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章 地精4

这个时候,孔向辉突然从远处又跑了过来。边跑,这小子边喊:“张先生,胡先生,事都有好了么?这群蝎子是死缠烂打,跟着我不放啊!”

我说:“情况有变,你快爬树上去!”

听我么这么一喊,他迅速朝我们这边跑来。

这小子有夜盲症,跑到树下,也没看清树上缠着一条蟒蛇,踩着蟒蛇就爬了上来,看的我和胡小易直接就傻眼了!

上来之后,我们所在的那树枝就开始吱呀吱呀地颤起来!

我说:“孔先生,你非得爬我们这棵树啊?你一上来,要是把这树给压断喽,咱都得掉下去!”

孔向辉喘着粗气说:“您就就别埋怨我了,你们一说让我上树,我就奔着这里来了!”

胡小易贼笑道:“孔先生,你不是一般人啊。那么粗一条蟒蛇你都不怕,你怎么还怕那些蝎子?”

孔向辉说:“啥蟒蛇?我怎么没见?”

说着,孔向辉揉了揉眼,朝胡小易指的树下一瞧。看清树上的蟒蛇的时候,他差点儿一头给跌下去!

之后,瞪着眼,张了张嘴,就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我对胡小易说:“蟒蛇没攻击他,是不是这蟒蛇没这胆量?是它害怕了?”

胡小易照着下面道:“你看看下面,原因就摆在那里。”

我们仔细一瞧,发现下面的蟒蛇,竟然被跑上来的蝎子给围拢住了!

大蝎子密密麻麻的,里三层外三层,把蟒蛇围了个水泄不通,粗看足有上一两百只!那些蝎子,都统一把尾巴朝向中间的蟒蛇,就像是一群持着长矛的甲兵!

看来,方才是那蟒蛇注意到了蝎子的危险,才忽视没有危险的孔向辉的!

胡小易笑道:“不错,接下来,咱们就坐山观虎斗吧!等下面的斗得两败俱伤的时候,咱们再给他来个空手套白狼,渔翁得利!”

我说:“你怎么知道那蝎子会和蛇斗?说不定它们会联手对付我们呢!”

胡小易说:“你放心,那古地精不在我们的手上,它们都是冲着古地精去的,所以,这青蟒要倒霉了!”

这个时候,那些巨蝎开始慢慢地朝里面合拢,看样子,它们是想一哄而上,给那青蟒来个群殴。

但是那青蟒突然间就张开大口,两腮一鼓一缩,从嘴里立刻喷出一股绿色水雾般的液体。随着它脖子的转动,这些种液体正好均匀地撒了一圈!

胡小易惊道:“毒液!”

沾染到液体的蝎子,就像是被开水烫到了一般,立刻原地翻滚起来。

我说:“这蟒蛇不是没有毒液吗?”

胡小易说:“这条蟒蛇实在的太奇怪了,你见过周身碧绿的蟒蛇吗?”

我说:“还真没有。”

胡小易说:“看着这蟒蛇的身体挺大,但我肯定,这是附近的毒蛇,一年又一年在此地修炼而成的。就跟《白蛇传》中的小青和白素贞一样,都快成精了!”

后面的蝎子并没有因此而停下来,它们继续运用这种人海战术,不断向前推移。

随即,那青蟒又喷射了三次毒液,但是毒液的量却越来越小,下面的那些蝎子虽然被毒死毒伤不少,但是蝎子有绝对的数量优势,一眨眼功夫,蝎子就扑到了青蟒的身上,然后就是一阵乱刺。

那青蟒体型硕大,活动起来,也不是吃素的,于是它就剧烈地扭动身体,张开大嘴,与蝎群缠斗起来。

蝎子群起而上,一时间,下面就混战成了一片!

就在蟒蛇与蝎群缠斗得不可开交的时候,突然间从林间射出两道剑一样的黑影,直接就扑向了那扭动的青蟒。

瞬间,那青蟒就不动了。

这个时候,我们才看清,原来是两条巨大的蜈蚣来凑热闹了!

