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二章 尸菌

鬼蝼蛄说:“局长大人,您容我抓住那东西,再跟你解释。不是我卖关子,而是,这样事儿,不能先说出来,一旦说出口,就有可能不灵了。”

潘局长点点头:“那您做那笼子,真是为了抓那盗贼啊?我还以为你是要用那玩儿养鸟呢?”

吃过晚饭,鬼蝼蛄就带好家伙,让潘局长开车,就出了咸阳城,一直向着东侧的郊野行驶而去。

临走之前,鬼蝼蛄要潘局长带了十几个能干的手下,而且还带了各种开山挖土的工具。

按照鬼蝼蛄的路线,在郊野里开了五六公里后,车子就停了下来。

下了车之后,潘局长就问鬼蝼蛄:“鬼老,咱们兴师动众的,这是要干哈啊?”

鬼蝼蛄凑到潘局长跟前说:“下面啊……呃,咱先去挖个墓。”

“啥?盗墓?这盗墓的案子还没个眉目,您老又拉着我去盗墓?”潘局长不解道。

鬼蝼蛄说:“潘局长,这次盗墓,是有目的的。我这不是弄了个笼子,要抓那东西吗?但是,光把笼子放在那里,里面没好吃的,那东西也不可能乖乖地进去啊!这次盗墓,就是给那东西找些好吃的放进去!”

潘局长更迷糊了:“好吃的?给它弄块肉放进去不就行了。那古墓中,除了棺材板子,就是恶臭的尸体,有什么好吃的?”

鬼蝼蛄也懒得解释,就直接问:“潘局长,我有的是时间,你的时间够不够?现在这个时候,你必须得好好好配合我。”

潘局长冲手下大声喊道:“所有人都听好了,一切都听鬼老的指挥。”

鬼蝼蛄带着那些人,就进了一座小山岭。七拐八弯之后,他们就绕道了山后。

鬼蝼蛄观察了一阵子,指着两棵松树之间说:“给我挖开这里!”

那些人拿着开山工具,挖土,碎石,搬运,忙活了两个多小时,终于挖到下去两米多深。下面,一块立着的青石板露了出来。

鬼蝼蛄找人拿来一壶水,把水浇灌到青石板上。奇怪的是,那青石板竟然很快就干燥了。上面的水,就好像被石头吸进去了一般。

鬼蝼蛄说:“把这个石板拆开吧。”

众人用上撬棍,绳子,弄下了那块石板。

石板倒下之后,后面出现了一个洞口。

众人都惊讶道:“这是啥地方啊,不会是个藏宝洞吧?”

鬼蝼蛄笑道:“你们懂个屁啊,这个山洞处于山阴之侧,上对天煞鬼星,下临凶眼地穴,这里是双煞照镜之地。在这里藏宝,不出三个月,就得因财而丢命。”

潘局长说:“都一边待着去,别净想着发大财。”转而,他又问朝里面张望的鬼蝼蛄道,“鬼老,那东西可在里面?”

鬼蝼蛄说:“一定在里面,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看看?”

潘局长拔出枪道:“走,我保护你进去。”

两人进去之后,不一会儿,山洞中就出现了一道墓墙。墓墙的下方有个小门。

鬼蝼蛄摸索了一阵子,就推倒了那小门。

钻进去之后,一打手电光,潘局长就吓蒙了,枪也走了火。子弹擦着鬼蝼蛄的耳朵就飞了出去。

鬼蝼蛄一猫腰,赶忙躲开,然后一翻身,抓住了潘局长的枪:“潘局长,你怕个啥子啊!”

“呃……棺材里……伸出来很多手!你看见了?”潘局长战战兢兢地地说。

“你看清楚没有,那不是手!是树根!”

鬼蝼蛄把手电照向这个空间。

只见,这个空间也就二十几个平方,空间的正中央,放着一个大石台。石台上放着一口黑棺椁。石洞的上面,全是盘根错节的树根,树根都垂下来,全都插进了石台上的那口大黑棺材中!

