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五章 鬼脸墓貂

那人跪地求饶道:“我们都是外地人,都是被那人骗来的。那人说要带我们来这里挖煤开窑,一个月一块银元,我们为了赚钱养家糊口,才从外地来到这里的啊……我们家里都有老小,求你们放过我们吧。”

鬼蝼蛄道:“接着说,你们到底都干了啥?”

那人道:“来了之后,那人就每天晚上带着我们开土挖坟,我们才知道上当了啊!”

鬼蝼蛄道:“那个人让你们干这种事儿,你们就干了?”

那人道:“我们也不想干啊,可是挖完第一座古墓的时候,我们都得到了一些好处。我们中,也有人担心,说这些好东西就足够了,还是赶紧回家吧。但是,那人看出了我们的心思,他告诉我们说,在盗墓的时候,我们不小心中了墓主人留下的邪咒,如果不治疗,会在三个月之内死去。他说,只有他能解开这咒,我们只有帮他办完所有的事情之后,他才肯把咒给我们解开。”

鬼蝼蛄说:“他说是什么邪咒了吗?”

“好像是什么尸咒,时间长了,人就会昏死过去三天,三天后醒来,就会变成活尸。”

鬼蝼蛄一把扯开那人的衣服,看了看那人的地阴穴,只见那人的地阴穴中隐隐透着一种阴乌之色。

潘局长说:“鬼老,他说的可是实话?”

鬼老道:“这不是什么尸咒,只是中了邪尸毒。中了这种毒的人,身上的尸气会越来越浓重,三天之内,必须让那古尸吸一次,这样才会减轻症状。实际上上,这些人就成了那尸的奴隶。”

听到这里,那些人都给鬼蝼蛄磕头,求鬼蝼蛄救他们。

鬼蝼蛄说:“你们这些人,为什么躲藏在此处?”

其中一人道:“是午老大让我们在这里避风头,同时,他还让我们看护古尸的。我听说,你们捉走的那灵尸童,就是那古尸所生。”

鬼蝼蛄听后,就下到了底下的洞穴之中。

下去五六米之后,发现这下面果然是一座古墓,墓中放了一具新的红棺材。

棺材的头上,摆着一个大香炉,两侧各放着五六个蒲团子。

鬼蝼蛄一看就知道,这是一种以人养尸,以尸控制人的鬼伎俩。

潘局长远远地跟在后面,见没什么事儿,这才走到鬼蝼蛄的跟前。

潘局长说:“鬼老,那个主谋不在这里,咱们怎么抓住他啊?好像一点儿线索也没有啊。”

鬼蝼蛄说:“你放心,既然那人与这尸进行过阴阳交合,生下过灵尸童,那么,这棺材里的尸体,就是他老婆。我抓住的那个灵尸童,就是他儿子。他舍不得这两样东西的,他还会回来的。我们就在这里,给他来个守株待兔就行了。”

说完,那鬼蝼蛄一把掀开了那口大红棺的盖子,然后朝里一瞧。

顿时,鬼蝼蛄和潘局长就惊呆了。

只见,棺材里躺着一具三十岁左右的女尸,那尸体穿着一身古装,除了脸色稍有些发黄发白之外,怎么看,也都是个风韵的美人。

潘局长砸着嘴道:“哎呀,可惜啊,可惜啊。要是生她那个年代,我定然得娶她!”

鬼蝼蛄喝道:“别说话,这可不是一般的古尸,这是吸魂摄魄的僵尸。你一说话,她就感觉你身上的气息了,说不定,她现在正用身体,吸收你身上的元气呢!”