这两条蜈蚣,黑亮中透着血红,一大一小,大的有一米半多,小的也有近乎一米。

胡小易说:“这青蟒是死定了!”

但是我发现那条大蜈蚣也不动了。

胡小易说:“那蛇咬断了大蜈蚣的脖子,同时蜈蚣也咬到了蛇的七寸之处,它们是同归于尽了。”

随即,剩下的那条小蜈蚣,又跟那些巨蝎子激斗起来。

我说:“咱们别光看热闹啊,该出手了吧?”

胡小易说:“那些毒蝎虽然死了不少,但是还有上百只之多。我想,即便是剩下十几只,我们也拿它们没办法。要活命,就老老实实待在树上,先不要碰那蟒腹中的古地精。”

孔向辉急道:“可是,我们总不能在这里干等吧?”

胡小易说:“我们只能在这里干等。不过,我想我们不会等太长的时间。”

“你啥意思啊?”我听得这胡小易话中有话,就问道。

胡小易说:“为了这古地精,隐藏在这里的精怪全都现身了,这样的阵势,必然会遭到天谴!”

胡小易的话音刚落,一阵风吹了过来。

我浑身一凉,顿时产生了一种预感,接下里,将要有大事发生!

随即,山风突然间曾大,我们三个牢牢地抱住树干,稍不留神,就会摔下去。

一阵狂烈的山风过后,一切都陷入了死寂之中。

我们三个屏住呼吸,看着周围,都在猜测着,接下来将要发生什么。

沉寂持续了不到三分钟,一道闪犹如利剑一般从夜空直落下来,瞬间击中了那些毒蝎和蜈蚣,同时一声炸雷从头顶上响起,震得我们三个,一下子就从树上率了下来!

爬起来之后,顿时,我闻到了一股刺鼻的焦糊味儿。

胡小易和孔向辉也没事,都惊疑不定地望着四处。

胡小易拉了我一把,嘴里好像说着什么,但是我的耳朵早就被震得“嗡鸣”直响,根本听不到他在说什么。

随即,看到他举着手电走到了那青蟒、蜈蚣、毒蝎所在的位置。

地上的这些东西,早就烧得一片焦糊,那青蟒的肚子,也裂开了一道口子。

胡小易翻看那口子,从里面掏出来一个红色的口袋,看他满脸的笑意,就知道这事儿成了!

我们不敢在这鬼地方耽搁,连夜收拾东西,上了悬崖,然后又沿着原路下了山。

走出去七八里,天快亮的时候,我们选了个平坦的地方,这才停下来,休息了一阵子。

当天下午,我们就出了邙山。

随即,我们到洛阳休整了一天,次日凌晨,在孔向辉的带领下,由嵩县辗转,朝着白云山进发。

到了白云山附近,我们直接进山,当攀爬到出事的地点后,我们才停下来,休息吃东西。

又休整了一个多小时后,孔向辉就带着我们找到了当初他们逃出来的那个大树洞。

胡小易在外围照了照,又拨开野草钻下去一两米,查看完之后,他出来道:“下面的洞穴很深,应该就是这里。”

我说:“下一步该咋办啊?咱是不是要把抓来的那古地精给下面的那东西给奉上?”

胡小易一撇嘴:“奉上?这古地精乃千年珍物,我们费了那么大的劲儿才弄出来,它一个老鬼就想要,它也不掂量掂量自己几斤几两!那金佛我们要定了,古地精我也通吃,还有,那老鬼的命,我也顺带着给解决了。”

孔向辉道:“胡先生,您真是大侠,真是高人……佩服!佩服!”

我不屑道:“孔先生,你听他吹牛呢!他想要通吃,可他得有本事啊。要不是天助,我们能拿到那古地精吗?你以为那老鬼好对付啊?”

转而我就问胡小易:“鬼宝这玩意儿,你不会不知道吧?事儿办不利索,这东西不但不能拿,就是沾边,也得招报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