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图腾纹身 (3)

第二天早晨,我们在酋长的帐篷里面聊天。曹教授知道我吸烟,就让我散了一圈并且给那些土著点上。我早上没吃饭,因为这些土著一天就吃一顿,昨天晚上要不是为了欢迎我们这些客人,都不会烤肉喝酒。我喝了一些土著酿造的浆果酒,胃里并不舒服,现在又跟这些土著一起抽烟,感觉肚子里有些难受。这时候高珊走进来地给了我们分发了一些点心,还塞给我一小瓶水。我知道她不会这么好心关照我,就问她和曹教授制定了什么计划,高珊小声告诉我说:“你保持体力就行了,咱们随时准备跑路!”

我听高珊这么说就不再作声,等把东西全吃完了,曹教授把我带进了他的帐篷。他让高珊在外面防风,然后对我说:“把衣服脱了,快!”

我看着这个老不死的心想你都土埋到脖子了,没看出来还是个有“基情”的人。曹教授却很认真的把一支圆珠笔拿出来说:“还愣着干什么,把上衣脱了!”

我这才明白他想干嘛,就听他的话把上衣脱掉。曹教授在我的后背上开始用笔给我“纹身”,要说这老家伙的专业水平还真是不错,也就一个多小时,前不久出现的那个麦田怪圈的图案在我的后背上展现了出来。

“那个萨满会在每个族人的后背上纹上图案,当他发现你后背的图案时会问你怎么回事,我会替你回答。你记得随机应变,因为什么都可能发生……”

我听曹教授这么说,感觉到了一阵悲怆。等到天黑,那些土著有点起了火堆,在一棵树下放声高歌。一个服装怪异的人在火堆旁跳舞,我知道他应该是萨满,也就这那些土著口中的慕达撒。等我走到那个萨满面前,他让我面朝大树跪着,然后脱掉了我的上衣,等他看到我后背上曹教授给我画的“纹身”时,当时就僵住了。那些土著看到他们的慕达撒表情开始变得凝重,也止住了歌声。突然间那个慕达撒开始暴跳如雷,指着我哇哇乱叫。曹教授也在瞬间变了脸色,对我说了一句:“快跑!”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看到有些土著居民开始走向我想要抓我。我连忙起身跑向丛林中,身后的那些土著居民呼喊着开始追赶我。他们那些尖锐的叫声让我感觉不寒而栗,开始在丛林里快速的穿梭。也不知道跑了多久,因为丛林茂密,我终于摆脱了那些土著的追捕。坐在一棵树下喘粗气,我在回想刚才到底发上了什么。想来想去什么也没有发生啊,不过是那个萨满看到了我的假纹身而已……

难道说,我背后的图案有问题?这不过是一个图案而已啊,至于大发雷霆么?我现在一个人狼狈的逃了出来,也不知道曹教授他们会怎么样,思来想去我决定还是回去看看。等到后半夜,我蹑手蹑脚的走回那个村落,惊讶的发现那些土著把三个人捆在了图腾柱上。那三个人分别是曹教授、高珊和我“媳妇”,三个人被捆的跟粽子似的,一动也动不了。这帮土著也太狠了,连同族也不放过。我真是对不起我那媳妇,她就跟我过了一天,现在就受到牵连被绑了起来。我也不清楚那些土著会怎么处置他们,不过我知道要是想要让他们恢复自由,光靠等待是不可能的。可是我现在自己身单力孤,想要从几百个土著手里把人救出来谈何容易。思来想去我知道要是硬来肯定是不行,要想救高珊等人只能跟这些土著斗智。可是我现在要装备没装备,要支援没支援,想做什么都没有条件,拿什么跟这些土著斗智斗勇呢?最后我决定解铃还须系铃人,要是想要赢得完全的胜利就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又是漫长的一夜,第二天早晨我大摇大摆的走进了那些土著之中。看到我自投罗网,他们都非常震惊,跑到我身边抖动着长矛,似乎是在恐吓我。我不理会那些土著的骚扰,直接走进了他们酋长的帐篷,这时候他们的萨满和酋长正在商议事情,估计是在制定追捕我的计划。看到我走了进来两个人都是一愣,我们等他们做出反应直接脱掉了上衣,然后背过身去,让他们看我的后背。昨天一晚上我什么都没有干,只是用衣服蘸着泉水擦拭后背。我估计曹教授用的笔质量很好,至少不会特别容易擦掉,所以我整整擦了一夜,感觉皮都破了。不过我确定现在后面的那个图案已经面目全非了,我想那个萨满看到这幅景象之后一定会明白我想表达什么意思:那个图案是画上去的,并不是我原来有的纹身!

