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三章 狗神探宝

夜里十一点多,附近的人差不多都睡下的时候,三个人就来到了大殿。

卢军说:“金山,你出去放哨,一定要注意,多走动,把这破庙的四处都看好了,千万别让外人进来。”

杨金山出去后,卢军就把庙门给插上了,然后他和赵宝亮就合计着怎么挖。

可是,两个人在院子里转了好几圈之后,也没发现什么被挖掘的痕迹。

随后,两人又到那老头住过的屋子里转了一圈,也没发现被挖过的地方。

卢军说:“你说,杨金山那小子会不会骗是在我们啊?他是不是想独吞那些宝贝啊?”

赵宝亮说:“应该不会,他要是想骗我们,就啥都不跟我们说了。杨金山这个人胆小,他是想自己找宝,把那些宝贝给独吞了,但是他怕事儿,害怕那邪老头子会找他麻烦。所以,所以才找上我们的。”

“那你说,我们怎么连一处开挖过的痕迹都没找到,而杨金山却说,那鬼老头子挖了一院子的坑?”

赵宝亮想了想说:“事情应该是这样的,那老头肯定是怕我们发现他埋藏那箱子的地点,所以就索性多挖坑,让我们找不准真正的埋藏地点。”

卢军点点头:“看来,那老东西,还挺有心眼的!这样一来,咱该咋去找啊?”

顿了一下,赵宝亮说:“我有个办法,就是用一种狗神来找。凡是埋藏鬼宝的地方,狗神都能找到。”

“狗神?这玩意儿真灵吗?”卢军问道。

狗神寻宝,是当地探宝的一中方法。如今,这种方法,基本上已经失传了。

我听说,狗神探宝的方法是这样的:先找一只大黑狗,颜色一定要纯,不能有半点儿杂毛。找到狗之后,要用鲜鸡血喂它,至少喝半碗。

吃完之后,要在狗脖子上系一条红绳,然后把黑狗关在一间屋子里。

前提是,这间屋子一定要干净,绝对不能有老鼠,臭虫等东西,臭鞋烂袜子也不行!

把狗关在屋子里之后,就在门口贴上二郎神的画像,在大门框上,贴上请狗神的对子。

接着,在门前摆设香案,贡品,香烛,再按规矩,焚烧纸符,念诵请神咒就可以了。

在做这种事情的时候,有一条禁忌,那就是用过这种法子,并且因此而得利的人,一定不能再吃狗肉,否则会倒大霉的!

至于这种法子,能不能请到狗神,我真没试过。但是也有人说,这种法子请到的其实不是什么狗神,而是阴狗!阴狗,比厉鬼还难缠,所以请狗神探宝,还是有一定的风险的,一般人,最好不要尝试。

这个赵宝亮的爷爷,就是个能作的人,据说会不少诡异的法术。赵宝亮的爷爷本来是想教赵宝亮的,但是赵宝亮的娘偏不让他学这些邪门歪道。现在,赵宝亮的爷爷老糊涂了,他想学也没机会了。

不过,请狗神探宝的法子,赵宝亮还是学到了手了。几年前,他曾经用这法子,帮人找过金矿。本来那矿主答应要给赵宝亮一笔钱的,可是后来那矿主喝醉了酒,在大街上走的时候,实在困不过,就在路边睡了。谁都没先到,一天疯狗正好路过,矿主就被那条过路的疯狗给咬死了。赵宝亮的爷爷说,这是狗神在报复他。

那天晚上,赵宝亮真的就把狗神给请来了。

一切都弄完之后,他敞开房门,就见狗神大摇大摆地,跟上级领导似的走了出来,然后它就目不转睛的看着院子里。

赵宝亮赶紧跪倒在地道:“狗神爷爷,这院中有一些宝贝,烦请您帮着找一找。找到之后。三只烧鸡伺候您。”

那狗朝天看了看,张开大嘴吸了几口气,就到院子里走动起来。

边走,它的鼻子边贴着地儿,好像在闻着什么。

赵宝亮赶紧跟上去,看着有什么异常。

转了一圈之后,那黑狗走回来了,坐在香案前不动了。

卢军说:“怎么样找到没有?”

