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恍如隔世

第十六章恍如隔世

“时隔二十二年,没想到我又回到这里了。”已到天命之龄的男人,摘下头上的那顶用藤条树叶编织的帽子,心中贯涌出无尽的心酸以及历历在目的往事。

女孩恬静的脸颊上挂着沉重且忧伤的表情,心中的疑虑与焦虑交织在她的凄美脸上,让得原本那张看起来恬静的脸多了对扑朔迷途的担忧。

“哥,你始终不愿意告诉我有关神农架中的事情,现在难道还要隐瞒我吗?”女孩生气地撅着嘴巴,翻了翻白眼。*“知道这个确实对你没有任何好处,反而还会使你招致危险。”中年男人脸上的怒色更胜,仿佛女孩所说的一切都触及了他心中的忌讳。

女孩没有再提在心里闷了十几年的好奇,她转而将话题一转语气中带着几分戏谑,道:“这里的陷阱是谁设计的,会是那四个推理小说家吗?”

“肯定不是,他们根本没有时间。上山的路有很多条,通往野人谷方向的路,是不会被人轻易找到的,他们那么聪明,不会做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蠢事。”中年男人吁了一口气,脸上的怒炎渐渐消退,只不过那张始终不苟言笑的表情给人一股冷漠与寒寂的可怕感觉:“想进神农架的不止我们这群人,包括神偷谍影组织,甚至还有其他心怀不轨的人,也想占有先人的宝藏。单凭这个不为人知的地方就已经如此令人躁动,楼兰古国的遗址就更不用说了。”

女孩不置可否的点头,嘴角上扬起淡淡的疑虑:“这些人会对哥和其他进入神农架的人下手吗?”女孩的顾虑不是完全没有道理。

“你认为在巨大的诱惑与利益面前,谁会主动认输或是退让?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是千古不变的道理。在这个充满诱惑的世界里,不论是谁,在没有找出想要得到的东西之前,生命的赌注已经压上。”中年人的脸上再次布满荫翳,脸上的灰暗像一阵挥散不去的乌云。

中年人紧了紧身后的背包,一头扎进深山老林子里,女孩能明显感受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压抑气息,她毫不犹豫且坚定地走在中年人的身后。

····················中枪的丹尼尔已经在后半夜的休整中醒来,简单的处理了伤口之后,天方一行人便告别了这个差点丧了命的简陋窝棚。

丹尼尔为了不拖累大家,很是要强地说了句“死不了之后”继续踏上进入野人谷的征途中。

在进入野人谷的道路上,设置了许多的陷阱,有些陷阱甚至已经十分陈旧,但这里所存在的陷阱充满历史感,很明显早在很久以前,这里就是所有人最大的感触。

天方继续跟在菊花的身后。通过昨晚的那个可怕的遭遇,他也认识到这次闯入神农架野人谷索要经历的危险。

“在地图上的野人谷只是个小小的盆地,没想到亲身亲历到这里走一遭,我们竟然能在这里穿行两天。”芹泽多摩雄哆嗦着说道,他大概在为昨天的遭遇感到后怕。

“那是当然,你在地图上看中国和美国,才只有三十厘米呢。看路跑死马啊!”柯尼斯看着手表上的时间,现在已经是烈日当头,而他们并没有休息的意思,还在披荆斩棘般的前行着。

“能休息一会儿吗?”柯尼斯实在没有走下去的力气,他瘫倒在草丛里,双腿累得已经要和他罢工了。

随着柯尼斯的停下,芹泽多摩雄也跟着停下了脚步,因为搀扶一个伤残人士,确实是件很难受的事情。

“我拖累大家了。”丹尼尔愧疚的说道。

“我不是在怪你。”躺在草丛上的柯尼斯站了起来,“我想说现在丹尼尔受伤了,他根本不可能承受住我们现在前行的压力与速度。而且咱们这次被人打了一个伏击,差点在夜晚被人给包圆了,谁能保证会不会还有人会在暗中伏击咱们?就算咱们再怎么努力前行,想阻止想要我们性命的人,也不太可能,咱们与其这种漫无目的和方向,生死大逃亡,还不如咱们也在路上设置障碍。”