果然不出我所料,在那个萨满看到我后背上的图案消失了之后,他用自己粗糙的手掌摸了一下我的后背,然后对着土著的酋长说了几句话。没过多久,曹教授等人就被带了进来,萨满跟曹教授开始用土著语进行交流,他们两人连比划带说了半天,最后曹教授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对我说:“哎呀,还好你小子够聪明!要不是你擦掉我画在你身后的图案回来了,天黑之后他们就会把我们三个人活活烧死!”

我没有理会曹教授,问高珊说:“你没事吧?”

高珊对我微微摇了摇头,我就问曹教授:“麦田怪圈出现的图案是什么意思你问清楚了么?”

曹教授告诉我这件事等我们回去再说,现在我们必须立刻起身离开,不要然就等着被活活烧死吧。我听曹教授这么说,也不知道到底是因为事态紧急还是他怕我把他这把老骨头扔在山里不管,反正他不说我又不懂土著语,所以只能听从他的安排。当我们把所有的东西都收拾好了打算离开这个村落的时候,我发现跟我入洞房的那个土著女孩来到我们的帐篷,她拉住我的胳膊不松手,我当时就明白麻烦了,她这是要跟我们一起走!

曹教授告诉我这个小丫头也被族人驱逐了,要是不带她走,她将无家可归。我不是那种不负责任的男人,看到这个小姑娘殷切的小眼神不免动了怜香惜玉之心,就拉住了她的手,让她跟我们一起上路。可是在这一路上不论我怎么问曹教授那个麦田怪圈的图案到底代表着什么意思,他就是不说。人都说六十不搭七十不骂,这老家伙跟我玩起了打死也不开口的滚刀肉,我也实在是拿他没办法,只能死死盯着他,心想等我们回到基地看你还说不说!

一周之后我们回到了基地,李先生在会议室接待了我们,他看我们带回一个土著女孩他并不吃惊,因为我在路上已经用电话向他汇报过这件事情。李先生的骨子里就是一个商人,他喜欢互惠共赢,所以做事比较开明。这一次我“阵前娶亲”,他也知道我是迫不得已,所以非但没有惩罚我,还给那个土著女孩办了一个护照,作为对她初步的安置。我也记不清楚具体是在哪一天跟这个女孩认识的了,就知道不是礼拜六就是礼拜天,所以当大家让我给这个土著女孩起名字的时候,我看着她黝黑的皮肤,又想了想我们认识的时间,就决定叫她周墨。李先生告诉我周墨目前先跟我一起住,日后怎么安排她再议。我看着周墨可怜兮兮的样子,知道这次算是砸手里了,李先生所谓的再议就是不管了,这事按照让我认倒霉处理……

不过现在我没心思跟他商讨这件事,现在的关键是我们费尽辛劳所追求的答案就要揭晓了。我对曹教授说:“现在我们已经到了最后一站,曹教授……你是不是该告诉我们那个麦田怪圈上的图案,到底是什么意思了?”

曹教授看了我一眼,然后扶了扶眼镜对我们说:“我们找到的那个萨满告诉我说,那个图案代表着一种征兆……”

“一种征兆?”我们所有人听曹教授这么说,知道麦田怪圈果然是有“人”想向我们传达一种信息,高珊问曹教授说:“一种什么样的征兆?”

“那个萨满跟我说的是,生活在他们那里的人,他们认为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人背后都应该有纹身。所以每个族人在成年之后,也就是十岁之后,都会在后背纹上族里的图腾。我画在你后背的图案,也就是麦田怪圈出现的那个图案,萨满告诉我他在人的身上从来没有见过,也就是说那个图案并不是一个图腾。可是当我问那个萨满,我记得我曾经在他们的部落里看到过那个图案时,萨满告诉我没错,这个图案确实在他们的部落里面出现过,那是刻在一块骨头上的图案,那块骨头是用来在最关键的时候占卜用的,如果看到了那个图案,这就意味着要出足以让这个世界天翻地覆的大事!”

“翻天覆地的大事?”我们听曹教授这么说都大吃一惊,可是曹教授接下来的话更让我们难以接受,他说:“那个萨满对我说的原话是:我们的血液将染红河水,只有率先找到新图腾的人,才能幸免于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