乍一看,就跟那棺材中伸出的一条条诡异的手臂一般,也正是因此,潘局长才紧张地开了枪。

听到枪声,外面的人也冲了进来,见俩人没事儿,又被那口诡异的棺材给吸引住了。

鬼蝼蛄拿出短刀,把棺材上的树根全都给割断了。被割断的树根中,喷流出一股股的血黄色的液体,气味恶臭无比。

然后,鬼蝼蛄又拿出工具,叮当几下,就把那朽烂的棺椁盖子打开了。之后,鬼蝼蛄又施展手段,掀翻了里面的那棺材盖子。

潘局长上去一瞧,又吓得想放枪。这回鬼蝼蛄一伸手,把枪的扳机给按住了!

棺材里躺着一具古尸,但是古尸的身上,却长着一层奇怪的东西。那些东西呈现出血红色,乍一看,就跟蘑菇差不多,但是中间的颈要比蘑菇矮很多,就像是贴着尸体生长的,看着就令人心惊胆寒。

鬼蝼蛄戴上一副狼皮套,拿出一柄长铁夹,先把心脏部位那个最大的,夹起来,看了看,然后放进了一个大瓷瓶中。

潘局长笑道:“鬼老,原来你来这里采蘑菇了?”

鬼蝼蛄说:“潘达局长,这可不是普通的蘑菇。这口棺材,叫天根索灵菌棺。棺中的古尸,靠吸收这山阴之侧的阴潮之气,天煞星的凶光,以及山后凶眼的诡气,而生出这东西。这东西有个名字,叫尸菌。

在古代,五百两白银只能买这么一小点儿。现在吗?估计要翻好几倍了。药店老板都知道这个,不信你就去问问。”

潘局长一听,这么值钱,立即把枪装起来,就要用手去采。

鬼蝼蛄一把抓住他的手脖子,笑道:“潘局长,你这是要财不要命啊!这尸菌之中有一种很毒的虫子,叫尸菌虫。要是被那虫子咬一口,你就躺在家里,等着身上长蘑菇吧!哈哈!”

潘局长又惊出一身冷汗。

鬼蝼蛄取了几个尸菌,就说要走。

潘局长说:“鬼老,把这么好的东西留在这里,怪可惜啊!咱们不如,把剩下的这些全带走吧?”

鬼蝼蛄道:“这尸菌离了尸体只能活七天,弄出去全都浪费了!这玩意儿,要随用随取。而且,尸菌生长的时间越长,越值钱,据说这玩意儿,对渐冻症等不治之症,有奇效。”

取完那尸菌,鬼蝼蛄他们就退出那墓葬,然后又按原来的样子封好。

鬼蝼蛄看出了那潘局长的意思,知道他日后还会来这里弄那尸菌,于是就留了一手。

《淘鬼笔记》记载:尸菌其实是与菌类没有任何关系,那不过是尸虫堆积而成的,一种像蘑菇菌的东西罢了。尸菌三月生,五月没。十月生,十二月没。所以,并不是什么时候进去,都能找到尸菌。

此外,尸菌,其实是有剧毒的,不小心沾染之后,就会被这东西侵染,而后这个人的理性就会逐渐消失,逐渐变疯,变成菌尸人。菌尸人会咬人,被咬的人,也会被变成尸菌人,说这种东西是一种僵尸病毒,一点儿也不为过。

此外,这些尸菌间,其实真的藏在很多的尸菌虫的。尸菌虫,有点儿像春树上装死的“老头”,看上去跟死了一样,冷不丁就给人触碰它的人来一口,被这玩意儿咬后,也会变成尸菌人。

我听一个老中医说过,用尸菌这种东西治疗渐冻症这种疾病,用的就是以毒攻毒的原理。据说,这个真能把人的身体治好,但是对病人也有很大的副作用,比如,身体好了,精神失常了。

鬼蝼蛄弄了那尸菌之后,就让潘振安,带着他去了另一个非常偏僻的地方。

那个地方叫:“鬼撵沟”。

鬼撵沟,其实是某座山下的一条大深沟,那沟子一看就是地质运动,造成的巨大断层。

那么,为什么叫鬼撵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