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死亡之吻

第五章死亡之吻

天方傻了,他此刻的心情简直比被楼下那位重量级妇女qiang暴了还要沮丧。

他看着闪烁火热红光的蓝魔之泪,心中那股被某种魔力触动的心弦,骤然间被一阵慑人的阴冷袭扰。

蓝魔之泪之所以充满诡异传说和离奇的故事,都来自于那颗宝石本身的火焰的颜色,以及那颗闪烁如爱情火焰一般的赤红中颜色中间,隐隐地闪耀着一个妩媚的吻。

在前些天报道的新闻中,天方特意在网上搜索了有关宝石上那个亲吻图案。

关于蓝魔之泪上面的传说,竟然与荷马史诗中的一个西方神话故事息息相关。

也正是因为这个故事,才让蓝魔之泪蕴含了一种令无数人垂涎又忌惮的魔力。

西方世界中传说特洛伊战争的起因是特洛伊王子帕里斯抢走了希腊国王的王妃,最终导致特洛伊与希腊十年的战争。

虽然荷马史诗中所叙述的历史中没有这段离奇的故事,但在此次蓝魔之泪被盗之后,这个故事又被一些人翻出来,在网上广为流传。

之所以希腊国王的王妃会和帕里斯勾搭成奸,一个最令希腊最美女人所向往的原因,并非帕里斯的个人魅力,而是因为当时帕里斯手里有一颗令世界任何一个女人都会不顾一切追逐的名贵宝石——蓝魔之泪。

早在希腊城邦制时期,那时候的蓝魔之泪被奥林匹克山的诸神称之为死亡之吻。

因为在那颗闪耀着似火热情的宝石,那个类似于亲吻的图案,其实一个对人类愚蠢的诅咒。

这块宝石在民间的神话中早已成为神惩罚滥用职权的人类的一种手段。

“死亡之吻!”心有余悸的天方,望着那颗熠熠生辉的名贵宝石,浑身吓得已经感受不到一丝寒冷。

这种恍若噩梦的场景,很快让他想起半个多月以前,那条匿名的邮件的内容。

莫名其妙出现的纽约博物馆被盗的名宝石,天方这下才认识到,自己被一件离奇的倒霉事情缠上。

待他完全从惊愕和紧张中清醒之后,脑海中生起诸多疑问。

这个时候,他显然不能将事情的经过告诉警方,因为几天前纽约博物馆被盗的名宝石蓝魔之泪的重大新闻早已在全世界传的沸沸扬扬。如果现在他将宝石的下落公布出去,会是什么后果?

很明显,他会成为这个舆论中风口浪尖上的倒霉者,况且盗取纽约博物馆的人为什么会在事发前发一个匿名邮件暗示他?

然后为什么又会将辛辛苦苦盗出来的宝石,没有任何理由的双手奉上?

整个事件简直让人匪夷所思,就算他跟警方说了这些,邮件已经自动销毁,没有有力的说服证据他该如何证明自己是清白,证明自己并非不是那个盗贼,又或者是盗贼的同伙。

难不成跟警察解释说,盗贼突然间,良心大爆发,想投案自首,不远万里的费尽周折从美国逃到中国,然后将宝石扔在他家的门外?

这让一代大作家天方不轻易间联想起半个月以前,那条邮件中所说的另一件事情,那就是想弄清楚自己父亲失踪的秘密,来纽约博物馆就会明白。

父亲失踪的秘密母亲临死都不愿意告诉他,那个发邮件的神秘者怎么会知道?

现在尚且还不能定论的一些猜测和推测,暂时还不能确定那个神秘者想让天方去纽约博物馆到底是何居心。

但从现在的状况看,那个神秘者想必就是盗取纽约博物馆宝石的盗贼,就算不是真正的盗贼,也绝对是盗贼的同伙。

只是,蓝魔之泪就算真的能给人带来某种超乎科学理论的不幸或厄运,但那个花费巨大代价才从博物馆盗窃出来的盗贼,为什么会将宝石轻易的给了他?

这种无价之宝花费巨大代价和危险,为何要平白无故地不声不响地放在他家的门口?

