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四章 凶宅悬案

第一天晚上,十二点以后,我突然醒了过来。那时候,我就有些紧张了。我想,如果这个房子闹鬼,外面肯定会动静啊,会有什么女人的哭声啊,什么敲门声啊。可是,我等了半个多小时,啥也没听到。

当时我是想,也许是这房子里的脏东西不敢惹我,所以都躲起来,不敢出来了。

于是,我就大胆地睡起来。

我记得,当时房间里安静,只有我的呼吸声充斥在其中。但是,就在我即将睡着的时候,我忽然觉得这个房间里的呼吸声多了一个!就好想是有两个人,睡在屋子里一般。

我清醒过来之后,并没有立刻坐起来查看。而是,慢慢地把自己的呼吸声放小,最后我直接就屏住了呼吸。

这个时候,那个呼吸声依然继续着。我感觉,就好像有个人在我的床下躺着一般。听说过闹鬼的,还真没听说鬼会喘气儿的。

当是,我就认为,肯定是有人装神弄鬼。对方想吓唬我,让我害怕,主动提出离开,这样的话,房东就会赚到余下的房租,然后再用同样的办法欺骗下一位房客。

想到这里,我就故意打起呼噜,什么也没理会。

虽然我没理会对方,但是,我逐渐感觉到屋子里变得冷飕飕的。那是秋末,本来我盖了一床薄被的,但是还是感到冷,就如同是发高烧一般。

我紧紧地裹了裹被子,心道,我就是不动,不管是你人是鬼,我看你到底想怎么样!

僵持了不到五分钟,我就感觉自己坚持不住了。我觉得,自己好像是落入了冰洞之中,身体周围,全被寒气给包裹住了。

这不是最可怕的,最让我胆颤心惊的,我觉得有许多的小手,开始轻轻地抚摸我的身体!

我发现,我再想做出反应的时候,我的身体就像是个空壳子,已经完全不听我的使唤了。

后来,我用尽最后一丝意念,勉强地睁开了眼。这时候,我看到自己的身体被一团白雾整个笼罩住了。

这不是最让我害怕的,最让我感到恐惧的是,在那层白色的霜雾中,竟然有几个像是婴儿一样的东西,在我身边若隐若现地,不知道在做着什么。

虽然它们的体型像婴儿,但是我看得出,那绝不是婴儿,就像是一些生下来,没有成长就老去了的婴孩。

就在我极度恐惧的时候,枕边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这时候,我看到那些婴孩一样的东西逐渐没入了那团白雾中,消失不见了。没一会儿,那白雾逐渐消散了。

过了足有五分钟的后,我才逐渐恢复知觉。

我坐起来,打开灯,然后注视着整个屋子,屋子里除了有些阴冷之外,其他并没有什么异常。

就在这时,我突然感觉自己的身上有个地方,传来了阵阵的隐痛。

我立刻解开睡衣去看,结果我发现出现隐痛的地方,都有一块椭圆形的黑斑!

我伸手摸了一下,感觉又凉又湿,抬手一看,上面竟然有淡淡的血迹。

当时,我以为自己遇上吸血鬼了,就赶紧脱下衣服查看。最后,我总共发现了五快那样的黑斑。

不过,过了半个小时左右,那些黑斑慢慢地变淡了,隐痛也消失了,最终变得跟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第二天晚上,临睡之前,我把白天准备好的一把桃木剑挂在了床头的墙壁上,枕头下也放了几块玉石。另外,床下的地面上,我还放了几把镜子。我听说,这些东西都是能辟邪的。

但是,当天晚上,类似的事情还是发生了。第二天我起来一瞧,头顶的桃木剑几乎变成了黑色的,枕头下的玉石,出现了血色的裂纹,而地上的那些镜子,全都碎了!

我直接就蒙了,啥也没收拾,就找到了那房东。

房东她叫周天颜,整天挺着一个大肚子,跟怀孕了似的。因为她丈夫姓莫,大家都叫她莫太太。

见了她,我就问道,莫太太,你这屋子怎么这么凶啊?这直接要人命啊。

莫太太说,当初我就跟你说过,如果自己的命不够硬,最好不要来租我的房子。你不信邪,偏偏来租,我有什么办法。

我早知道那莫太太会说出这样的话,就接着问道,那你能不能告诉我,我看到的,那是些什么东西。

莫太太说,我从没见过你说的那些东西,因为我一直在阁楼上住,那些东西,从来都不到阁楼上去。

我说,这是您的房子,您应该知道,它为什么会变成一座凶宅吧?我想,这么好的房子,一开始的时候,肯定不是这个样子的吧。

莫太太点点头道,这个我还真知道,你要是想听,我可以跟你讲一讲。

我说当然想听啊。

随后,莫太太就把那房子变成凶宅的原因给我讲述了一遍。

莫太太说,这套房子,是她的先生,莫子聪花钱买下的。她和他的丈夫在这里一直生活的好好的。

三年前,她的丈夫带着她到泰国出了一趟差。

因为泰国那边有定居下来的亲戚,所以,她就打算多玩两天再回来。而她的丈夫却因为云南这边的公司有任务,就办完泰国那边的事情,赶紧回来了。

她的丈夫就在回来后的第二天和她失去了联系。她怎么打电话,都打不通。

莫太太有些担心,就立刻回了国。

回到家之后,她才发现,丈夫莫少聪已经被人害死在了家中。身中十几刀,死相极惨。另外,家中也被翻动的乱七八糟。

莫太太是个胆子很大,理性很强的女人。她先是报了警,然后又给自己的亲友打了电话。

警察来了之后,通过现场勘查,认定这是一起入室抢劫杀人案。随后,警察做了大量的调查,但是一直没能确认凶犯的身份。所以,这个案子,就成了一桩悬案。

莫少聪死后,那房子里,就开始不安生起来。

莫太太也不害怕,她一直认为,那是她的丈夫一直挂念着她,一直不肯离去。

也正是因此,她从来都没找人驱过鬼,从来都没有请过什么神佛。

现在,为了维持生计,她不得不把房子租出去。她希望那些不怕鬼的,命比较硬的人去租住。一旦交了钱,租下了那房子,就不能反悔,反悔的话,缴纳的押金和房租一分钱都不退。

那莫太太说,已经有不少人在这房子里出事了。那些人死的时候,都很奇怪。一个叫章辉的人,住进来一个月以后,就消失了。

章辉是个一米八多的大个子,大块头,他说自己从不信什么凶宅,执意要住下。

一开始的几周,没有任何的异常。但有一天,他的同事来找他了,想问他为什么没有去上班。

当时章辉就躺在卧室的床上,他说自己不舒服,要请一周的假。那公司老板一听,直接就把他给开除了。

自从生病以来,章辉就一直躲在屋子里养病,每次吃饭,都是叫外卖。

就这样,一直持续了有三个来月。有一天,莫太太忽然觉得那个章辉很久都没动静了。她怕他出事,就想着走下楼,去看看章辉。

但是,章辉的房门,在里面被反插上了,一直敲不开。

莫太太找来人,把那扇门硬生生地给揣开了。

进去一看,章辉住的那个房间里空荡荡的,根本没有他的影子。不过,他的笔记本,书籍,衣物等等,都摆放在那里。就好像,章辉刚刚离开一般。

但是,种种迹象表明,章辉根本就没有走出过这个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