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五章 钓河神

我说:“苗师傅,您常在水边,肯定了解那龟吧?”

苗西堃说:“那种带字的龟,是很少见的。我听人说,二十多年前,有人在河里捞鱼的时候,一网兜子下去,捞上来十几只龟。有个收龟甲的人,就预订下了那些龟甲。等把龟甲收上去的时候,他发现了龟壳子里的字迹。找人一看,每个龟甲上都有一个人的名字,这些人早死了,而且都是淹死的。

有些老人说,这是河神在让龟代它去索人的命。索命之前,河神会把那个人的名字,生辰,索命的地点都写在那龟壳子上。”

我说:“那您觉得幕后的那个东西是啥?”

苗西堃说:“既然都说那龟是河神养的,那自然是河神喽。”

我和胡小易一听,扯来扯去,总算找了个替罪羊。可问题是,河里有河神这东西吗?有谁见过河神吗?

苗西堃说:“我知道你们不相信河神,但是……你说谁还有这么大的能耐,敢在这大河里兴风作浪?不是河神的话,那至少也是与河神级别差多的东西吧?”

胡小易说:“苗师傅,您说的这句话,我赞成。等咱们吃饱喝足了,就去那河里看看。不管那是多邪的东西,我都得把它弄上来,下酒喝。”

我说:“就残害人命这一点来说,就不是个好东西,就算是河神的旨意,那也不是个称职的河神。当年孙悟空大闹天空,今儿个,我就好好地跟那河神干一场。”

苗西堃看上去是一脸的踌躇。

我说:“苗师傅,你把我们请来,不就是想把幕后的那东西揪出来吗?”

苗西堃说:“事情是这样的,其实吧,还有一件事儿,我是隐瞒着你们的。我有个孙子,今年十六岁了。他有好几次,也是差点儿出事儿,都是我拼了老命把他救上来的。

让你们来,我是想让你们跟那河里的那大神说和说和,让它罢手就是了。得罪了那东西,我们这大河附近的人,以后可怎么活啊。”

我和胡小易对视了一下,心道,生活在水边的人,敬重河神,是可以理解的。原本,这个苗西堃就是靠摆渡吃饭的,它自然是想和水里的一切东西都和睦相处。只是,这一次,他的孙子也牵涉在了其中,他这才利用发生在别人身上的事儿,把我们请来。但听我们说要下狠手的时候,他又有些顾虑了。

胡小易说:“您的孙子怎么也被牵涉进去了?”

苗西堃说:“我的孙子也是水命,自从那丁泉和泥鳅的事情发生以后,我就想啊,淹死的人呢,都是水命,我这孙子是不是也有危险啊。

当时我是这么想的,不管有没有危险,都让他远离河岸。

可是,那孩子根本就不听大人的话啊。所以,对他,我这心里一直是放心不下。

这个时候,我就想了一个办法,干脆带着他到飞云河边的河神台去试一试。如果他在台下的水中没有发生危险,就证明河神不想让他死。如果,真发生了危险,我也能及时救上他来,这样,他就知道我说的话是真的了。有了这个教训,以后他就安生了。

那天我把他带到河神的祭台上,然后告诉他,你不是喜欢去河里耍吗?我看着你,你下去玩一会儿吧。

我那孙子一听,很高兴,就从那台子上跳了下去。在水里游了几分钟后,我就发现他开始拼命地超岸边游去,嘴里不停地喊着,水凉,抽筋儿了。

我早有准备,立刻把绳子拴在腰上,跳了下去。

等我游到他身边的时候,才发现他周围的水,冰冷的出奇,我都有些坚持不住了。随后,我就感觉水中有东西在快速游动着。当那些东西,浮上水面来的时候,我发现,那是一些乌龟。

瞬间我们爷俩被一大群乌龟给包裹住了。接下来,这些乌龟就在我们周围的水中转圈儿,接着,一个漩涡就形成了。

一时没抓住我那孙子,眨眼他就被卷了下去。

我立刻潜入水下,摸到水底的时候,也没见他的影子。

随后,我就向着河的深处迅速游去。结果,朦胧中,我看到一只锅盖大小的大乌龟,正背着我那孙子,朝着河中央逃去。

我也不知道那里来的胆量,我一口气就追了上去,然后掏出早已准备好的匕首,在那大龟的肚子上来了一刀。

那大龟一翻身,丢掉我那孙子逃走了。

我把孙子弄上来的时候,他早就昏迷了。幸好,我没少救过淹水的人,最后还是把我那孙子给救活了过来。

自从这件事儿后,他就相信了我说的话。也不敢去那飞云江边玩了。

后来,我儿子给他找了个工作,就是在货船上给人当个帮工。

上班的第二天一早,我孙子就跟着出了船。

但是,当船行了十几分钟后,就进入了河中的一片水雾中。船长下令,放慢速度,可是雾变得越来越浓重,能见度几乎降到了最低。于是,船长不得不令人把船停下来。

在河中,由于水流的原因,船只是无法真正停下来的。加上这漫天的大雾,开船的人,并不能精确控制船的航向。再加上飞云江河段的落差的不确定性,所以,那种情况下,是非常危险的。

货船的船长是个行船的老手了,他根据船速和行船的时间,大体推算了一下船所在的河段。

最后的结果令他大吃一惊。他发现船所处的这个位置,非常的危险。附近不但有几处险滩,还有一个悬瀑链接的河道,更有令人望之色变的漩坑。险滩还好说,要是船只掉下悬瀑,那就是船毁人亡没的说。要是进入了漩坑,那船就会被大大小小的漩涡给包围。一旦出现这种情况,船就会任由那些漩涡摆布,如果不能及时得到救援,船体就会慢慢地破损,掉落的部分,就会被漩涡吃掉,直到整条船全部被粉碎,卷入漩涡为止。

想到这些,船主惊出一身冷汗,他立刻让船工开始抛锚。

在河中抛锚,虽然能减缓船的运行速度,但是,也有一个非常致命的缺点,那就是容易引起船与船之间的相撞。这样的大雾中,而且是在繁忙的航道上抛锚,这就跟在高速公路的行车道上停车差不多。

船员一听,立刻就傻了眼。有的船员说,这样一来,十有八九会撞船啊。

船长语气很坚决地重复了一遍:立刻抛锚。

这锚抛下之后,船长就让船员不间断地拉响船笛,以示警戒。

这个时候,有船员建议道,要不先派一艘小船去看看附近有没有停船的地方,老是这样停着,也不是事儿啊。

随后,一艘小船就被派了出去。

十几分钟后,小船回来了。船上的人报告说,船好像进了一处大河湾。附近全是险滩,这艘船距离悬河口不远了。而且,船还在逐渐地朝着悬河口慢慢移动着。

船长根据那人的报告,准备把船倒回到原来的航道上。可是,这时候船的动力机却出现了问题,发动了好几次,都没发动起来。

有个船员就说,今天真是太邪门儿了,我们是不是被河鬼给盯上了?

这个人一说,众人纷纷道,要不就赶紧杀鸡祭祀河神吧!

船主没有别的办法,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有船员抓来一只准备好的大公鸡,船主手起刀落,将公鸡的头砍下来,然后将鸡举到船外,让鸡血流进河中的同时,他围着船走了一圈。

刚走完这一圈,船下突然传来了‘咕噜咕噜’的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