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一章 诡术

潘振安一听:“还有他娘的这的这档子事儿?那鬼蝼蛄人在哪里?你给我准备些礼品,我亲自去找他!”

六子说:“你不用去了,那老东西在咱们警察局大牢里关着呢。”

潘振安立刻让人把鬼蝼蛄给放了,然后带着他去看了伤,吃了顿饭,最后还给他买了身新衣服。

当晚,潘振安又设宴,请鬼蝼蛄吃饭。

鬼蝼蛄笑呵呵地来了。

潘振安一看,那是个六十多岁的老头,眉目精明,浑身都散发着一种诡雅邪异之气。一看,这就是个盗墓的老油子。

就坐之后,潘振安举杯道:“魏先生,我先敬您一杯,对这些天来的无礼,表示歉意,希望您高人不计俗人过。”

鬼蝼蛄端起酒杯:“潘局长,岂敢岂敢。您这次请我这鬼老头子来,不会是专门给我道歉的吧?”

潘振安笑道:“啥也瞒不住鬼老。我就明说了吧!最近,发生多起盗墓案件。这些案件,弄得我是寝食难安,脑袋都大了!您在这方面是行家,所以,想请您给我们指一条明路。”

其实,关中一带的盗墓贼,在警察局都是有案底的,但是这些盗墓贼每次盗完墓之后,都会拿出一部分宝贝,交给某个古董店的老板,那老板就会按照盗墓贼的意思,四处打点,孝敬关中管事儿的那些达官贵人。警察局长潘振安,也没少间接收过鬼蝼蛄的东西。

鬼蝼蛄说:“今天,你这杯酒我就喝了。吃饭的时候,我不想谈那事儿。等吃饱喝足了,你领着我到那些个墓葬里好好瞅瞅。”

随即,鬼蝼蛄就捡着好菜好酒,一阵胡吃海喝,把这天肚子里损失的油水,全都装了进去。

吃完了,潘局长和几个手下,就开车带着鬼蝼蛄去了郊外看现场。

在看那些被盗的墓的时候,鬼蝼蛄总是拿着手电,仔细照着,他没有放过任何一个可以查看到的角落。

由于被盗的古墓有七八座,所以,他们全部查看完的时候,天已经亮了。

从最后一座古墓出来,鬼蝼蛄打了个哈欠,对潘局长说:“潘大局长,我困得实在不行了,你容我回去睡一会儿,再做问话,可否?”

潘局长也是疲乏至极,他就吩咐手下,把鬼蝼蛄送回去,然后又命人将其秘密监视起来。

当天晚上,潘局长带着人到了鬼蝼蛄的家中。

进门一看,鬼蝼蛄正在忙活着弄一个铁笼子。

那笼子很奇怪,像乍一看,像个鸟笼,但是却在四个方向各来了一个碗口大小的口子。口子都是敞开的,并没有门。

潘振安不解,就问鬼蝼蛄:“鬼老,你这是做鸟笼子吗?怎么开了这么多的门啊?”

鬼蝼蛄笑道:“我吃了你的好酒好菜,在没有完成您的吩咐之前,上个厕所,拉个屎,我都不安心啊!”

潘振安说:“鬼老,你不会用这个去抓那盗墓贼去吧,呵呵!”

鬼蝼蛄说:“潘大局长,您还别说,我就打算用这个东西去抓那盗墓贼。”

潘振安又笑道:“按您的说法,那那盗墓贼是一只耗子或者一只黄鼠狼子喽。”

鬼蝼蛄听后,没有回答,他直接领着潘振安进了一间隐室。

进去之后,鬼蝼蛄让潘局长坐下,然后又把一壶刚沏好的茶倒上,分给潘局长一杯。

潘局长喝了一口茶之后。

鬼蝼蛄就说:“潘局长,昨晚我已经看过了那些被盗的墓穴。我觉得,这墓不是本地人盗取的?”

