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八章 偷命葬

瞎子用手摸了摸那二百块钱,摇头道:“我确实都算出来了,但是我说了这事儿的真相,就会被车给撞一次,一条腿得瘸,这二百块钱,就买一条腿啊?”

局里人一听,这瞎子是蹬鼻子上脸拽眉毛了!但是为了尽快弄清这件事儿,就把挖出来的金锭子给了他一个。

那瞎子一摸,拿起来咬了咬,然后道:“尔等这才算是有诚意,下面听本仙儿,给你们好好讲一讲这事儿。”

那瞎子说:“你们知道挖出来的这些宝贝叫什么吗?”

“这不就是一些烂古钱吗?”

“古钱?的确的古钱,但是,这些古钱的用途,和一般人埋藏古钱的,藏的宝贝是不一样的。

有人埋藏宝贝,是因为战乱啥子的,藏起来,准备以后挖出来,自己接着再用的。但是,这些古钱,埋下去之后,埋藏的人,就不打算再挖出来了。”

“肯定是给死人的吧?下面不是有五口棺材吗?”

瞎子笑道:“错了!不是给死人的。如果我说的没错,那下面挖出的棺材,与一般的棺材,肯定是不同的吧?”

“是不同,石棺是雕刻成的,就是一大块石头,里面没尸体。”

“这就对了。虽然有棺材,但是那不是一般的墓葬,那叫‘偷命葬’。”

“偷命葬?这是一种什么葬?”

“就是把活着的人,以死人的身份,葬在里面。这样做的目的,就是告诉阴灵间,这个人已经死了。里面的那些古钱,其实也有个称号,叫‘鬼宝’。那些钱币是给鬼差的,是活人用来买命的!”

瞎子说完,其他的人就糊涂了:“你是说有人买命?我们都调查了,死的人,都是一般的普通人,他们与那些歪门邪道,没什么关系。再说了,那些古钱都烂成那样了,应该是古代的吧?怎么和现代人扯上关系了?”

瞎子说:“你们只查了他们的死因,有没有查他们的家庭情况。”

“查了啊,都没问题。”

“祖宗八代都查了吗?”

“这个和祖宗八代扯不上关系吧?”

瞎子道:“你们查完他们的祖宗八代,回头再跟我说吧。本仙儿饿了,有没有吃的?”

趁着那瞎子去吃饭的功夫,警察又对那些死者的祖籍进行了详细的调查。

结果,警察发现,这几户人家的都是从一个叫鸡毛店的地方搬迁出来的。

再查鸡毛店,结果显示,附近根本就没这个地方名。

当时,警察就以为这个瞎子是在说瞎话骗人。但是,有个老警察就说了:“这几户人家都是在民国时期,从那个地方搬过来的,他们都记得这么清楚,应该不会有错。先别着急,我们去打听打听再说。”

打听了一阵子后,就有人说,向西,距离此地四十多里的地方,好像有这么的地方。

当警察赶到那附近一打听才知道,那个鸡毛店子,并不是个地名,而是一个小山名。

那小山坐落在一片大山洼里,看上去就像是一座巨大的坟头。

又打听了当地的一个老头才知道,原来,这个地方,其实是有个小村庄的,但是民国的时候,因为夜间的一场大暴雨,引发了大规模的泥石流和山体滑坡,整个小村子,都被埋在下面了。

据说,别说整个村里的人了,就连村里的一只耗子,也没留下,全都盖在了下面了!

当时,正值社会动乱,政府一看,整个村子都埋在下面了。下面的人,没有任何生还的可能。要救援的话,还要移开那么多的土石方,耗费不少的财力,这太不值得了。

于是,当地政府,就让人在那被埋的村子旁边埋下了一块石碑,石碑上刻下:“鸡毛店子”四个大字。

然后,又在四个大子下面刻上了全村五十多户人的名字。

落款是:一九三六年,七月,五日。

这样一个村庄,就变成了一座大坟墓。

事后,警察就把打听到的这些消息,告诉了那瞎子。

那瞎子说:“你们问问那些考古的专家,有没有在那些石棺上发现什么?”

为了配合办案,考古人员给警方了一份详细的石棺研究报告。

在那份报告中提到:五口石棺上都有一个日期:一九三六年,六月二十日。

另外,棺材上,分别刻着一些人名。

第一口上刻着:王修德,李玉珍,王树宏,王舒曼……

第二口上刻着:曲高贺,曲长生,曲迎春,曲迎霞……

第三口上刻着:马春山,马遥……

第四口上刻着:齐贵金,苏白萍,齐朝来……

第五口上刻着:黄天吟,周红艳,黄云,黄琴昨……

看完这些,警察似乎想到了什么。

经过比对,这些人的名字,基本上都在鸡毛店的那块石碑上出现了。也就是说,这些人,已经被政府认定是死人了!

给那瞎子念完一遍之后,瞎子就说:“或许,你们也猜出来了。棺材上记录的这些人,都是一个个的家庭。

那么,不是所有人都被活埋了吗?这外面怎么会出现它们的空棺材呢?

所以,我觉得灾难发生之前,这些人一定是遇上了高人。本来,这些人都是必死无疑的。但是那个高人给他们一些指点,救了他们。

因为,这本来该死的人,要是继续活在这个世上,阴灵界那边是不会罢休的。于是,那个高人就给他出了个主意。那就是:“用鬼宝,去买命。”

鬼宝,在这里,指的就是那些铜钱,以及那些金银锭子。这些东西做过一些手脚后,能够买通鬼差,疏通阴阳界的关系,买得人的性命。

不过,命虽然是买了,但是一旦这种方式遭到破坏。比如,鬼宝被挖走了,下面的石棺被抬走了。都会对那些买命的人,或者是其后人,造成损害。

如果那些东西没有遭到破坏,什么时候那古钱朽烂干净了,买命的的人的家族气数,也就算是到头了。”

这个时候,警察就道:“你是说,那些古钱和石棺是当年鸡毛店的几户人家用来买命的?现在那些东西被破坏了……”

“现在那些东西被破坏了,那些家族的血脉,一下子就断了。所以,那些人才会莫名其妙地死去!

公安局里的人想了想,就道:“还有一件事儿,为什么死的都是男人和孩子,老人。每一家的主妇,都没事儿呢?”

瞎子说:“主妇是嫁进那些人家的,跟那些人家祖上买命的事儿,没有任何关系,当然影响不到那几个女人了。只有与祖上有血缘关系的,才会死去!不过,有些老人,虽然与这个家族没有血缘关系,但是因为在那个家族生后的时间太久了,所以也会有麻烦。”

说道这里,那瞎子顿了顿又道:“本来,按照天理规矩,那些人本就不该存在这个世上的。他们活着,也是违反了天理的。现在死了,也是得其所在。”

其中有个警察问:“这才四家出事儿,那第五家,应该是姓黄的一家,那家人怎么没见出事儿呢?”

瞎子说:“也许黄家人没有延续到这一代,早就死了呢。”

警察听到这里,还是一脸的愁云,不知道这案子,该怎么结。

于是就对那瞎子道:“你说这种案子,可怎么结啊?”

那瞎子道:“目前,最要紧的不是要结这案子,如果不采取措施,这样的案子还会继续发生。”

“不就是姓黄的那户人家还没找到吗?”警察问。

瞎子道:“我问你们,这鬼宝刚被挖出来后,准备运走的时候,是不是出了不少的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