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章 鬼宝

定娃娃亲,这步骤之一就是写下一式三份的婚约,两家各留一份,第三份烧给祖宗仙灵,主管婚姻的鬼神,请冥灵们保佑。

这样一来,两个人实际上是定下了两种婚姻,一种是阳婚一种是阴婚。

阳婚,是希望他们走到一起,恩恩爱爱活一世。阴婚,是希望他们到了另一边,也能不离不弃,相互陪伴。

这个其实与中国古代的婚姻观中的“从一而终,生同枕,死同穴”有很大关系的。

按照传统的方式定下娃娃亲后,一旦有一方因为某种意外,死去的话,这两个人之间的婚姻关系,就变成了阴阳婚的关系。

死去的一方因为这份婚约,而无法进行轮回转世。而活着的一方再结婚后,死去的那个往往会借助对方来发散那股幽怨之气。

虽然杨果果是杨海涛和叶的孩子,但是与杨海涛定下冥婚那个女孩子,也借机生了一个冥童。所以,就出现了一胎,两魂的情况。

杨海涛说:“这样说来,还真有可能是这么回事。我记得,我老婆怀孕的时候,一开始,医生说是双胎。但是过了一段时间后,医生说,一个胎儿发育的很好,一个胎儿基本上没发育。”

我说:“这就对了。本来,那个鬼胎就是不能发育成人的。最后,鬼胎的胎魂和人胎的胎魂都附着在那个发育正常的孩子身上了。当那个冥童的胎魂占据主导的时候,果果自然能看到那些脏东西。”

杨海涛说:“这可该咋办?你能把按冥童给驱走吗?”

我说:“杨先生,那冥童,是你和那个死去的女孩子的孩子,你真忍心把它赶走吗?”

杨海涛说:“我只想让我这个孩子过正常人的生活,至于我和那个女孩子的事儿,都是长辈么定下的,本来就与我无关。我不需要对它们负什么责任。”

我说:“这样说,也没错。其实,那冥童的母亲,本来是可以将那个冥童带走的,但是她还是想让它跟着你过些人间的生活。

要让它带走那冥童也不难,只要毁了你们之间的阴阳婚约,然后给那女的重新配一次冥婚就可以了。给那女的配完冥婚,它们就有一个新家了,有了新家之后,你就是不把那冥童还给它,它也会来给你要的。这就是所谓的:人之常情,鬼之常意。”

杨海涛说:“你能给它配一个吗?它能愿意吗?”

我笑道:“我认识的鬼比人多,保证给它弄个称心如意的。不过,这配冥婚的钱,得由你出。人家跟了你这么多年,你也该表示表示,不是?”

杨海涛连连点头,然后叹口气说:“那份子钱,我应该出,应该出。”

随后,我们就找到了那女孩子家人,说明我们的来意。

那家人听后,不但没反对,而且还很高兴,关键是自己不出钱啊。

要毁掉原来的婚约,其实也是有一套程序的。

首先,要选择一个黄道吉日,在子时,把定定娃娃亲时候供奉过的祖灵,全部请来。

请来之后,要点鬼灯,设鬼宴,把那些东西,好好地招待一番。意思就是,吃饱喝足了,好说话,好好办事儿。

招待完之后,就要问婚了。

这个问婚,实际上就是说明二者的事。杨海涛和那女的一阴一阳,成了阴阳婚,这样不但害人,而且逆天。希望双方能够同意,斩断这段阴阳婚,让死者安息,让活着的人好好享受人间乐趣。

一般来说,只要双方的祖灵都请到了,基本上都会同意毁掉那婚约。

那么,怎么才能看出祖灵是否同意呢?

这里有个办法,就是抓一只母鸡和一只公鸡,把它们捆在一起,放在祖灵的前面。

如果祖灵同意了,那么这两只鸡中,就会有一只发生异常。比如说,发呆,发疯,或者暴毙!

在做这件事的时候,前面的工作一定要做好,做细,做虔诚。

因为,在用鸡问婚的时候,如过出现了另外两种情况,那么就会有大麻烦了。

如果阴阳婚中,死的那是女的,而且,问完婚姻,之后,那只母鸡出现了异常,那么就表示祖灵同意了。

如果公鸡和母鸡都死了,那么活着的那个人,可就要注意了,因为这种现象表明,祖灵,希望活着的那个人去陪着死去的那个!说白了,就是让活着的那个去死!

如果两只鸡都没事儿,那么就表明死去的那个,不肯罢休,它还想活过来,继续跟活着的那个人过!这种情况,也不是没出现过。

接下来的工作,都是由小招一个人完成的。

当她问完婚后,万幸的是那只母鸡死了!祖灵同意了冥婚鬼婆的意思。

办完这一切,小招选了一个小宝,按照冥婚的程式,给那小宝和那死去的女的举行了一场冥婚。

冥婚举行完后的第二天,杨果果就看不见我身上那个鬼囊中的小宝了,这说明,那个冥童,已经离开了他。(完)

《淘鬼笔记》之鬼宝:与鬼物有关的财宝千百年来,历朝历代埋藏在华夏大地之下的珍宝不计其数。

为了这些宝贝,有的人刻苦学习历史知识,研读风水奇术,冒着蹲大牢的危险去盗墓;有的人,则不惜花大价钱,买来各种仪器去四处探寻。

不过,有些人的探宝手段的诡奇程度,是令人难以想象的。

在鬼宝这个故事的一开始,我想给大家讲述一个与“灵尸童”有关的故事。

民国二十三年,关中道,咸阳警察局的局长潘振安一直在为几起盗墓案愁眉不展。

据说,被盗的是咸阳附近的几座古墓,那都是些此前未被发现的王公大臣的墓葬。从墓葬的情况来来,其中一定大量的珍奇随葬品。

上级得知此事后,大为震惊,命令关中道警察局在十天之内破案。

在勘查完盗掘现场后,警察并没有找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安插在古董市场上的那些线人,也没查到什么有价值的信息。

第五天的时候,整个案件依然是毫无进展。

于是,一气之下,警局就把有盗墓案底的人全都抓起来,然后严加盘问,更甚至对有些嫌疑大的人,都动用了重刑。

可是,即便是这样,那些盗墓贼都不停地喊冤,说以前盗墓的事儿,都可以承认,但是,近来发生的事情,绝不是他们干的。

潘振安有个叫六子的手下,见他愁得烟抽了一大堆,就说:“局长,该用的刑都用了,有的盗墓贼更甚至还承认自己在墓中为抢财宝而杀过人,但是他们就是不承认最近的案子是他们做的,这其中必有蹊跷。”

潘振安说:“你说一说什么蹊跷?”

六子说:“局长,您都想不到,我这猪脑子怎么能想到?不过,我觉得有个人,可能知道一些猫腻。”

潘振安皱了一下眉:“你说的是谁?”

六子说:“是一个叫鬼蝼蛄的人,那人的真名叫魏克土,是这一带最有名望的盗墓贼。您想啊,盗墓贼的心思,只有盗墓贼能揣摩透。我估摸着吧,也许这家伙能给我们提供一些线索,指一条明路。”

潘振安怒道:“难不成,咱们还得请个盗墓贼帮忙?那也太他娘的没面子了吧!”

六子说:“局长,现在是非常时期,这个案子弄不好,上级就有可能以此加罪。我听说,上峰最近找了个相好的,他那相好的,想让她弟弟进警局。可是,她弟弟不来。那人说,要来,就干老大。你说,这不是明摆着要抢你这把椅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