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一章 达椰枝

胡小易道:“搜就搜!抄家伙!”

随即,我和胡小易,又是点鬼灯,又是点香,鼓捣了半个多小时,别说那鬼煞了,一根鬼毛也没发现。

最后,我和姓胡的,不得不跟着那俩警察走一遭了。

本来,我和胡小易觉得,这事儿会很难缠,弄不好还得拘留。

可是,走出那房子,上了警车之后,其中一个警察就问道:“都快中午了,你们俩饿了吧?”

胡小易想都没想说:“饿了!扯了一上午的皮,能不饿吗?”

那警察又说:“你们想吃什么,我带你们去!”

我一听,这句好话,听得人心里直发寒啊!

我奇怪道:“警察同志,您这么客气,会让我们觉得,我们这不是去接受调查,而是去执行死刑!”

那警察笑了一下:“呃……自我介绍一下啊,我叫朱坤,那是我的同事小赵。”

胡小易听后,也觉得奇怪了,怎么,这警察还跟我们套起近乎来了?

那朱坤接着道:“事情是这样的,我们对莫太太的那所房子,已经监控很久了。也许,你们已经知道那房子曾经发生过一些恐怖的事情。对于这些事情的起因,我们向许多人打听过,其中有人提到过,那房子中之所以出现那种事情,很可能是有人在养鬼。

我们警察破案,要的是真凭实据,要的是事实。虽然我们一直不认同养鬼这种说法,但是我们也不否定这样的猜测。

到目前为止,最大的遗憾就是,我们没有证据。所以,我们一直在搜集证据,一直在监控进入那座房子的每一个人。

所以,对于你们的身份,我们早就掌握的一清二楚。也正是因此,我们很清楚,张先生和胡先生,你们不是小偷。”

我和胡小易听后,立马就明白了。

胡小易笑道:“朱警官,说了半天,咱还吃不吃饭啊?”

吃饭的功夫,朱坤就说:“当你们说那莫太太养鬼的时候,她让你们搜,我还真希望你能搜出点什么证据来。”

我说:“本来,这事儿已经是水到渠成了,可是最后一步……”

说着,我看了看正猛吃的胡小易:“胡小易,你别光吃啊。”

胡小易咽下一口菜,喝了几口茶才道:“现在,我才想明白,咱们艺高人胆大,可惜对方本事更胜一筹啊!”

我说:“你小子啥意思啊?那下尸蛊虫都被你看出来了,千年菩提莲子粥也让那没良心的方炳哲喝了,这怎么会出问题?”

胡小易说:“方炳哲的眼珠是红色的……”

我说:“这个我看到了啊!”

“你知道为什么吗?”

*“昨晚没睡好……”

胡小易一本正经道:“当着警察同志的面儿,你少扯咸淡!”

我说:“方炳哲身上还有一条很强的下尸虫?”

胡小易点点头:“本来,我们是想用他体内的上尸虫,克死进来的下尸虫的。没想到的是,进去的不是一般的下尸虫,是煞尸虫。我们知道,人死之后,只有下尸虫活着。当一个人的灵魂被养成煞的时候,这个人的下尸虫,就会变成煞尸虫。

这煞尸虫和下尸虫,可不一样。煞尸虫一旦进入人体,就会杀死这个人的下尸虫,取而代之,然后逆行而上,左右中尸虫和上尸虫,就会左右整个人的身体和思维。最后被煞尸虫侵犯的这个人,就会变成人煞。

什么是人煞呢?就和间歇性的精神病差不多,他们正常的时候,跟普通人没什么区别,但是一旦不正常起来,拿起菜刀,随手砍人什么的也不少见。”

我说:“这不就是鬼附身吗?”

