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八章 抢冥婚

当纸灰全部落入那瓷碗中后,瓷碗中的一条金鱼突然就发了疯一般乱窜起来,而另一条金鱼则一动不动,就如同死去了一般。

小招用的是金鱼问喜的法子。

这种法子,主要是来查看,冥婚墓中的灵魄是否成双成对,是否相亲相爱,是否三天两头拌嘴吵架。

看到这种情况,小招就说:“这冥婚墓中,是个单身,的确没有那女孩子的灵魄。”

甄怀兴说:“这尸骨都运来了,怎么会是个单儿呢?”

小招说:“这个配冥婚和尸骨基本上没啥关系。如果这冥婚真的配成了,就是不要那尸骨,也是无所谓的。只要两个灵魄情投意合,把那人的灵魄引来,就算是万事大吉了。要是没把那灵魄引来,就是把整个坟墓给挖过来,也是无济于事。”

甄怀兴说:“看来我们真是没把儿子冥婚的事儿给办好,那你们觉得这是哪里出岔子了?”

小招刚想说什么,我抢先道:“当时,你给人家姑娘家多少彩礼钱啊?”

甄怀兴说:“就给了几千块,意思了意思。”

我说:“人家养个闺女,死了就便宜了?兴许是那姑娘嫌你们家给的彩礼钱不够,不肯过来给你儿子过呢!”

小招听后,就一直拿白眼翻我,意思让我少胡说八道。

甄怀兴听后可相信了,连忙道:“说的是,说的是啊,我们再多准备一些。”

小招说:“今晚先到这里吧,明天你晚上,麻烦你们带我们去许艳家一趟。”

回去之后,小招就开始批评我说:“这个时候,你得好好学着点儿,别净想那些外门邪道。那人都死了,怎么还会在乎那些活人贪恋的钱财。”

我说:“生前的时候两人情投意合,死后却配不成冥婚,这太奇怪了。兴许是那女的,想多要一些钱,养她父母呢?”

小招说:“你不能老拿活人的标准衡量死人,这人死后配不成冥婚是有很多原因的。比如说,那女的死后,或者去阴冥界了,或者转世投胎了,或者去六道的其他境域了。这样一来,那陵墓就成了一座空灵墓,冥婚自然是无法配成的。”

第二天一早,在甄怀兴的带领下,我们就去了许家。

许家和甄家并不在一个镇子上,许家在一个叫石桥集的村子,不过家庭情况并不差。

说明来意后,许家表示理解甄家的做法,也希望早把这事儿办妥。

到了晚上的时候,我们就利用许艳的衣物,进行了一次招魂引魄。

一来,我们是想看看,这许艳的灵魄是否还存在与于此地。二来,假如真把那许艳的灵魄招来,我们也好好问问到底怎么个情况,她为什么不肯嫁过去。

可是,当我在许艳的坟墓前,折腾了大半宿,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浪费了大把的香纸之后,也没把那女孩子的灵魄给召出来。

小招皱着眉头,心中开始犯嘀咕。

我说:“这灵魄不在此地,那还真去阴灵界了。”

“去了阴灵界还好说,要是转世投胎,或者去了别的道轮那可就难办了!那些界域我们不熟悉啊。”小招道。

我说:“你能判断出这灵魄在啥地方吗?”

小招说:“这个也不难。我们只能用猫皮死书给城隍爷写信询问了。阴灵过界,都是要过城隍这一关的。过城隍这一关的小鬼,在城隍爷那里都记录在册。”

随即,小招就取出猫皮,以淘鬼人的身份,给城隍爷写了一封信。

信写的很简单:城隍爷在上:淘鬼人小招,张是不得已问事。

查问:洪安镇,石桥村,乙卯年,正月十五日,寅时生之许艳,去向。

城隍见谅!

写完信,小招又让甄怀兴准备了一堆纸钱,连同一张鬼符咒,都烧了去。

我问小招说:“你这还给城隍爷捎带纸钱啊?这不是贿赂吗?”

小招说:“城隍爷只知道这个人的灵魄是否在城隍门经过,更确切的去处,他老人家肯定还要继续打听啊。既然要打听,就要费口舌,找关系,咱不能让城隍爷自己承担这个费用不是?

再说了,咱们问这个,就已经超出职责范围了。更确切地说,就是这是不允许的,是很逆天的事情。要是稍些钱财打点不过去,难免有小鬼会嚼舌根子。要是把咱这事儿给告发了,阴灵界非得给咱们穿小鞋不可,到时候,还不一定遭到什么样的报应呢!”

我听后,忙夸小招说:“还是媳妇想的周到!”

当晚,我们就用九尾猫灵,把信捎带给了城隍爷。

第二天凌晨,天蒙亮的时候,小招根据香火判断,送信的九尾猫灵回来了。于是她就打开九尾猫灵带回的猫皮死书查看。

看了一眼,小招的脸色就变得异常迷惑起来。

我说:“咋的了?是不是城隍爷他老人家不肯帮忙啊”

小招说:“城隍爷给我们的回复是:‘查无此鬼’。”

我说:“既然没被勾进阴灵界,那么肯定是在人世做了孤魂野鬼了。如果她做了孤魂野鬼,不论跑到哪里,都能被我们召回来啊。可是,它不露面,这是啥意思啊?是想逃冥婚啊,还是移情别恋了?”

小招左思右想了一阵子,才道:“也许是被……被抢冥婚了!”

“啥?还有抢冥婚的?”

“当然有。”

“抢冥婚到底是啥意思啊?是把灵魄强制引走,和某个灵魄强制配成冥婚?”

“对,大体就是这么个意思。”

“这个还真不好办啊?”没想到这事儿,竟然生出这么多的枝节来。

我们说的时候,甄怀兴走了过来,他也听了个大概。

见我为难,就说:“二位,事已至此,你们做什么,也不要有什么顾虑。”

小招说:“呃……我们想开一下许艳原来的那座坟墓。”

甄怀兴说:“尸骨迁走后,那坟墓就填埋死了,里面什么东西也没有了。”

我知道,小招这么做,一定有她的道理,于是就说:“这个你就不用管了,打开自有打开的道理,烦请你给许家商量一下。”

甄怀兴立刻去许家商量,不一会儿工夫,他就招呼着我们,带了工具和两个人赶往了墓地。

到了墓地,小招看了看方位,然后让人把墓穴彻底挖开。挖开之后,我上前一看,那是一个两米见方的大坑。

瞅了一阵子,我也没看出个子丑寅卯。

小招说:“在四壁的中央位置,往外掏挖。”

刚掏挖出去二十几公分,下面的人就喊道:“好像有根横着的木头。”

小招说:“挖到木头就可以了,你们接着在葬坑的中央朝下挖。挖的时候,小心一些。”

结果,下面的人挖了几铁锨,就听“嘎吱”一声刺耳的声音传来。

小招听后,立刻让他们停下来。然后,她跳到墓葬坑中,把下面的土挖开一些,然后小心翼翼地取上来一个大肚小口的瓦罐。

那瓦罐有半大西瓜大小,口部被木塞封着。

我跳下去,看了看就问她:“这个罐子不是许家埋下的吧?”

小招说:“这叫封魂罐,是棺材下葬前,被人提前秘密埋下的。这个东西与着墓坑的四壁钉入的柳木橛子相互配合,封住了死者的灵魄。

另外,这四根柳木橛子,是定下冥婚的时候,在原先墓葬留下的标记。意思就是说,这里的鬼姑娘,已经鬼花有主了,其他的孤魂野鬼,就别再有什么想法了。”

我说:“你的意思是有人抢先下手,把这冥婚给强行定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