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幽灵船 (4)

自从我加入了灵异事件调查组,我就觉得我进入到了一个完全不一样的世界。这种感觉不仅仅是由于经历了太多的怪事,从而彻底颠覆了我的世界观造成的,还有一个成因就是我接触到了一些之前从来没有了解过的人。这些人包括高珊、马俊卿、刘大爷,以及最为特别的白三爷。他们跟我原来遇到的每一个人都不一样,他们有坚定的信仰,他们有执着的追求,他们从来不会因为柴米油盐而烦恼,如同是不食人间烟火一般。我觉得他们冷血、残酷、睿智、果敢、坚毅……他们虽然是有血有肉的肉体凡胎,可是行动中的他们就像是设定好了的机器人,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我想没有人能跟我一样,在这样一个完全不需要人情世故的环境中工作。我知道他们都是因为工作,才一直压抑着自己的主观能动性,让自己显得冷酷无情。但是人是无法跟机器一样没有任何主观臆断的,这些人即便是再没有性格,他们也无法让自己丧失人性。

白三爷告诉我们,现在唯一能够脱险的方法就是把他一个人留在幽灵船上。只要他在船舱里看着那块腰牌,保证它不翻面儿,我们就能来开这艘诡异的宝船。我和高珊当然不能答应,但是白三爷很决绝的对我们说:“你们俩给我听好了,我现在都是黄土埋到脖子的人了,能活这么大岁数也算够本。你们俩都还年轻,不能死在这里!暴风雨马上就要来临,已经没有时间了!你们不走,咱们就会都死在这儿!马上离开,这是命令!”

高珊一直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现在我却在她的眼中看到了热泪。她哽咽着说不出话来,只是拉着白三爷的手不断摇头。我知道白三爷说的合情合理,现在我们唯一的选择就是留下一个人看守着那块腰牌,也只有牺牲一个人的性命,才能让其他三个人脱身。可是牺牲谁都是不公平的,我们就这样把白三爷留在船上,那下半辈子就只能在自责中度过了。但是时间紧迫,我们没有商量的余地了,如果不当机立断,那我们就等着全军覆没吧!

就在我犹豫不决的时候,白三爷突然拿起那块腰牌,对着高珊的脑袋就是一下。高珊当时就昏倒在地了,我愣在当场不知所措,这白三爷是让鬼附身了吗?他怎么……他怎么自己人打自己人啊?白三爷立刻把那块腰牌放到了水里,然后对我说:“修远,带姗姗走,快!”

这听他这么一说才知道他的用意,我还想跟他争辩,可是白三爷却瞪大了血红的眼睛说:“你要是不走,我就死在你面前!”

白三爷以死相逼,我知道他已经下定了决心,也就没有再说话,抱起高珊就往甲板上跑。等我马上要离开船舱的那一刻,我又回头看了一眼白三爷,这一眼是在奔跑中的一次短暂回首,可是我看到白三爷盯着木盆里的腰牌在笑!那是一种贪婪的、诡异的、狰狞的笑容,看着就让人觉得恐慌。当时逃命要紧,虽然我确定我看到了很怪异的一幕,可是我并没有停下脚步,用最快的速度跑上了直升飞机。

马俊卿看到高珊昏迷了,白三爷没回来,就问我怎么了。我告诉他先发动飞机,其他的事情以后再跟他解释。他看我焦急的样子就知道事情的严重程度,直接开着直升飞机把我们送到了空中。这时候我看到了送我们来的那艘快艇,没过太久我们就着落在了那上面。等我们一下飞机,那两个水手都没问白三爷为什么没回来,直接开着快艇就离开了。我和马俊卿一边给高珊包扎伤口一边谈论幽灵船上面的事情。当他听我说白三爷为了救我们把自己留在了幽灵船上,一向沉默寡言,表情木讷的马俊卿竟然也流出了眼泪。他站起身来,通过船舱里的窗户看着已经模糊的幽灵船,直到它从我们的视线中彻底消失。

