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飞蛇渡劫 (1)

“昨日凌晨4时,巴州区境内雷电交加,春雨如注,巴州区森林防火指挥部办公室值班人员接到火警报告,报警人声称南山地区发生森林火灾。接警后,巴州区森林防火指挥部立即出动3台防火车辆奔赴火灾现场,迅速组织60余名群众扑火抢险,经过2个多小时的奋力扑救和砍伐防火隔离带,有效控制了明火。由于林内地被物丰富,为防止林内暗火(地下火)死灰复燃,区防火办再次组织乡、村干部和群众100余人连续作战,大家用锄头、铁铲翻挖泥土,地毯式搜索并扑灭暗火。至今日中午11时,确定火种全部熄灭后,扑火人员才陆续撤离。经现场调查,此次起火原因是雷电击中1条体长近4米的蟒蛇导电引起的森林火灾,过火面积约4.8亩,森林受害面积约3.6亩……”

在赶往巴州的路上,我们在看到了这条关于巨蟒渡劫的新闻。所谓渡劫,这是道教的说法。道教的教宗就是万物修仙,可是成仙的过程本身也是一个逆天而行的过程。既然是逆天而行,那么天就会对逆天而行的修真者给予阻拦,我们把这种拦截行为称为劫。这个劫一般就是指的天雷,能够在雷击中依然无恙的人就算有了小成。传说畜生的劫比较多,人很少。人一般就是在元婴从顶门出来的时候比较困难一点,而牲畜渡劫时,很多时候会找一个有很大权利或大富贵的人和自己在一起。因为这些人被认为是有大造化和来历的,那样的话天雷就击打不了它,等雷过后,它若是安然无恙,就算渡劫成功!

如果这种说法是正确的,那么那条被雷电击中的蟒蛇显然是渡劫失败了。可是万物修仙都是无稽之谈,别管那些修仙的小说多么火爆,你看到谁真的羽化成仙了?我们每天都在用自己的性命来捍卫世界和平,怎么还有人真的相信这种谬论,散布这种扯到蛋疼的谣言呢?这一次的调查只有我和高珊参与,李先生年老体弱,又要忙着打理他的生意,所以从来不出外勤。我看着上级给我们的的资料不知道这次应该查什么,不就是一条蛇被雷劈死了,然后引发火灾了么,这是再正常不过的自然现象,怎么就成了蟒蛇渡劫呢?可是当我看到接下来的照片时我彻底惊呆了,也明白了上级派我们来调查的用意。那是一张用手机拍出来的照片,虽然有点模糊,可是还能看清楚照片里是一片雷电之下的天空,而在天空上还有一个东西,看形状……是条蟒蛇!

这蛇怎么会飞啊?都说把牛吹得满天飞,还头一次看到有蛇在天上飞呢!我知道飞鼠、飞鱼、飞机,还真没听说过飞蛇!难不成这条蛇真的修炼成仙,羽化飞天了?再有一种可能就是这条蛇是被人或者某种东西扔上天空的,可是报道里说那条蛇长达四米啊!这么长的蛇估计至少一百多斤,在自然界什么东西能把一百多斤的蟒蛇扔上天空?更何况从那张照片上来看,那条蛇飞在天上至少有几十米,谁能把它扔那么高?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那蛇自己飞起来的,可是蟒蛇能飞这我们怎么解释?

我和高珊仔细的看着资料,感觉这一次的事情不太好办,因为对于调查人还好说,让我们调查一条蟒蛇,这如何下手呢?就在我们冥思苦想,试图找到一个切入点的时候,我感觉身上有些痒。现在没有蚊子,我来之前又洗澡了,身上怎么会突然间感觉这么不自在呢?我怀疑自己过敏了,可是我没吃什么特殊的东西,怎么会突然间过敏呢?好在那种瘙痒的感觉并不是很强烈,我也就带病坚持工作了。跟高珊讨论了半天,最后我们还是决定去实地勘察一下之后再说。

等我和高珊到了巴州南山,发现这里的焦糊味儿依然很浓。因为我们认为这次的调查危险性不大,所以我和高珊也没叫支援。等我们两个人只身走进了深山里,顺着糊味就找到了起火的那片山林。在一棵大树上,我们看到了挂在树枝上的那条蟒蛇。它现在被烧得全身漆黑,挂在高高的树枝上随风摇曳。我目测了一下,感觉报道上的消息还是准确的,那条蛇确实足有四米长。可是这片林子并不大,不需要走出太远就有人居住,那条蟒蛇长那么大,它要吃多少小动物啊?现在的生态环境被破坏的非常严重,我不信这片山林里还能有太多的野生动物存在,也就是说这条蟒蛇不可能是在这里长大的,因为按照它的体型来推断,这里的食物肯定不够。那么也就是说它可能是从深山里面跑到这里的来的,它跑到这里来又想做什么呢?这时候我想起了关于畜生找贵人渡劫的传言,心想这条蟒蛇不会是跑到附近的村子里,找村长帮它躲过天谴吧?这还真不能完全否认,因为这是现在唯一能把一切解释清楚的观点……