胡小易道:“不,这个跟鬼附身还不一样。鬼附身,可以用驱赶的办法,将人身上的恶鬼驱走。一旦这被煞尸虫侵入,那就必须取出那煞尸虫,找到自己的那条下尸虫,才能保命。问题是,那人本身的下尸虫已经被入侵的煞尸虫给吞噬了,也就是说,他的命早就没了。那煞尸虫取代本身的下尸虫,成了他的命!取煞尸虫,就等于取他的命!”

我说:“这样一说,那方炳哲的命岂不是难以保住了!”

胡小易说:“这就看他的造化了。”

朱坤说:“二位,今天请你们吃饭呢,也是希望你们能够把藏在那楼中的邪物给找出来。我们呢,以后也不用费这么大劲儿了,关于那座房子的一些列案子,也就算是有个了结了。”

我说:“今天,煮熟的鸭子说飞就飞了。看来,那莫太太也绝非等闲之辈。我就不明白了,这时间万物,什么东西都好藏,唯独鬼气难藏。那煞气都能让我们得煞盲症,这说明,已经到了煞气逼人的程度。这样的煞气,就连鬼灯都毫无察觉……这个,不合常理啊!”

胡小易说:“张是,存在就是合理的,不是某种现象难以解释,是你的功夫还没到家啊。来,给我倒杯酒,好好开导开导你。”

我一听,这姓胡的又想沾我的光,就道:“得了吧你,你有本事,当时你怎么没找到?”

朱坤拿起啤酒瓶,就要给胡小易倒酒。

我立马抢过酒瓶道:“朱警官,你别理他。你先说说问题在哪里?你说服了我,我就给你倒。”

胡小易说:“问题就出在莫太太供桌上供的那尊金像上。”

我说:“你不是不认识那神像吗?”

胡小易说:“现在想想,那间屋子里,只有那尊金像我们不认识,所以,我认为,要解决我们的问题,必须先解决那金像的问题。”

我把酒给他倒上:“咱们怎么去查?”

“图书馆。”

吃完饭,在朱警官的带领下,我们直接去了昆明,然后找到了一家交大的图书馆。

进去之后,我们直接查询与东南亚地区民族信仰有关的书籍。

最后,我们在一本叫做《泰国神灵谱系》的书中,查到了那尊神像的照片。

那照片下的注释是这样的:“达揶枝,泰国鬼母,孕鬼之神,能吞摄灵魄,孕鬼生妖产魔。手下统领小鬼八千,妖魔六千,摩罗四千。”

胡小易把书本合上道:“原来是这么回事!”

我说:“这是个邪神吧?”

胡小易说:“走,路上再说。”

上了车,朱坤道:“咱们直接回保山?”

胡小易说:“对,回保山之后,还的麻烦您做一件事儿。”

朱坤道:“这有什么麻烦不麻烦的。”

胡小易说:“回保山之后,你得到莫太太那里去一趟。你就说,已经把我们给拘留了。”

“就这个?”

“不,去的时候,你顺便带一样东西,到了那里之后,你把那东西藏到莫太太的房间里。注意,这样东西一定不能让莫太太发现。”

“没问题,你说什么东西。”

胡小易说:“到了保山我再给你。”

我说:“你就别再装了,从昆明装到保山,还不憋死你?”

胡小易说:“通过查资料,我们知道那尊金像是叫达揶枝,看到达揶枝这个名字的时候,我几乎全明白了。达揶枝,就是泰国古代传说中的一个,能够孕鬼生鬼的魔王!

人生人,这是很正常的。但是在泰国的某些传说中,也有鬼生鬼的故事。也就是说,达揶枝的性别,其实是个女的。

提到达揶枝,其实是极少部分泰国人的信仰。这些信徒,大都是一些妇女,这些妇女一般都有着自己的不幸且相似的人生经历。比如,他们从小失去父母,或者曾经失去过子女,或者失去过丈夫。他们之所以信仰达揶枝,是希望通过这个魔王,能够与死去的亲人建立联系,以某种仪式,咒语,或者梦境等等方式实现与死者的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