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八章 水鬼打墙

这时候,那巨龟一翻身,就把苗东林的衣服以及包裹着的棺材盒子给卸了下来。然后就朝下沉了去。

这时候,我才朝下望去。

下面黑洞洞的,似乎是一个开阔无底深渊。

本来,我是想让那水鬼继续下潜,看看下面到底有什么东西的。

可是,那水鬼却不动了。它不动,我的视线就不能再移动了。

我心道,难道这里根本就没有什么河神河煞,这一切都是那巨龟捣的鬼?可是,那巨龟虽然年数够长,毕竟是活物,可以成精,但不至于成煞啊!

正奇怪的时候,下面的深渊这中忽然就慢慢升腾起一缕缕黑色绸带一样的东西。接着,那些东西就像是活了一样,慢慢地延展到了苗东林的衣服旁,接着就像蛇一样,一圈一圈地把那衣服给缠绕了起来。

随后,那些东西迅速地把缠绕得严严实实的衣服拉拽进了下面的黑渊中。

那水鬼自然也被拉了下去,我这才得以看清一些眼前的景象。

隐隐约约的,我看到下面的似乎悬浮着许多人的尸体。这些尸体,都是呈站立状的,他们就好像是睡着了一般。面色除了有些惨白之外,没有任何异常。

最为诡异的是,在这些尸体的中央,还悬浮着一具棺材。那棺材是黑色的,个头很大,上面好像还刻着许多河图河语。

我心道,淹死的人怎么都被弄到这里来了?

难道是那棺材里的东西在作怪?棺材一般都是埋进土里或者放在山崖的崖洞里的,怎么出现在这河底的洞里了?

这时候,被拉拽下来的苗东林的衣服,慢慢地朝着那棺材移动了过去……

刚移动到那棺材的旁边,棺材的上面就裂开了一条大缝!

那衣服慢慢地朝着那大缝靠过去,倏地一下,就被吸引了进去。随即,棺盖上的缝一下子就不见了。那棺材看上去,还是完好如初。

胡小易在我耳边道:“怎么样?看到什么东没有?”

我说:“一群尸体悬浮在一口棺材的周围……”

胡小易愣了一下:“那是一口啥样的棺材?”

我仔细瞅了瞅:“棺材很奇怪,上面……上面全是河语……我一个也看不懂。”

“你仔细瞅瞅,能记住几个算几个。”

听后,我就仔细瞅着那棺材上的河语,尽量多记住几个。

可是,看着看着,我发现那口棺材正发生着微微的变化。它变得越来越淡,越来越模糊,最后,直接就消失了。

在棺材消失的一刹那,我看到棺材的位置出现了一个人影儿。那个人影儿,四肢和躯干看上去跟平常的人差不多。但是,他的头却很奇怪……仔细瞄了一会儿,我发现那好像是一只大鲤鱼类的头!

正要仔细看的时候,那个奇怪的人影儿也慢慢地消失了,就跟从眼前蒸发了一般。

随后,看我就感觉眼睛有点儿疼,瞬间,什么东西也看不见了!接着就头疼欲裂,最后是浑身发冷。

我知道,下去的那只水鬼跟肯定是出事了。它要是出事,我这眼睛也会跟着倒霉,弄不好还会瞎掉!

正当着急的时候,胡小易在我耳边道:“别乱动,那水鬼死活被我召回来了,你的眼一会儿就没事儿了!”

我听这才放心下来。

过了一会儿,头疼的感觉消失了,睁开眼的时候,感觉还是朦朦胧胧的。

这时候,我感觉船似乎是停下来了。

“船靠岸了吗?”我问胡小易。

胡小易没有回答。

苗东林说:“咱们这船是靠岸了,但是咱们靠的这岸啊,很特别。”

胡小易道:“苗东林,你要是想活着出去,就闭嘴,乖乖地一边待着去!”

我一听这话,就知道这条船肯定是出事了!

我站起来,伸手向外一摸!当我触到那东西的时候,一下子蒙了!

我的手,竟然摸到了一面水墙!

随后,我就摸着船舷,走了一圈,摸了一圈,结果发现我们这条船,正处于两道水墙之间。

胡小易把我拉回到船舱,让我坐下:“你视力还没恢复,别瞎转,要是栽进水里,没人捞你。”

我说:“这是怎么回事啊。怎么会有水墙?”

苗西堃心惊胆颤道:“肯定是河神发怒,不让我们走了。唉,我死了不要紧,我这孙子,迟早还是……”

胡小易说:“苗师傅,你孙子的命值钱,我们的命就不值钱了?现在还不是叹气的时候,咱们还是赶紧想想办法的好。你在水里混久了,知不知道这水墙该怎么破?”

苗西堃说:“这水墙,也就是水鬼墙,是河神派河里的水鬼水妖垒的,谁也破不了。”

这时候,我的视力逐渐地恢复了一些。借着灯光,我发现我们的这条船,正处于两道水墙之间。两道水墙的距离,和船宽差不多,头上不知道有多高。船只能顺着下面的水流走,而不能转弯。一旦强行转弯,船就会冲进水里,立即沉没。

水墙,很多人也听说过,这是一种非常奇特,又难以解释的现象。就是在一大片水域里,水面突然出现了一道,或者一片凹陷。行驶在水上的船舶,一下就跟着下沉的水面落了下去。

落下去之后,船舶必修立刻停下来,决不能强行冲撞水墙,否则就有可能直接造成船只的沉没。

我问胡小易:“这是怎么回事啊?你们怎么下来的?”

胡小易说:“我们的船是跟着那莲花灯走的。莲花灯停下来之后,我们的船也停了下来。我们的船停下来的位置,肯定就是东西的巢穴。

我估摸着啊,是那东西发现苗东林的衣服和水鬼之后,发现上当了,这才急了眼,差点把那水鬼给冲噬了!

当时,我怕那水鬼出事,把你给伤了。所以,就拼了命地往回召那水鬼。谁知道,水鬼是招回来了,那个东西也跟过来了。

当时我们三个都忙活着就你,等你没事儿了,我们一人抬眼,发现船已经陷落进这水墙之中了!”

我说:“下面的情况更诡异,那东西,不是一般的水妖水怪的。现在它又兴风作浪,弄出这水墙来……我们还是大意了!”

胡小易说:“这水鬼墙,其实跟陆地上的鬼打墙,是有着类似的地方的。你先别慌,仔细想一想,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破解。”

我说:“破解的法子真就有一个。”

“你快说!”

苗西堃也道:“真有办法?”

我说:“那水鬼是冲着你孙子来的,把你孙子扔进河里,我们就平安无事了。”

苗西堃说:“二位,你们可是保证过要保护好我孙子的啊!”

胡小易说:“这个时候了,你就别说这些没用的了。除了把苗东林扔下去,还有没有别的办法可行?”

我说:“我是这么想的。我听说这水鬼墙出现之后,一般会通过下面的暗流,把船引到某个地方去。然后把船沉掉,那制造水墙的东西也会得到它们想要的东西。

今儿我们遇上这事儿了,你们说为什么啊?就是因为苗东林在我们船上,它想致苗东林于死地。你们好好想一想,它为什么不把船在它的老巢上弄翻,直接把苗东林淹死,而是弄这么两道鬼水墙,把船引到别处去?”

胡小易嘴里一砸吧:“你老先生的意思是……那东西有所顾忌?顾忌啥东西啊?”

“船上的东西呗!”我猜道。

“船上有啥东西?”

我说:“你别忘了,我来的时候,这船上还有个镇船的宝贝呢!”

“那块骨头?”

我说:“也许我们都小看那块骨头了,也许那真是个压船的好物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