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麦田怪圈(3)

我和高珊一起审讯著名记者孙欣芮,在我们的威逼利诱之下,孙欣芮意识到我们是一个可以凌驾于法律之上的组织,所以她对我们吐露了实情。我在听到她讲述事情的经过时,突然间有了灵感,我把高珊叫道审讯室外面说:“你听出这里的玄机了吗?”

高珊眉头紧锁,问我听出什么来了,我就跟她解释说:“刚才李先生给我们介绍麦田怪圈时提到过雾气,孙欣芮也说在麦田怪圈出现的前一夜她所在的村落突然起雾了。你觉得……这仅仅是个巧合而已吗?”

听了我的话高珊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问我:“那你觉得这雾气跟麦田怪圈有什么关系?”

“你说什么东西会起雾?”我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反而问她。

“呃……加湿器?”高珊回答说。

我摇了摇头,高珊又猜出一个答案:“高压锅?”

我笑了一下对她说:“你猜的已经很接近了,可是还不够准确。你知道蒸汽机就是根据水壶烧开水的时候,水蒸气把壶盖顶起这个基本原理制造出来的吗?”

“你的意思是说,那些雾气是不明飞行物造成的?”高珊跟我共事的时间也不短了,我们之间果然产生了默契。我这一提点她,她就明白了我想说什么。于是我进一步解释道:“在很多的神话传说中,神仙或者妖怪都是腾云驾雾而来,一流火光而去。古人为什么不说他们来无影去无踪,可以瞬间转移,轻轻地走正如他们轻轻地来,不带走一片云彩呢?这样不是显得他们更加神通广大、法力无边么?在全世界的神话中都有涉及到神仙在出现或者离开时,他们会留下踪迹。联系到现代科技,你不觉得他们对神仙这样的描述其实很像现代的交通工具吗?喷气机、火箭、汽车,这些现代的交通工具都需要排放尾气,你要是一个从来没过见过飞机的古代人,我开着喷气机出现在你的面前,你是不是就会把我当成一个脚踩祥云的神仙?”

“你的意思是说……一直以来我们对于烟雾的认识有时候都是一种曲解,其实所谓的腾云驾雾,不过是某周交通工具排放出来的尾气罢了?”高珊问我说。

“对,如果麦田怪圈真是外来生物造成的,那么他们造访地球就需要飞行工具。这样一来我们就可以解释为什么每次麦田怪圈产生之前,都会伴随着浓雾出现!”

高珊听了我的话陷入了沉思,我又发表了一个观点进一步证明我的理论:“所谓的麦田怪圈,其实准确的叫法应该是农田怪圈。也就是说所有的怪圈不论是不是人为制造的,都是在农田里产生的。除去那些人为制造的恶作剧不论,真正无法解释的那些怪圈,为什么都出现在农田里,而不是荒野中?”

高珊被我的这个问题问愣了,她显然并不理解我想表达什么。所以我解释说:“怪圈都是出现在农田里,从来没有在人烟稀少的地方出现过……”

“你是想说……那些怪圈是故意让我们看到的?”高珊问。

“对!我觉得怪圈出现在农田里,从来没有出现在草原啊或者森林中,是有原因的。农田意味着什么,农田意味着那里一定有人居住!你要是想给某个人发送信息,当然要确保他能收到啊。怪圈每年都会出现,所有的怪圈无一例外的都出现在农田里,我觉得这一定不是巧合,而是制造出怪圈的人确保想让我们看到它而已!”

高珊听我这么说,感觉我的观点合情合理,无可辩驳。只不过这是我的猜想而已,没有真凭实据逻辑关系再合理也不过是空谈。所以我跟高珊说:“咱们现在别管这个记者了,在麦田怪圈那里找到真凭实据才是关键。”

“你打算怎么找证据啊?”高珊问我。

“第一,我们让技术人员去检测那里的空气成分,看能不能找到异常的气体。这个实验之前没有人做过,我相信我们可能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我说完之后看到高珊点了点表示赞同,就继续说道:“第二咱们要找一个关于文字、图案这方面的专家,让他帮我们破解那个麦田怪圈到底是什么意思!”

