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九章 阴阳重婚

看到那孩子的时候,我感觉他很正常,于是就说:“你儿子的事儿可能有点复杂,晚上的时候,我再好好瞧瞧。”

晚上,我让杨海涛关上房门,拉好窗帘,关掉屋子的等灯。

当点燃鬼灯之后,就让杨海涛把那孩子从里屋叫了过来。

那孩子出来的时候,正光着上身。

我用鬼灯在他的周身照了照,但奇怪的是,他身上的鬼眼穴很正常,并没有打开的迹象。

一般来说,天生阴阳眼的人身上的鬼穴,在鬼灯的照耀下,是呈现出一种暗黑色的。

见我皱眉头,杨海涛就问我:“是不是有问题?”

我说:“你儿子不是阴阳眼。”

“不是阴阳眼?那他怎么能看到那些东西?”

就在这时候,那杨果果突然就瞪大眼睛,瞅着我身上。

我说:“你是不是看到了什么东西。”

杨果果摇摇头,不肯说。

我说:“你是不是看到我身上有个鬼头鬼脑的东西在乱窜?”

他惊讶地点点头。

我长出了一口气,摸了摸他的脑袋问他:“这个东西,是我的朋友,它不会找你麻烦的。你第一次见我的时候,看到它没有?”

杨果果摇摇头:“没看见。”

我更加奇怪了,于是又问了一句:“真没看见?”

“真没看见。”

“好了,你回去睡觉吧。”

随后,杨海涛就领着杨果果去了卧室。

回来后,杨海涛问我:“张先生,你身上有什么东西?”

我把身上的鬼囊扯出来,给他看了看道:“就是这个东西,鬼囊。刚才,他看见了!”

“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我想了想,然后才道:“他不是阴阳眼,已经可以确定了。但是,他还能看见那些东西,这只剩下一种可能了……他身上有个冥童子。”

“冥童子……是啥玩意儿?”

我说:“这样说吧,就是一个人,两个魂魄,一个魂魄是正常人的,而另一魂魄,不是正常人的。这两个灵魄,在孩子的身上是交叉占据主导地位。所以,看上去你是养了一个孩子,但实际上你是养了两个。”

杨海涛还是迷惑道:“那这个冥童子是怎么来的?”

我看了他老婆叶子,然后说:“先让大嫂出去一会儿,我单独给你说说。”

叶子出去之后,杨海涛立刻就凑过来。

我说:“冥童,就是结阴阳婚后,生下的孩子。”

杨海涛听后,脸上立刻变得毫无血色:“阴阳婚,怎么可能啊,我们俩不是阴阳婚姻啊?我们都是好好的,正常的大活人啊。”

我说:“正常人,谁会跟鬼结婚啊,这个我也很清楚。但是,有些人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结了阴阳婚姻的。”

杨海涛说:“你放心,我和我老婆绝对没结过阴阳混,我们也没得罪啥子人,谁会用这样的法子来害我们啊。”

随后,我就给杨海涛讲了两件事,我讲这两件事儿的目的是告诉他,什么人,都有可能被结阴阳婚的。

有一次,我有个朋友说,他们那边有个女的,在结婚后不久的一天夜里,就拿着菜刀砍了他丈夫。

那个男的命大,被砍了十几刀,最后还是被救过来了。

事后,警察就带走了那女的,然后就审问她,为什么要砍人。

那女的说,那天晚上,我在沙发上看着电视睡着了。半夜醒过来,想去卧室里睡。进去之后,朦朦胧胧,我就看到有个女的抱着我丈夫,正睡着呢。

当时我就气蒙了,跑到厨房,拿起菜刀,回到卧室,对着那女的就是一阵子乱砍。

那女的见我砍她,她也不躲,只是紧紧地贴在她丈夫的身上。

菜刀砍到那女人的身上,也不见她身上有血冒出来。

所以那女的就疯了似的,一直砍了下去……

我那朋友问我,这是不是招鬼了。

当时,也以为是那房子不干净,但是进去住了一晚上之后,也没发现有什么问题。

后来,我见了那个女的一面,问她,那天晚上,她所见到的那个女人长什么样?她以前见过没有?

那女的说,那女的,个子不高,也就一米五多一点,而且很瘦,长的也不漂亮。以前好像在哪里见过,但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我又问她丈夫,对那个女人有没有印象。

那男的说,没印象。

后来他又说,以后不想跟他老婆过了,要和她离婚。

我听说,这俩人是在大一的时候就谈恋爱了,走到一起也不容易,就告诉他说,这件事儿,一定事出有因,绝不是你想象的你那样。

后来,两个人真要打算离婚了。

收拾屋子的时候,那女人翻出了一张照片,那是一张合影,里面有十来个人。这十来个人里,就有她的丈夫,另外,还有个女生,与她那晚砍的那位很像。

那女打电话告诉我这事儿后,我就问她,你能确认吗?

那女的说,越看越像。

随后,我们就见了面,看了那张照片。

当我们打听那个女生的时候,她的同学就说,这个人在一次野外探险的时候,在山上遇难了。

然后,我就打听她的家庭情况。那人说,这个女生个子不高,貌不惊人,但是家里很有钱。毕业后,她也不工作,到处玩。

听说,这个女生死后,家里人还给他配了冥婚。

我一听这个,就赶紧问,对像是谁啊?

那人说,听说这个女生暗恋同班的一个男生……这件事,是家里人翻开她的日记的时候发现的。于是,家里人就请人,给这她配了个阴阳婚。

我说,你知道那男的是谁吗?

于是,他就说出了一个人的名字,这个人就是被砍的那个男人。

过后,我就找到了那个男人,问他知不知道有这么回事。

他仔细想了想,然后说,当时,那女生的家人确实找过我,问我能不能给那女生配阴阳婚。然后还说,这门亲事定下来后,对方可以给我十万块钱,而且还给我安排一份好的工作。

当时我觉得晦气,就坚决没同意。再说了,我也不喜欢那女的,就坚决没答应。

可是,那人走的时候,给我留下了五万块钱,让我帮忙隐瞒这事儿。

我不要那钱,但是那人非得给我留下,样子还凶巴巴的。

我无奈,只好把那些钱留下了。

我说:“这就对了,你留下的就是冥婚的彩礼钱啊。这样一来,对方就可以背着你把冥婚给办了。”

那人听后,也是一脸的愤慨。

然后他就问我:“配了阴阳婚,是不是就不能再结婚了。”

我点头道:“配了阴阳婚,活着的这个人就不能再结婚了。如果再结婚,那就是阴阳重婚。阴阳重婚,大都会落得妻离子散的下场。要是两个人生了孩子,这个孩子是有八九是个冥童。”

听到这里,杨海涛突然就道:“张先生,你讲的时候,我忽然就想到了一件事儿。不知道这事儿,和我这孩子有没有关系。”

我说:“你说说看。”

杨海涛说:“我记得,小时候家里人给我定过一个娃娃亲。那个小孩是一个镇上的,但是后来家里人不提这事儿了。”

我听后,立即就断定,十有八九与杨海涛定的这个娃娃亲有关系。于是,就让他打听一下那个女孩子的下落。

杨海涛向他的父亲问起这事儿的时候,他的父亲很是吃惊,最后,他父亲告诉他说:“那个女娃子啊,命短啊,七岁的时候,就得病死了。”

一般来说,定娃娃亲的时候,在中国是有着严格的步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