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长明灯 (3)

我发现高珊这娘们儿虽然冷漠无情,可是她对调查灵异事件的热忱让我自惭行愧。我在无意间跟她提起我小时候认识一个叫阿光的老人,这个老人因为年轻时当过盗墓贼,所以知道很多气温秘术。当年他就跟我和我的小伙伴们讲过长明灯的事情,本以为这就是个有趣的陈年往事,高珊却非要打破沙锅问到底,她问我阿光老人死后他的遗产是如何处理的,如果我们现在能找到阿光老人的继承人,是否就意味着我们还有机会找到那个阿光老人口中的长明灯?

我觉得按照四舅那个村子的习俗,在当时的情况下那种东西留不到现在。可是高珊非常执着,问我不确认一下怎么知道结果究竟是如何呢?我知道自己要是不按照高珊说的做,她肯定不会善罢甘休。所以我在被逼无奈的情况下,拨通了我四舅的电话。说实话我跟我四舅很难沟通,这老头子脾气很倔强,还喜欢倚老卖老,所以只要跟他接触我都会不自觉的产生抵触情绪。可是高珊正在盯着我,等我给她一个准确的答复呢,我要是今天不把这件事情问清楚,她期望的小眼神就能杀死我……

“喂!谁啊?”电话接通了,传来的正是四舅的声音。

“四舅,我是修养啊!”我硬着头皮对他说。

“哦,你小子啊!有事吗?”我觉得四舅现在的音量算得上是在喊。

“那个……四舅我想问你点事……”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变得吞吞吐吐起来。

“啥事你说吧!”四舅答应得到是痛快,不过我知道要是我直接说出来我要问阿光老人的事情,他一定会起疑心,问我突然间怎么想起来问这事儿了。所以我想了想,决定撒个谎“曲线救国”,就说:“四舅啊,是这么回事。我啊,最近认识了一个大老板,他贼拉有钱!这小子吧,喜欢古董,跟我们说只要我们可以帮他找到货真价实的文物,就给我们提成!我寻思着你们村肯定有不少老物件儿吧,你给我划拉两件儿送来,到时候他要是要了提成全给你,你看行不?”

四舅听我这么一说,对我嚷道:“你可别扯犊子了,现在哪还有老物件儿了?前些年不知道这些老物件儿值钱,都当破烂处理了。现在后悔也晚了,谁家要是真有个古董都当宝贝似的供起来,你想上俺们这儿讨便宜,趁早死了这心吧!”

我知道现在可以提我真正想问的问题了,就说:“四舅,你还记得阿光老人不?我记得小时候你跟我说他是个盗墓的,他家肯定有不少古董吧?”

“你说老光头?早死啦,房子都塌了,还上哪找古董去?”四舅回答我说。

“那……那是谁给他发送的啊?他的东西就没人继承?”我不死心,追问到。

“呃……这都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那老光头无儿无女,当初他走了,还是我们这些街坊四邻给他埋了的。要说这老头也够邪性的啊,从他六十岁的时候就在屋子里放了一口大棺材。在他临死前的几天里,有人看到他颤颤巍巍的往棺材里面放东西,还找人捎口信给村长,告诉村长他知道自己快不行了,让村里过几天来他家看看,要是他死了,受累帮他盖上棺材盖子把他埋了。等几天之后村长带着人上他家,发现这老头自己穿着寿衣躺在棺材里已经咽气了!棺材里放着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估计都是当初老光头从墓里倒腾出来的。反正死了死了,一死全了。我们把他埋了,入土为安,这事儿也就这么过去了……”

我听四舅这么说,就插嘴问道:“那……当初你看到老光头的棺材里面都放了什么东西吗?”

“没看见,我看那玩应儿干啥?不过我听村里人说老光头懂些法术,他那棺材里面放的东西都是有讲究的,什么头上有灯、脚下有瓮……”

头上有灯!听到这里的时候我想我已经找到答案了,跟四舅又闲扯了几句之后我挂断了电话。然后告诉高珊那盏长明灯现在应该跟老光头一起埋在地下了,要是她敢做挖坟掘墓的勾当,我可以带她去把那盏灯刨出来。

高珊义正言辞的通知我让我去死,我知道长明灯的事情就算是不了了之了。其实像我们这种调查灵异事件的工作,是不可能做到把所有想要知道的事情都查清楚的。灵异事件的魅力就在于它存在太多的未知因素,足以让你孜孜不倦的追查一生,最后得以管中窥豹罢了。不过四舅在挂断电话前最后跟我说了一句话,他告诉我前不久胡艳玲也就是胡大仙姑去世了。因为高珊就在我眼前,所以我故作镇定,没有表现出任何异样。其实我心里面挺难受的,因为我总感觉胡仙姑的死跟我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自从她道破天机告诉我不要再寻找我想找的人开始,她平静的生活就一去不复返。先是突然中风,然后是英年早逝。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在她身上发生的事情,但是我知道这些事情我必须要付一定的责任……