“好,我去帮你申请!”高珊说完转身就去做申报工作了,我通过单侧光玻璃看到审讯室里的孙欣芮,心想怎么处置她这就是李先生的事情了。

等我和高珊还有李先生到达了麦田怪圈出现的地方,登高望远我们发现这个怪圈必要照片看上去更加庞大和精美。这绝不是人为制造的,更不可能是磁场或者龙卷风造成的。自然形成的东西不可能是这样精确细腻的,要是人为制造,那要是想在一夜之间在农田里制造出这么大的一个图案又不被村民发现,也是绝对不可能的。

这时候我看到已经有很多技术人员已经拿着气相色谱的设备开始在农田里采集空气样本,开始做成分鉴定的工作了。可是气流这个东西千变万化,著名的蝴蝶效应就说一只南美洲亚马逊河流域热带雨林中的蝴蝶,偶尔扇动几下翅膀,可以在两周以后引起美国德克萨斯州的一场龙卷风。现在距离雾气散尽的时间已经过去几十个小时了,想要从这时的空气中找到尾气排放的成分,可能性微乎其微。可是只要有可能我们就不能放弃,不过我知道我们现在的工作重点还是应该放在破译那个图案的意思上。就在这时候李杰森带来了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那老爷子颤颤巍巍的爬上山坡,李先生看到他之后连忙过去跟他握手,然后介绍说:“这位是曹教授,知名学者。曹教授是图腾和古文界的泰山北斗,曹教授,这次又要麻烦您了……”

这位曹教授一看就是个老学究,表情严肃,给人一种不苟言笑的感觉。他对李先生摆了摆手示意不要客套了,然后理都没理我和高珊,直接走到山坡的最顶端手搭凉棚,开始观察那个麦田怪圈。这老家伙不理我一个穷屌丝也就罢了,高珊这小娘子可是妩媚撩人,一对小狐狸眼说不尽的万种风情。他连高珊都不搭理,来了都不愿意听李先生的阿谀奉承,而是直接去做工作,我觉得这算得上德艺双馨了。刚才听李先生说又要麻烦曹教授,这就说明他并不是第一次跟我们合作,很可能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但是让我没想到的是,这位曹教授看了半天,最后还掏出一个笔记本来连写带画记了很久,最后却对我们说:“这一次我帮不了你们……”

这也太泄气了啊,刚才还有模有样的观察记录,这怎么一转眼就说不行了呢?不过曹教授似乎一点都不在意我们失落的样子,继续对我们说道:“不过我知道一个土著中的萨满,也许知道这个图案是什么意思……”

哎呦,这老家伙说话大喘气啊!只要能搞清楚这个图案是什么意思,我们上刀山下火海也在所不惜,何况是去一个部落。我当时就表示我愿意带着高珊跟曹教授一起去那个部落,向那里的萨满请教这个图案想要表达的寓意。没想到曹教授很冷淡的看了我一眼,问我知道去大山里面找一个部落是多么危险的事情么?我看着他那种清高的样子心里气就不打一处来,心想我什么阵势没见过啊?从我开始调查灵异事件到现在也算得上是九死一生,还怕你认识的那几个土著不成?

可是我看到李先生对他如此恭敬,也知道我们现在是有求于人,就对他说:“从我加入到灵异事件调查组的那一天起,我就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现在既然有人可能知道这个麦田怪圈的图案是什么意思,只要您不辞劳苦,那我自当舍命陪君子!”

我这番话软中带硬,就是想将曹教授一军,看看他怎么回答。没想到他不为所动,反而问我:“你知道什么是图腾吗,你知道什么是图腾文化吗?”

“所谓图腾,就是原始时代的人们把某种动物,植物或无生物当作自己的亲属,祖先或保护神。相信它们不仅不会伤害自己,而且还能保护自己,并且能获得它们的超人的力量,勇气和技能。人们以尊敬的态度对待它们,一般情况下不得伤害。氏族、家族等社会组织以图腾命名,并以图腾作为标志。所谓图腾文化,就是由图腾关念衍生的种种文化现象,也就是原始时代的人们把图腾当做亲属,祖先或保护神之后,为了表示自己对图腾的崇敬而创造的各种文化现象,这些文化现象英语统称之为totemism。图腾文化是人类历史上最古老,最奇特的文化现象之一,图腾文化的核心是图腾观念,图腾关念激发了原始人的想象力和创造力,逐步滋生了图腾名称、图腾标志、图腾禁忌、图腾外婚、图腾仪式、图腾生育信仰、图腾化身信仰、图腾圣物、图腾圣地、图腾神话、图腾艺术等要素。研究图腾和图腾文化,是我们了解那些不存在文字的时代最好的方式,曹教授我说的对么?”没等我说话,高珊先替我回答了问题。

这时曹教授扶了一下眼镜,然后仔细打量了一下高珊,最后说:“既然你们不怕死,我就带你们去找那个萨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