如果将这种横竖想不通的问题,解释为盗贼在逃出纽约博物馆的时候,脑袋被门板夹坏了,倒是可以解释这个让天方费解的问题。

瞬间认识到事态严重性的天方,赶紧将窗户旁的帘子拉上,免得被别有用心的窥探到他的一举一动。

以眼下的局势,手里有这样一个想甩都甩不了的烫手山芋,他意识到自己正陷入一个危险的状况之中。

天方在心里暗暗地告诉自己必须马上从惊骇中镇定,好好地梳理这些天放生的事情。

他首先在脑海中回想一下半个多月以前的那条匿名邮件,并将邮件中的内容仔仔细细在脑海中梳理了一遍。

邮件中最重要的信息在天方反复的总结之下,只有两个:第一,纽约博物馆会在他看到邮件之后的半个月中发生一件大事。

第二,神秘者似乎掌握或是知道有关他父亲二十多年前失踪的秘密。

以现在的状况来分析,第一个信息已经得到应验,这个大事件应该就是盗贼现在最为之得意的疯狂盗窃之举。

至于那最后一个信息,因为他没有按照邮件内容中所交代的去做,显然无法得知父亲失踪的秘密了。

脑中的信息大概分析到这里,天方已经没有了其他的思绪和线索。

他沉默了半晌,眼睛吃力地闭起来,右手的食指在电脑桌上缓缓地敲了敲,猛地将眼睛一睁,那双寒光四射的眸子里充斥着万分的难以置信。

他不敢相信,或许这只是一个猜测。

但倘若这真是一个与现实完全吻合的猜测,那么,这颗名贵的宝石,为什么会和自己的父亲意外失踪有着关系呢?

从之前那条邮件中的内容分析,很明显神秘者想表达的是,天方父亲的意外失踪,其实和他手中现在所拿着的蓝魔之泪有着某种不可分的联系。

陷入困顿中的天方在电脑面前发了半个多小时的呆,他现在最难以想明白的并非蓝魔之泪会出现在他这里,而是蓝魔之泪中会蕴藏怎么的玄机。

那么,他的父亲呢?

究竟在二十多年前神农架里面发生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让得七名探险的大学生精神失常,而自己的父亲也意外消失在山林之中,至今杳无音讯?

伟大的推理小说家天方,遇到了有史以来最难以想明白的推理事件。

正当天方被一连串匪夷所思事件弄得魂不守舍的时候,电脑邮箱中的语音提醒将他从沉思中惊起。

天方下意识地点起鼠标,他顾不上留意是否就是匿名邮件,几乎一点都没有犹豫地打开邮箱。

他似乎早已经料到邮件是何人发给他的。

天方猜测的果然不假,这种时候发来邮件的人,果真是那个胆大包天的神秘者。

「「「想必你已经知道死亡之吻的一点点故事了吧。

传说中能给人带来厄运的宝石,当有人看到上面的火热之吻的图案时,那个人就会惹上麻烦。

很明显,我相信你已经惹上了麻烦。

这是对你没有准时出现在纽约博物馆的惩罚。

这是第一次,我想也会是最后一次。

凡是没有按照我的意思去做的人,在之后的事情中都会遭受毁灭式的惩罚。

十分不幸,我的天才推理家,你要为你自己的愚蠢与懦弱付出代价。

这一次,我希望你能在一个星期的时间里,去一次我上次所说的地方,纽约博物馆。

至于不去的后果,大作家可以大胆的发挥一下你自己的想象力。」」」

同样的强势口吻,字里行间中无比透露着神秘者的狂傲与肆无忌惮。

看完邮件里的内容,天方猛然一拳捶在电脑桌上,这个简直目无王法的大胆盗贼,已然将他视为一个游戏的角色。

然而,深陷泥潭和迷雾中的天方,又能如何?

既然盗贼能在监控和防盗设施如此齐全的纽约博物馆里盗出名贵的宝石,谈何不能要了他的小命!

这一次,根本不容天方自行主张的机会,邮件中的话说得再明显不过了,如此这一次再敢违背他的要求,就会受到毁灭性的惩罚。

什么是毁灭性的惩罚?

实际上就是死亡的委婉说法吧?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天方攥紧了拳头,已经好久没有走出家门的他,充满斗志地发誓,一定会找出那个狂妄透顶的神秘者——盗贼!

“我的眼里不容罪恶!”

关上电脑,天方在没有任何选择的情况下,被逼上去纽约的飞机上。

到底谁是那个发邮件的神秘者?

和盗窃纽约博物馆的人会是同一个人吗?

这一切到底又有着怎样的阴谋?

天方冥想,想得仿佛一切都已经化成一个梦,随着翱翔在蓝天白云中的飞机,在无边的世界中远去。

谁能告诉我这一切?

谁也不知道这个世界到底有着怎样的悬疑和秘密!

我的眼里不容罪恶。

带着这个始终不动摇的信念,天方沉浸在困乏之中。

好了,选择B这个选项的读者们,我们的主人公,在最后还是被迫来到了纽约。

之后会发生什么,我们一同来见证,也一同来解决。

当然,之后主人公的一些决策,同样需要你们的参与和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