我一边看一边想,不知不觉中跟着高珊走上了山坡,高珊指着前面的一块空地对我说:“那里原来是一个伐木场,就是那里的工人拍下了蟒蛇飞天的照片。据那些工人所说,当天夜里电闪雷鸣,炸雷一个接着一个,而且一个比一个响。最后有人发现一个黑影儿飞上了天空,等闪电照亮了夜空,他们惊讶的发现那个黑影竟然是一条大蟒蛇!一个手快的伐木工人拍下了那个蟒蛇在被雷劈前的照片,那张照片技术部门的同事已经确认不是人工合成的了。四米长的蟒蛇会飞到天上去,这太不可思议了……”

我一边挠痒痒一边往高珊指的方向看去,高珊问我说:“你怎么了,这一路上你都在挠痒痒,是不是没洗澡啊?”

我一边挠一边对她说:“你才没洗澡呢!在你家住那么久,早让你培养出洁癖了!我可能是吃什么东西过敏了,刚出发的时候身上就开始痒痒。现在越来越厉害了,咱们要是没啥可看的就走吧,我想去医院看看……”

“你这些天吃什么了,怎么还会过敏呢?是不是周墨给你做的饭你吃不惯啊,跟你说多少次了,没事自己做饭吃,她是一个土著,做的东西能卫生么……”高珊这娘们儿一点不知道心疼我,不安慰我不说,还开始借题发挥批评我奸懒馋滑的劣根性。我懒得跟她争辩,现在感觉身上越挠越痒,就问她还有没有想看的东西了,要是没有就赶紧走吧。高珊说我们要把那条蟒蛇的尸体带回去做实验,可是想要把那条蟒蛇的尸体从树枝上弄下来并不容易,因为那棵树的树干很粗,想要摇晃树干让它晃动非常困难。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把那棵树砍倒,可是我和高珊没有工具啊!这时候高珊对我说你怎么那么笨啊,山坡下面原来是伐木场,一定有很多砍树的工具,虽然现在那里一片狼藉,可是我们下去找找,板凿斧锯还是肯定有的。我觉得高珊说的有道理,就想从山丘上下去看看,这时高珊突然拦住我说:“靳修远,你看下面是什么!”

我往下看了看发现什么都没有啊,高珊这时候推了我一把对我说:“你仔细看看地上,那是什么!”我虽然已经是高珊的领导,可是她对我呼来喝去、宜气指使的态度就没打算改变过。但我知道高珊这个人是绝对不会胡来的,她做任何事情都一定有她的道理。现在她让我看远处的地上,那地上就一定有文章。我手搭凉棚眯起眼睛仔细看去,当时全身的汗毛孔全都炸开了,那地上密密麻麻的全是一根一根的小蛇。有的已经蠕动着爬出去很远了,有的刚刚才从地里爬出来,身上还带着粘液!这画面太恶心了,我发现我脚下不远处就已经有小蛇正在向我们靠近,原来在不知不觉中,我们已经被成千上万条蛇包围了!

“还愣着干嘛,跑啊!”高珊说到这里拉起我的手往树林里跑去,可是那些蛇似乎就是想吃掉我们,看到我们跑了,竟然加快了速度向我们追来!我和高珊的身边已经有蛇出现了,没有办法我们只能高抬腿跑。要不当初上学的时候老师跟我们说的那话都是至理名言呢,老师总是跟我们说:“孩子啊好好,学吧,学会了以后啊,这些学的东西都是你的!”我现在终于明白上体育课为什么要练习高抬腿跑了,关键时刻是真管用啊!只可惜怪我自己精师不到,学艺不高,没跑多远我就体力不支了。可是那些蛇似乎是越来越多,幸亏我和高珊穿的裤子厚,要不然都让它们咬好几口了。可是再跑下去并不是一个长久之计,因为我发现现在整个山林里都是那些小蛇,似乎有数不清的小蛇突然间从地里冒了出来。我和高珊就如同掉进了一个蛇的海洋,真要是想靠两条腿跑出去,那我们早晚要死在这片蛇海里!

跑到一棵大树旁,高珊突然停住了脚步,示意我上树。我明白现在只有跑到高出才能避免被这些蛇吞噬,于是三下五除二跟高珊爬到了树上。可是爬到树上我才意识到我们犯了一个低级的错误:蛇也会爬树啊!现在低头看去,树下已经有亿万只小蛇在蠕动,它们已经开始往树上爬,我和高珊现在要是再下去就会被它们直接咬死,真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啊!难道说……这一次我跟高珊,就算是交代在这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