潘振安点点头:“要是本地人盗的,我应该早就查出来了。”

其实,潘振安清楚,本地人即便是真的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盗这么多的大墓,做的再严密,也肯定是会有动静的。但是,最近的古董行里,一直是风平浪静。

所以,敢于干这么一大票的,只有外地人,他们不经手本地的古董行,他们打算干完就撤。

鬼蝼蛄说:“潘局长,我的判断依据是盗墓的手法。我们这一带的土夫子,都是严格按照地理形势,历史资料,去找墓,然后用特制的工具,去开墓的。

不知道你发现没有,被盗掘的那些墓葬,其实都不符合当地人盗墓的特点。

首先,就那些墓葬来说,即便是让我来找,我都不一定能找到的到。因为,那些墓葬埋藏的实在的是太隐秘了。完全不能用一般的找墓的常识来判断。

我给你举一个例子。我们看的第一座墓,是一座汉朝时期的王侯大墓。搭眼一看,那座墓周围的风水极差,更甚至是达到了凶险的程度,谁都不会想到那个地方会有墓。多少年来,守在那边上的土夫子们,踩了多少回,都没发现它。

后来我一想明白,其实古人比我们更懂得地理风水之术。建墓的人,肯定也知道那是一处凶地,但是,为了保护墓葬的安全,索性,他们就将墓地建在了那里。

但是,再进一步细看的话,那风水恶相,其实是表面的。建墓之人,早就在墓地的四面八方埋下了各种神器,对那里的风水布局,进行了暗暗的调整。最终,使之成为了一处风水宝穴。

在关中,能看出这样的布局来的人很少,我也不能做到。

其二,在看那些现场的时候,我发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他们打盗洞的选位,实在是太过精确了。精确到什么程度呢?这么说吧,所有盗洞都是直接打到核心区域,而且巧妙地避开了墓中的机关埋伏。洞道的距离,都是最短的。盗墓的人,没有在打洞的时候,多挖一把土。

我想,即便是让那座墓的设计者,在封土上面打洞,也不可能做的那么精准吧?

据我了解,关中一带,有很多打洞的高手,但是,还远远没没有达到那个人的程度。

这其三,就是那些土夫子的效率了。短短几天之内,倒空了那么多的大墓,每一次都是弹无虚发,一挖一个准,这简直不可想象。

所以,我认为,这不是关中人的干的。”

潘局长听后,连连点头道:“关中人盗墓的手段,在全国来说,也算得上首屈一指的了。关中人都做不到,外地人,能做得到吗?”

那鬼蝼蛄笑道:“潘局长,关中人做不到,外地人做不到,外国人更做不到了。所以,盗墓的人,一定不是个普通人。既然不是一般的人,我用这个笼子,去找那盗墓贼,你认为不妥吗?”

“呃……鬼老。恕我无知。您是高人,您怎么做都行,我不管过程,也不管你用什么手段,只要你把那盗墓贼给我揪出来就行。

一旦这事儿办成了,这关中的古墓,只要你能找到,你想怎么挖就怎么挖!警察局那边就放心,谁要为难你,就是为难我!”

鬼蝼蛄捋了捋下巴上的山羊胡子,显得极为满意,他似乎就在等潘局长这句话呢。

潘局长说:“鬼老,我听出来了。您一直在说那人盗墓本领的高强,那么,您觉得,那人是怎么做到的呢?难道那人真的有通天入地的本事不成?”

鬼蝼蛄说:“在那些古墓中,我发现了一些奇怪的痕迹……简单说,根据那些痕迹,我推测到,盗墓之人的本领也许并不大,但是他们的手段,却很是高明。我怀疑,他们盗墓的时候,是用了一种诡术。”

“诡术?”潘局长打了个机灵。

“对,既然人办不到的事儿发生了,那么肯定不是人力所能及的啊。”

“还有这等事?那到底是啥诡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