潘局长听后,立刻捂住嘴,后退两步,不言语了。

鬼蝼蛄迅速掏出一枚黑色的丹丸,塞进那女尸的嘴里。然后又拿出一张黄符,贴在那古尸的额头。最后,盖上棺材,又在棺材盖子上的四面八方,半钉下七根钉子,用红绳把七根钉子连起来,盘成了一个网状的结构。

做完这些后,他就对潘局长说:“你把抓的那些人,留下一个,让他继续放哨,免得那午子奎生了疑心,不敢进洞。其余人,都撤走吧。记住押送那些盗墓贼的时候,一定要秘密进行,免得让那姓午的察觉了。”

潘局长立即照办。

随后,鬼蝼蛄就和潘局长在那洞穴下等着。

等到十二点的时候,还是没有动静,潘局长就有些坐不住了。

鬼蝼蛄说:“今天晚上,那人肯定会来。”

凌晨一点多的时候,黑暗中,他们忽然就听到那棺材上有动静。

潘局长浑身一缩,吓得直发抖。

鬼蝼蛄也很奇怪,心道,方才,应该没人进来啊,不会是有耗子进来啃尸吧?

情急之下,他就划着一根火柴,朝那棺材上照了照。

这一照,他立马就愣住了,棺材上正站着一只金黄色的墓貂!

令人奇怪的是,那墓貂的脸上,竟然还带着一个人脸面具,乍一看,非常的瘆人!

当时,那墓貂正在棺材上咬那些红绳呢,见了火光也是吓了一跳,然后它就跳下棺材,朝着外面溜了出去里。

鬼蝼蛄立刻一拉腰间的绳子,腰间的口袋里,立即跳出来一只灵甲公。

鬼蝼蛄吹了个口哨,那灵甲公立刻蹿出洞,跟了上去。

火柴熄灭了,鬼蝼蛄又划着一只,点燃了身边的火把。

潘局长颤声道:“鬼老,方才那是个啥鬼东西?”

鬼蝼蛄说:“方才那是一只墓貂,但是那墓貂的眼睛是瞎的。”

“那东西来这里干啥子?”

鬼蝼蛄长出了一口气:“方才的那墓貂一定是那个午子奎派来的。墓貂的眼睛虽然是瞎的,但是它戴的面具,不是一般的面具,那是一张偷脸鬼符。也就是说,墓貂是带着他的眼睛来的,墓貂看不见东西,但是远在别处的他却能看到。”

“那我们岂不是打草惊蛇了?”

“还没那么糟,他万万不会想到,他这一招,竟然被我当场识破!我已经派我的灵甲公跟上去了,我想,很快就会有消息。”

果然,半个小时不到,那灵甲公回来了。

鬼蝼蛄拿出一粒黑丸,塞进那灵甲公的嘴里。

那灵甲公吃完之后,立刻就蹿到了洞口。

鬼蝼蛄对潘局长说:“找到了,咱们去会会他!”

出了那洞,二人就跟着那灵甲公,一路朝着咸阳城走去。

夜已深,咸阳城笼罩在寂静的黑暗之中,只有那点点的星火,告诉人们那是一座城。

灵甲公靠近咸阳城的时候,并没有进城,而是沿着城郊的路朝南走。

走了一段时间后,就在城外的一处大宅子门前停了下来。

那是一座古宅,房屋高大气派,高墙灰瓦,气势雄浑!

鬼蝼蛄把那灵甲公收起来,来到那门前瞅了瞅,又仔细听了听里面。

潘局长走到门前,看着这古宅的大门就是一阵奇怪,大门外的墙呈八字形,两边各种了四槐树。另外,还有两头石雕麒麟蹲在外面。

潘局长心想:“这个宅子,还真没注意过。”

鬼蝼蛄推了推门,发现被锁死了,于是他又施展功夫,开了那大门。

鬼蝼蛄点燃火把,走进院子,直冲正堂屋。

刚踏进门,鬼蝼蛄既感到一阵的阴寒,他意识到,这个座宅子与寻常的宅子不同。

潘局长拿着枪,跟个贼一样,溜了进来。然后,就猝然打了个激灵。

“狗日的,这是什么宅子,咋跟冰窖似的。”潘局长小声道。

鬼蝼蛄说:“这是阴宅,你没看见那大门是八字形的,两边树,就相当于守灵人。你再看这座宅子的上面。”

潘局长举起火把一瞧。

鬼蝼蛄说:“这宅子上没有悬梁和架山,这是典型的阴宅造型。”

潘局长道:“这人怎么会住在阴宅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