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七章 纸房子

王海军刚放下的心一下子又悬了起来,他隐隐地感觉到,这辆冥车,他似乎在哪里见过。突然间,他想到,这车是刺桐巷里的一个叫苏红晓的女人死的时候,家里人给她买来,烧给她的!

苏红晓是距离花石崖十里地牛家集人,嫁到这里的韩家之后,给韩家生了一男一女,但是她命不好,三年前因为肾病死了。

苏红晓死的时候只有二十八岁,正处于风华正旺的时期。

算命先生说,苏红晓嫁进韩家门的时候,本来打算把他背进大门的丈夫,不小心崴了脚,让她的脚落在了刺桐巷里,沾染了刺桐巷的邪气,这才得病的。

虽然韩家想尽办法给她治病,也请几个神婆子给看过,但他们都说,这巷子里的煞气太重,侵入太深,他们也无能为力。

病了几年,苏红晓不得不撇下一男一女俩孩子,撒手人寰。

苏红晓死后,他的丈夫韩雁鸣就说,当初在城里一起打工的时候,苏红小一直想留在城里,能住个大房子,能有一辆车开。后来,她还学了驾照。

苏红晓死后,韩雁鸣就给她扎了一座大房子,一辆车。

那天,王海军也回来了,他见过那辆纸车。现在,他几乎可以确定,跟着他的,就是苏红小晓的那辆冥车!

王海军听说有人见过各种鬼怪,遇到过各种邪乎事儿的,但是被一两冥车跟着,他真是第一次遇到。

王海军知道,遇上这种不干净的东西,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事儿,还是安全第一,保命要紧,所以,他就把车停到了路边,想等着天亮再走。

天大亮之中,王海军这才开车回到了济南,这一路上也没出什么事儿。

但是同村的一个叫罗胜宁的小伙子就没这么幸运了。

那天晚上,罗胜宁吃完晚饭,十一点多的时候,就打算开车回城里。在行驶到国道上的时候,他的轿车迎面撞上了对面行驶过来的一辆大货车。

由于速度太快,那货车又是重型的,罗胜宁的车直接被撞成了一堆废铁。

罗胜宁的尸体,是在公路上一块一块被收起来的。

据那货车司机说,撞车之前,罗胜宁的车就很不正常,本来车速很慢,不知道为什么一下子加速撞了上来。

不过,罗胜宁的姐姐却说,出门后不久,罗胜宁就给她打了个电话,他问我村里有没有一辆车,车牌号全是“8”的。我说没有,从没见过。随后,罗胜宁就挂了电话。听罗胜宁的语气,他好像很紧张,很害怕的样子。当时,我还全提醒他小心开车,别开太快。

夏铮接着说:“除了这车的事儿,还有一件很邪的事儿。”

刺桐街上,有个刘家。刘家有两孩子,大的是个女孩,小的是个男孩,小男孩五岁,叫刘新瑞。

去年的时候,刘家的这个小男孩刘新瑞得了一场病,虽然不严重,但最后却丢命。这个小男孩的死,也非常的蹊跷。

据刘新瑞的奶奶说,清明节那天,这孩子跟着他姐姐到村里的干妈家串门。他干妈家也有两个孩子,年龄都差不多,挺合得来。于是,他们就一起到村西头的树林里玩,这几个孩子一玩儿,就忘了时间了,天黑的时候,才想起来回家。

当时,家里人知道这几个孩子走不远,就忙着招呼回家上坟的其他家人。把孩子的事儿,暂时撂在了一边。

那几个孩子玩起来什么都忘了,直到天黑下来,看不清东西,他们实在不能再玩下去的时候,这才往家走。

走到那刺桐巷的时候,刘家的俩孩子就和他们干妈的家的孩子分开了,然后他们俩走进刺桐巷,朝不自己的家门口走去。

走着走着,刘家俩孩子忽然就发现街道的边上多出来一座非常漂亮的房子!那房子是个三层小楼房。房子花花绿绿,张灯结彩,看上去非常的漂亮。

他们觉得奇怪,心道这是谁家新盖的房子啊?白天的时候,怎么没看见呢?

越看越好奇,看着看着,两个孩子不由自主地就朝那房子走了过去。

走到下面,他们轻轻地推了推那两扇红色的大门。

那大门轻轻地开了,一点儿声音也没有。

俩孩子看到,房子里面有宽敞明亮,有桌椅、沙发、彩电、床铺等等,非常的舒适。

刘新瑞觉得好玩,就悄悄地走进去,坐到那沙发上。他以为那沙发会很软,不想竟然一下子把那沙发给坐了个大窟窿!

他们知道惹了祸,就想着赶紧走。

刚转过身,他就看到有个半大孩子站在门口,把门给堵住了。

刘家俩孩子看了那半大孩子一眼,发现从来都没见过他。他穿这一身红绿相间的衣服,胖嘟嘟的,脸色有点儿白,就跟抹了一层粉差不多。

刘新瑞的姐姐刘环就问他:“你是谁啊,我们怎么从来没见过你?”

那个孩子没说话,他只是用死鱼一般的眼睛瞪着他们,依着房门,不让他们出去。

刘环说:“我们是弄坏了你家的沙发,我们陪你,但是你得让我们回家去啊。我们身上又没带钱。”

那个孩子这才木木地说:“我叫明明,你们能跟我玩个游戏吗?”

刘环说:“可以啊,但是这沙发怎么办?”

那个明明说:“我不让你们赔,但是你们得听我的话。”

刘环和刘新瑞一听,赶忙答应。

刘环就问明明:“我们玩啥游戏啊?”

明明说:“捉迷藏。”

“那好,你说在哪里玩儿?”

“就在这座楼里,不能出去,可以到楼上。”明明说。

“谁先藏?”刘环问。

“我和你弟弟先藏。”明明说。

“那好,你们去吧。”刘环说。

明明拉着刘新瑞走到楼梯口,顺着楼梯慢慢往上走。

走了几步,明明又走下来,到了刘环的跟前。然后,这个明明非常认真地对她说:“你找我们的时候,千万别认错了。如果你们见了其他人,千万不能跟着他们走,也不能吃他们给你的任何东西!知道吗?”

“这里还有其他人啊?这是为啥啊?”刘环觉得奇怪。

那个叫明明的孩子说:“这你就别问了,我说的话,你一定要记住,要不然,你们就回不了家了!”

说完,明明缓缓地转过身,向着楼上走去。不久,他和刘新瑞的身影就消失了。

刘环就问:“藏好了吗?”

上去的明明和弟弟都没有回答。

随后,刘环就小心翼翼地上了楼梯。

上到第二层之后,她发现这一层的墙壁下,放着许多纸糊的大箱子,箱子的上面,开着一条缝。

刘环心道:“他们肯定是藏进这些箱子里了,我就仔细找,不信找不到他们。”

刘环打开第一个纸箱子的时候,发现里面一些女人的衣服。

打开第二个纸箱子,发现里面是一些化妆品样的东西。

打开第三个纸箱子,发现里面是一叠一叠的钱币,不过,那些钱币不是人民不,是冥币。

随即,她又打开了第四个箱子,结果箱子里装着的是一双红色的女鞋。

接着,她又打开了第五个箱子。箱子里装着两张照片,拿起来一看,一张是一个叫韩阳的男孩的,一个是叫韩自敏的女孩子的。韩阳是韩自敏的哥哥,他们家就住这条街上。

接着,刘环又连续打开了两个箱子,那两个箱子里装着的也是照片,一张是徐家的一个徐小樱的孩子的;另一张竟然是他弟弟刘新瑞的!

她翻开照片,发现北面用朱红色的笔写了一些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