赵宝亮跟着回来之后喜道:“找到了!”

说着,他就拿出几根小蜡烛,走到院子里,在四个方位,各点燃了一支。

这四支蜡烛,在院子中央,成四方形排列,每根蜡烛之间,相距五六米左右。

卢军说:“这个狗神怎么告诉你的?”

赵宝亮说:“找到地方,狗会撒尿做标记。”

卢军回头看了看那条黑狗:“还真管用啊。不过,一个箱子,怎么藏到了四个地方?”

赵宝亮说:“那老东西也够精的,它肯定是把宝贝分开藏的,它是怕我们把那些宝贝一窝端了吧。嘿嘿,只可惜,他没想到咱们这里还有赵宝亮这么个高人!”

赵宝亮说:“你赶紧去大门口,让杨金山弄三只鸡回来,煮熟了喂狗!”

卢军说:“啥?咱们人还吃不上鸡呢?你要弄来喂那条狗?”

赵宝亮说:“这个你不懂,请狗神来了之后,你必须给它吃鸡,这是规矩。你赶紧让杨金山去弄三只来,记住不能太小的!”

卢军无奈地跑到大门口,告诉杨金山,赶紧弄三只鸡,煮熟了,带过来。

杨金山问:“咋?找到宝贝了?这是要喝酒庆贺?”

卢军说:“叫你去弄就去弄,那么多废话干啥?”

卢军插好门,回来就乐呵呵地问赵宝亮:“怎么样,这回,咱可以开挖了吧?”

赵宝亮说:“还不行,必须等那狗吃完鸡,才能动手,这也是规矩。”

卢军听后心道,他娘的,怎么这么多的规矩?那黑狗可别吃完鸡跑了,我们这些人啥也没挖到。

赵宝亮打了个哈欠说:“军哥,那杨金山得个把钟头才能回来,白天我没睡好,我去睡一会儿,你先辛苦着,在这里盯着一会儿?”

卢军说:“行,你去吧。杨金山回来,我叫你。”

赵宝亮转身回后院睡觉了。

这样,前院,就剩下卢军和那条黑狗了。

卢军抽完一支烟,就坐不住了。他起身,拿起铁锨就朝着那四根蜡烛走去。

刚走下大殿的台阶,那黑狗就“呜呜”地冲他吼了两声。

卢军转身,冲那黑狗道:“怎么着?不给你吃鸡,你还真不让我开工啊?我告诉你,今儿我就先开工了,等会儿鸡来了,我也得先弄一只尝尝!你啊,就等着吃鸡骨头吧!哈哈……”

走到那些蜡烛附近,卢军发现,每一根蜡烛的附近,都有一棵松树。

卢军挪开其中的一支蜡烛,一铁锨就挖了下下去。

这个时候,那条黑狗突然就朝他奔跑过来,冲他狂吼起来!

卢军知道,这狗是不让他挖。

卢军瞥了那狗一眼,心道,老子可是有年头没吃狗肉了,在叫唤,就把你狗头给铲下来!

想到这里,他抡起铁锨,冲着那狗脑袋就要拍了过去!

可是,铁锨即将落下的时候,却在他的手中停住了。

卢军发现,那狗竟然是冲着自己身后的方向叫的!

他把铁锨缓缓地放下,慢慢转身,望向自己的身后。

他发现自己身后的松树下,竟然站着一个人!那个人好像就是那个身披蓑衣的老头子!

瞬间,铁锨就从他的手里滑落下来。

他端起地上的蜡烛,举起来,照向那个方位。结果,卢军啥也没看见。

他长出了一口气道:“娘的,吓死老子了!”

说着,他再看那条狗,结果,那条狗却在不断地往后退着,边退,嘴里还发出了“呜呜”地,恐惧的叫声!

退着退着,那狗就尖叫着,在寺庙的前院四处乱窜起来!

卢军走到门口,打开门道:“赶紧给我滚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