柯尼斯的话刚一说完,芹泽多摩雄也接着吭声道:“柯尼斯这么说不是没有道理,我们随时都有可能被人算计,既然怎么逃都会被人杀,还不如在那个想杀咱们的人没有出现,咱们就将他给······”芹泽多摩雄说话之际,摆了一个杀人的手势。

菊花将手里的老式狙击枪上膛,然后稍稍的擦了擦,道:“你们说得有道理,看来我这个丛林老手,现在得顾忌一下整个局面,才能进入野人谷,根据现在这里的陷阱来判断,应该有一队人从这里经过,从这些陷阱的设计来看,那些人应该是神偷谍影的人,除了神偷谍影组织之外,还有至少两队人,设计陷阱其实当年在丛林里,是我的拿手本事,现在你们不提出来,我差点能把自己的看家本事给忘得一干二净。”菊花说着浅笑了一下,从他脸上的表情以及说话的语气,足以看出菊花对他们提出的意见是赞同的。

趁着中午身体开始困乏无力的时候,几个人根据菊花的安排,开始在路上设置陷阱机关。

天方没有参与到其中,他继续在一个小本子上写写画画,之前芹泽多摩雄圈画的地图山又出现了几个醒目的红色圈子。

利用之前别人做好的陷阱为最佳模板,然后又将陷阱进行新的改造,这样做省时省力,也让别人防不胜防。

“好了,咱们可以稍作休整,现在咱们必须要有人防范盯梢,以防止咱们接下来被人给盯上了。”菊花说话的时候,他的示意眼神很明确地盯在天方的身上。

天方全神贯注地看着地图,并且还在地图上慢慢圈写,他其实已经看到了菊花示意的表情,却没有按照那个表情和眼神去做。

“喂,脸皮不要那么厚,赶紧的,盯梢!我们中间,除了你之外,大家都没有如此的惬意,所以只能辛苦你了。”菊花拍了拍天方的肩膀,然后他的双眼轻轻一斜,将放在手掌里的小镜子递给了天方。

菊花毕竟是在丛林里生活过的雇佣兵,他对环境中的异响与动静都要超乎所有人的敏感度。当菊花把手里藏着的镜子,天方看到镜子里存在一个黑影。

在荒凉的大山里面,被人盯着的确不是一个很好受的滋味。

随着菊花的转身,天方立马朝着镜子里人影所在的地方打了一枪。

砰!

枪声突然响起,把其他人着实吓了一大跳。

“什么情况?”柯尼斯惊诧地问。

“你发疯了吗?”丹尼尔捂着被吓得砰砰直跳的心脏,芹泽多摩雄没说话,他的视线在天方那专注的表情上停留了片刻,然后注视着天方枪指着的位置看去,他从天方那张严肃的脸就可以得出,对面一定是有什么。

“有人吗?”芹泽多摩雄问。

天方没说话,又朝着前方开了一枪,在他开枪的时候,菊花的狙击步枪也在做好射击的准备。

“打中了?”明白过来的柯尼斯怀疑地问道。

天方没敢回答他,可能是害怕分心的缘故,他手里的那把手枪依旧没有偏转。

“别再浪费子弹了,你没打中他,那个想窥探咱们的人已经走了。”菊花收起天方瞄准的枪,然后身体轻缓地一转,继续布置他的陷阱。

“看来现在我得将陷阱设计的更诡异复杂才行。”菊花面无任何表情,在杂草丛生的灌木和草丛之中小心细致地布置陷阱。

“就这么让他跑了,太便宜他了,老子昨晚竟然躺着中枪,这个仇说什么都得报。”丹尼尔现在想想自己的中枪,腹部的伤口好像猛然间又疼了起来。

“咱们迟早会遇到更多人的。这些想打咱们注意的人,可不会是一群两群,我敢说,知道神农架野人谷秘密的人,绝对不会是少数。”菊花拿出装水的迷彩水壶,大口的喝了两口,嘴巴微张:“现在只要在一千米范围内,我们的生命就攥在别人的手心里,所以我们必须小心提防,我的意思你们清楚就行。”轻轻将水壶的冰盖拧上,菊花脸上的谨慎更胜。

“现在我们得分头行动,不然我们真的会有被人包圆的可能。”说着天方将这里的陷阱加上了枯枝。

「「「新书写得越来越累,我已经快支持不住了,所以希望大家能多提提意见,我会更努力更新下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