我知道白三爷一直以来都很受尊重,他现在又是我们的救命恩人。他这样一个英雄人物是不能有污点的,所以我看到他发出那种近乎“丧心病狂”的笑容这件事,我就没说。再加上我本来也就不信任马俊卿和高珊,所以这件事情成了我无人可以倾诉的秘密。

等到高珊醒来之后,她嚎啕大哭。她悲伤地哭泣跟船外的暴风骤雨一般,撕心裂肺,让看到的人难以平静。就这样我们在风雨飘摇中度过了两天,才找到一个海岛靠岸。等我们回到自己的基地,已经是三天之后的事情了。这时候高珊早就恢复了冷静,她在船上就跟我们的组长取得了联系,在如实汇报之后,我们得到的命令是回家待命。其实我很想安慰一下高珊,可是她现在如同一具行尸走肉,想跟她沟通非常困难。最后我觉得自己根本安慰不了她,也就独自回到家里,买了一堆装乙醇的瓶子,借酒浇愁了。

就这样也不知道过了几天,我突然接到了高珊的短信,她通知我去市图书馆后楼。我胡乱的洗漱了一下,开着车怀着无比沉痛的心情到达了我们基地。我本以为白三爷是因公殉职,怎么也应该追认个烈士称号。可是我进入会议室之后,发现给我们看大门的刘大爷坐在了白三爷的位置上,原来今天不是追悼会,而是新任副组长的任命仪式!

在全世界的文化里面,座位都有一个约定俗成的规矩。且不说面南背北这是皇帝的特权,就连一群人出去吃饭座次都有讲究。圆桌面对着或者侧对着门的位置是主位,只有身份够高的人才能坐。现在刘大爷坐在长桌的中间,那是原来白三爷的位置。所以我现在可以确定他就是我们新任副组长,也就在这一刻我终于明白了,作为一名灵异事件调查组的成员需要多冷酷,白三爷的尸骨可能现在还未寒,我也不知道组长有没有派出救援队去做出最后的努力。虽然一连数天的暴风雨会给营救行动带来极大的不便,可是把一个干了一辈子革命工作的老同志扔在一艘幽灵船上不管不顾,这是不是也太残忍了?

我没有理会坐在正中间的刘大爷,而是直接问高珊:“三爷有消息吗?”

从高珊的表情上我就能看出她在抑制着自己的悲伤和痛苦,在沉默了一会儿之后,她轻声地说了一句:“那艘船又消失了……”

完了,白三爷竟然像唐嫣然一样,“无故”失踪,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一想到他是为了救我们才牺牲了自己,落得如此下场,我的心就像被刀扎了一样难受。

可是刘大爷似乎并不在意这些事情,他对高珊说了一句开始吧,高珊对他点了点头,然后说:“下面我代表组长宣布一条任命通知,因为前任副组长白崇贵在调查行动中……”说到这里高珊的声音开始哽咽,然后她调整了一下情绪继续说:“上级决定由刘万生代替白崇贵,接任灵异事件调查组第三小组副组长的职位……”

这是我第一次得知白三爷叫白崇贵,也是第一次得知刘大爷叫刘万生,还是第一次得知我们是灵异事件调查组第三小组。但是这不是我第一次得知刘大爷不是一个普通的看门人。我早就怀疑过他是我们的组长,不过现在看来他是一名监军的可能性更大,他是上级派来监视我们和支援我们的人。他平时深藏不露,现在终于包露出他本来的面目。之前那个白天睡眼朦胧,醉醺醺的看门人不见了,现在虽然他的衣着和发型都没有变,不过脸上已是容光焕发,神采奕奕。在高珊介绍完毕之后他咳嗽了一声,然后用洪亮的声音对我们说:“咱们彼此都熟悉,废话也就不多说了。下面,由我带领你们调查这个灵异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