央。

方先生见到这图案,立刻就明白了,这是“四海斗量罐”这杯中有四条神龙,代表四海。据说,倒进去的水都被四条黑龙给吸纳到四海中去了。

魏文民让人找来一大桶水,然后慢慢朝里加,就在即将加满的时候,那罐里的水突然就打起了漩涡,剧烈地搅动起来,随之水面迅速下降。

于是魏文民不断地朝里面加水,结果,一大捅水都加完了,那小瓷罐中的水,还是没有溢出来!

最终,魏文民不得不甘拜下风,封窑离开。

很多人认为,要烧出这个“天启神瓷”那都得碰运气,看窑神爷肯不肯赏赐。

事实却不是这样的。

烧出自然的天启神瓷,的确在于窑神,在于天意,要开天时地利的造化。但是,如果要烧出人为的天启神瓷,也不是不可能的!

这是因为,一般的小窑神,或者神气不正的神灵,是很容易被买通的。

窑神爷可以被买通吗?答案是肯定的。

因为窑神,也是一种从外面请来,供奉在窑了鬼灵,只不过时间长了,食的香火多了,被尊称为神了。

凡是食人间烟火的,都是普通人;凡是食人间香火的神,也都是一般的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