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三章 鬼附身,灯照眼

虚一道:“我游历千山万水,见过不少的珍奇异物。这其中,有一种叫做地精的东西,生千年以上者,得之可助灵魄恢复真元之气,然后重生于世。”

邹乾正道:“那地精在何处?可能寻得?”

虚一道:“就在那北邙之中的一个崖坡之上。那日清晨,我观那片地域彩光四射,气韵非常,认定那里必然生养着珍奇之物。攀上去一看,竟然有一株地精在采精纳气,勃然生长。”

邹乾正道:“那您把那地精取回没有?”

虚一摇头笑道:“那地精存活了不足五十年,千年之后,它才能聚起足够的精元之气,到那时候,才堪大用。”

邹乾正立刻就泄了气:“谁能等千年呐?就是死后为鬼,也等不了那么长时间啊!”

虚一说:“人死之后,用道法将其灵魄藏存与墓中,修炼千年之后,那地精已然成熟,到时候再采那地精的精元,也为时不晚。”

邹乾正道:“这法子能用吗?这么远的路,到时候怎么去采啊?”

虚一道:“你若信我,等你百年之后,我自然会为你安排好。我若先你而去,你就按照我交给你的法子去做。”

随后,那虚一道长,就拿出一盒子,交给了那周乾正。

邹乾正打开一看,里面有一尊金佛和一张皮质地图。

虚一道长说:“这金佛一定要留在你的墓中,千年之后,就会有人进入你的墓中。那人进去之后,你就把这个交给那人。那人见了这些东西,自然会帮你采集那地精,然后亲自奉来。到时候,你就可以获得真元,寻找肉体,获得重生了。”

邹乾正听后异常的高兴。

但虚一道长又道:“其实这也是一次命劫,此事若成,你就算是跨过这劫难了,此事若不成,那只能是天意难违背了!”

胡小易讲完之后,就对我道:“咱们可以利用这些事情,劝劝那老鬼。”

我说:“一个千年老鬼,怎么会记得生前发生的事情?我觉得行不通!”

“我觉得它肯定记得一些。”

“你凭什么这么说?”

“这老鬼躲藏在墓中修炼了千年,没喝过那孟婆汤,又受过那虚一道人的指点,对于自己的一些事情,肯定是记得一些的。你就利用这些,跟它说道说道,只要它能带我们出去,我就有办法一招制服他。”

我瞅了瞅胡小易:“你等着,我去试一试。”

我走过去,先点上一盏鬼灯,然后举到那孔向辉的跟前。

孔向辉感觉到的鬼灯的光亮,猛然睁开了眼。这个时候,他的两眼不再是灰白色,而是慢慢变成了一种昏黑色。

用鬼灯照那些被恶鬼附身的人的时候,都会出现这种情况。此时,被附身的人的看不到东西的,而他身上的那个东西,则可以借助人的眼睛,感知外界的一些东西。

当鬼灯照到这种眼睛的时候,一般来说,会出现灰色、黑色、黄色和红色四种不同的颜色。俗话说:“鬼附身,灯照眼,灰眼劝,黑眼驱,黄眼打,红眼逃。”也就是说,灰色最轻的,一般都是些小鬼所为,好言相劝,就能解决问题。

遇上黑眼的,找懂行的人驱赶一下就行。遇上黄眼,可以请捉鬼人,或者懂法术的人,来收服或者打跑。但是,如果遇上红眼的,那就啥也不用做了,自己赶紧逃就是了。这说明,红眼恶鬼,是最凶的,千万不要跟这种东西纠缠。

我想,如果那老鬼不是吸了胡小易准备唾沫,肯定也得是个红眼的家伙。现在是黑眼的,我自然就放松了很多。

我咬破食指,在自己的额头点了一下(《淘鬼笔记》中讲:与被鬼附身的人讲话,就开辟了人与鬼之间的交流通道。咬破食指点眉心,为的镇住自己的灵魄,不被对面的东西邪侵。)

然后我才开口道:“邹乾正!邹员外!你还记得我么?”

那孔向辉一愣,迷惑道:“你是谁?你怎知道我叫邹乾正?”

我笑道:“你还记得虚一道长吗?”

孔向辉立刻就睁大了眼睛:“虚一道长……我记得,但是我记得不多了……”

我说:“我是虚一道长的第两千五百代传人,祖师曾经留下一个训诫,让我这一代传人,来荒山之中寻找一个叫邹乾正的人……”

孔向辉直愣愣地看着我:“方才的时候,你们差点儿让我魂飞魄散!”

我说:“不,要是让你魂飞魄散,我们就不会让那古地精睁着眼了。我们是让你吸入那唾沫中的阳火之气,破了你修炼所得的阴功,斩去你所得的造化!”

“你们为什么这样做?”

我说:“是祖师虚一让我这么做的!”

“不,不虚一道长不会害我……”

我说:“虚一祖师不是害你,是想让我领你去一个地方,他在那里等你。祖师怕你不信我们,伤及无辜,所以就让我们借用古地精之名,除去了你的千年阴功。此举,也是为了让你超凡脱俗,尽快大功告成。”

把那老鬼忽悠到这份上,我都不得不对自己忽悠鬼的智商点一百个赞!

孔向辉半信半疑道:“你所说都是真的?”

我说:“祖师虚一在上,我所说的绝无半句虚言!”

我心道,我又不是虚一的弟子,我吹牛皮说瞎话,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啊。

孔向辉还是犹豫地看着我。

我说:“邹员外,生前,你是个大善人,一千多年以后,世人还都在传诵你,赞美你。对了,你的那故居,都还保存得好好的。这个时候,你可得想好了,是留在这里作孽,毁了你的一世英名。还是带我们出去,然后见虚一道人,让你的功德圆满,你自己掂量着来吧?”

“我跟你们走,我跟你们走。”孔向辉连胜道。说着,眼睛里竟然还流出两行黑色的黑色的泪水。

我心道这事儿成了!

胡小易走过来,贼笑着拍了拍我的肩膀:“时辰差不多了,咱赶紧上路吧!”

说着,胡小易就给我使了个眼色:他要解开那锁链了,让我防备着点。

我发现孔向辉正注视我,为了防止那老鬼反悔,我站在了一边,没有做其他的任何动作。

胡小易把锁链解开,我又扯下了孔向辉额头的三张符咒,他这才慢慢地超前走去。

走了一会儿,前方果然出现了把个洞口。

胡小易突然喊了一声:“慢着,先别出去!”

孔向辉站在原地不动了。

我不明白胡小易究竟要干啥。

胡小易说:“师傅说了,必须让邹员外躲进这古地精中带过去。外面太阳毒辣,怕伤着邹员外。”

说着,胡小易就把那古地精拿了出来,放在了地上。

那孔向辉转过身,慢慢地走到你古地精旁,突然间就倒了下去!

胡小易,一把抓起那古地精,把手中捏着的一张奇怪的符咒贴在了那股地精的眼部。不一会儿,那符咒竟然冒起了白烟,几分钟后,就烧没了。

我说:“你这是什么符咒?这么厉害?”

胡小易说:“这符咒不是我的,是夹在那牛皮书中的。这是一张天火焚鬼符。我想,肯定是当年的那位虚一道长留下的。他也一定意识到了一个问题,万一这千年老鬼作恶怎么办?他曾经帮过这老鬼,所以要对它负责。

正是因此,他就在那牛皮书中留了一张符咒,为的就是与这古地精配合,用天火焚了那老鬼,让他不能再作恶。

当然,这只是我的猜测,至于还有没有其他的用意,我就猜不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