我和高珊回到基地后,写完了要交给上级的报告,我一个人来到了四舅家。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而来,我甚至没有去四舅家里看看,而是直接来到了村外的坟地。很容易的我就找到了胡艳玲的墓碑,看着那个高高凸起的坟堆,我把带来的香蜡纸钱点燃。现在我才明白为什么丧葬产品如此热销,对于每一个逝者我们都怀有太多的亏欠,可是当我们做什么都于事无补的时候,我们就不得不认同于一种愚蠢的方式,让自己的哀思得以寄托。

就在我要离开的时候,我突然间发现一个黑衣女子站在我的附近,两眼直勾勾的盯着我!我被那个女人吓了一跳,定睛一看,那个女人竟然是高珊!她发觉我看到她之后对我做了个手势,示意我跟她走。就这样我们两个人谁也不说话,走到了一个破败的坟丘钱停住了脚步。我看到那个墓碑上写着郑文光之墓,再看看那个坟丘的破败程度,意识到这是老光头的墓地!高珊她想干什么?我一脸惊讶的看着她,高珊摘下墨镜甩了甩头发对我说:“靳修远,有些事情……我觉得有必要说清楚。既然是我想跟你开诚布公的谈谈,那我先说。当初把你抓来的时候,我们就是想跟你了解一下那张拍到鬼影照片的事情。通过审讯我感觉你很识相,知道自己熬不过严刑拷问所以主动的把你知道的事情都如实的说了出来。我觉得像你这样的人应该知道保守秘密的重要性,所以我本打算就此把你放了。可是组长要把你破例收入组织,当时我很不理解。你虽然身手还不错,可是你并没有侦破的实战经验。更何况我们这种组织需要长期的政治审查,我们对你一无所知,就让你进入我们灵异事件调查组,这太儿戏了。不过你还记得么,那天我们放你走的时候,你就穿着一条内裤……”

“我到家之后在门外熬到了天亮!”我对高珊说。

高珊听了我的话笑了一下,然后继续说道:“其实并不是我们不顾你的死活,而是我们要在第一时间在你的家里安装监控设备。我希望你能够理解,这件事情我早就知道,但是不能告诉你。因为像你这样来路不明的人,即便是我们主动邀请你加入我们的组织,也需要对你进行长期的考察……”

“这件事情在调查鬼房东的时候我就知道了,我想这也是李先生一而再,再而三考验我的原因吧?他总是跟我说他的所作所为都是迫不得已,完全是上命所差。现在我倒觉得真正想要考验我的人是他,他跟组长和白三爷都不一样,他有一个商人的身份。我想以他的身价和社会影响力,他不应该是在组长之下的人。其实他应该是组长的上级才对,这样一来也就能解释清楚为什么组长一脱离组织,是他来接手我们的工作,而不是别人!我想因为他早就开始开始怀疑组长和白三爷了,所以他才从我这个新人下手,试探我们这一组人到底对于上级是否忠诚!高珊,你能告诉我当初组长为什么要让我加入么?就是为了混淆视听,让李先生把注意力集中到我这个来路不明的人身上,给自己的背叛行为腾出一些喘息之机?”

“也许是吧,不过当时组长给我们的理由是因为你有非常大的利用价值!”高珊回答我说。

“利用价值?我有什么利用价值?”我莫名其妙的问。

高珊听我这么问,把散落在身前的头发拨到肩后对我说:“组长知道你如果想要加入我们,无非是想趁机查清楚那架失踪的飞机到底去哪了。所以他告诉我们,只要不让你找到答案,你就会拼命表现,希望通过获取我们的信任打到自己的目的。你当过武警,白三爷和组长在办公室里通过荧屏看到我审讯你的过程,认定你是个推理能力不俗的人。组长觉得让你这样的人为我们拼命工作会取得非常好的效果,所以……”

我想这时候的我一定是脸色铁青,本以为自己如意算盘打得叮当响,没想到我早就被人家看破了心思,反而被利用了这么久。我站在一片坟茔之中,感觉自己的身体在瑟瑟发抖,天底下最吓人的东西不是这些枯骨,而是深不见底得人心啊……

高珊走到了我的身边,把手搭在我的肩膀上对我说:“修远,如果你想查清事实真相,为了保卫这个世界的安定团结而调查灵异事件,那我觉得你真的是一个非常优秀的调查者。可是如果你想通过这份工作达成你的个人目的,我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你够聪明,但是你斗不过我们身后的那些人,他们的城府之深,足以把我们全都淹死在他们的阴谋之中。你想跟他们玩计谋,恐怕你……”

我对高珊明确表示我不否认自己有私心,可是现在我已经爱上了这份工作,所以即便是无法达成个人目的,我也会继续把那些可能会破坏全人类平静生活的灵异事件调查清楚,将它们扼杀在摇篮之中。

高珊笑着对我点了点头,然后指着阿光老人的坟对我说:“那……我们想要知道的真相就在这里面,你说我们应该怎么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