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大脚怪 (2)

大脚怪,又名雪人或者北美野人,很多人认为追寻大脚怪是非常无聊的举动,其实不然。科学家认为其是尼安德特人和现代人之间缺失的一环,也就是说如果找到大脚怪,那么我们就可以让人类的历史的断档得以补全。在2002年,动物学家罗波•麦克卡尔宣布,英国牛津大学的科学家对在喜马拉雅山区的一棵树上观察到的一团毛发进行DNA分析,判断出这是一团不属于任何已经定种的动物。当年10月,美俄科学家称,在俄罗斯库兹巴斯地区找到了大脚怪的毛发。10月29日,莫斯科、圣彼得堡和美国爱达荷大学的科学家对毛发进行DNA分析后均承认,当地确实存在大脚怪既然有这么多的历史资料证明大脚怪的存在,那我想我们这一次不辞辛劳跑到雪域高原上去就不算是瞎折腾。因为早就遇到了我们会天南地北的到处跑,所以我们早就准备好了适用于春夏秋冬的各种装备和服饰。让我没想到的是高珊和何露的体能都不错,并且滑雪的水平也很高。我们想要到达发现大脚怪脚印的哨所需要徒步走一段路,可是高珊和何露竟然另辟蹊径,找了一条可以滑雪的路段让我们原本两个小时的路程缩短到了一小时四十五分钟。我知道这两个小丫头就是为了过化学的瘾才选择的那条路,可是群众的意见又不能不听,所以我只能顺着她们。好在我们安全到达了哨所,这个哨所只有一个班的战士在看守,兵营外面有三米半的高墙作为防护,并且在高墙上修筑了两个瞭望台。驻守在这里的战士一整年都看不到一个陌生人,所以对于我们的到来表现得十分热情。我们吃了点东西之后,让班长魏国栋派人带我们去实地勘察一下。本来我打算自己去的,可是高珊和何露都表示我滑雪的水平不行,她们要带一个战士出去,并且要征用我的滑雪板。我知道这是民意,所以即便自己是负责人,只能听从群众的呼声。高珊等人出去之后,我让魏班长把发现大脚怪脚印的经过跟我详细说说。魏班长说事情其实很简单,他们例行巡逻,突然间有个战士发现了前方不远处的雪地上有些巨大的脚印。通过观察他们确定留下脚印的东西走进了雪山深处,因为不能擅自离岗所以他们拍下照片,几天后把拍到的照片交给了上级。

我问魏班长为什么不立刻上交照片,魏班长说雪域高原经常刮风,如果起风了这里除了一根电话线,再也无法跟外界联系。正常情况下徒步从这里走到公路上的边防站需要两个小时左右,如果是刮风的天气,那估计两天都走不到。雪域高原刮起风来,风雪飘摇的户外能把人吹倒,在那种天气下所有的官兵都会待在哨所里面等风停下来。因为那样的天气下是不需要出勤巡逻的,要是真有侵略者在那种天气下侵入我国领土,无疑是自寻死路!

我听魏班长这么说就点了点头,又问他之前又没有看到类似的脚印,或者发现什么奇怪的生物出现。魏班长告诉我他在这里已经两年多了,除了牦牛就没见过其他任何动物。有些战士倒是在路上捡到过一些毛发,他还拿出来那些毛发让我看,问我这可不可能是雪山野人留下的。我拿起那些毛发看了看又闻了闻,然后把那些毛发还给魏班长说:“这应该不是大脚怪的体毛。”

“你怎么知道?”魏班长和他身边的战士异口同声的问。

“外国媒体报道过,在加拿大有两个旅行者在该国西部丛林地带发现了大脚怪。那两个徒步旅行者声称,他们在育空首府怀特霍斯以东160公里的一片森林里看见了大脚怪。这个怪兽身材高大,浑身长满茸毛,看起来像猿。两位目击者说,大脚怪行动非常迅速,发现异样后,很快就躲进丛林里不见了,但他们幸运地找到了大脚怪留下的毛发。不过此后对毛发的检测却否定了他们的发现,埃德蒙顿的阿尔伯塔大学野生动物遗传专家戴维•柯特曼对神秘毛发进行DNA检测,然后再将其DNA排序与所知的生物进行比较。然而,测试结果表明,这撮毛发根本不属于什么神秘的大脚怪。柯特曼说通过测试他发现,这些毛发的DNA排序与北美野牛几乎完全一样。所以,这根本不是什么‘大脚怪’的毛发,而是野牛身上的鬃毛!你们这里有牦牛,他们的体毛肯定会随处脱落。这撮毛发虽然看上去很特别,但是我估计还是牦牛身上掉下来的。我会把它带回去让技术人员做个DNA测试的,不过我劝你们不要抱什么希望,这种找到野人毛发的事情发生得太多了,可是真正能够证明是属于未知生物的少之又少!”

“对,我当兵之前就知道很多关于野人啊、大脚怪啊,这些未知巨人的传说!但是这些传说真真假假交织在一起,把人都弄晕了!”一直在一旁听我和魏班长聊天的一个大个子战士插嘴说:“你们知道么,在1967年一个叫帕特森的美国人用自己的摄影机拍下了一段长约60秒钟的大脚怪出现的镜头。摄影短片里面的大脚怪肩宽近一米,毛皮黑色,用两足屈膝行走,有一对下垂的乳房,看上去很像一只大猩猩,但体态和行走姿势却显得比大猩猩更像人类。据当时拍摄这段录像的帕特森描述,这个像人又像猿的大家伙正在河边喝水,帕特森猛然意识到这可能是传说中的大脚怪,连忙拿出摄像机拍摄,但是“大脚怪”很快起身返回茂密的森林。这段录像引起了全世界无数科学家及探险者的兴趣,有的甚至亲自前往大脚怪的发现地———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北部某处山谷进行考察。后来,这段录像还被制作成了一部纪录电影,在全世界引起了巨大影响。可是在2004年3月,在美国华盛顿州雅吉瓦一名叫鲍伯•希罗尼穆斯的63岁老人却向新闻界透露,当年拍摄的那只大脚怪其实是自己披上大猩猩的毛皮道具装扮而成的。原来啊,当初拍短片儿的帕特森和希罗尼穆斯达成了一个君子协议,由希罗尼穆斯穿上大猩猩装,在镜头前进行一场特殊表演,酬劳和保密费共计1000美元。不过,直到现在,希罗尼穆斯连一分钱也没有拿到,因为拍摄录像的帕特森早在1972年即已去世,这事儿算是死无对证了。要不是前些天我亲眼看到了那些脚印儿,我也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野人啊!可是那脚印儿比咱们正常人大出两圈儿来,步幅跨度估计有一米五,这留下脚印儿的人啊,估计身高怎么也有两米往上吧!”

我一听这个高个子战士是亲临者,有很健谈,就问他叫什么名字。他告诉我他叫高永,就是他第一个发现的大脚怪脚印。我刚想跟他细谈,突然间一个战士跑进来对魏班长说:“班长不好了,外面突然间起风了!”

魏班长一听这话脸色大变,他连忙跑出屋外,手搭凉棚看远处的天空。我也跟他一起来到屋外看天,可是我没看出什么名堂来。只不过我通过飘扬的旗帜就知道确实起风了,来的时候旗子还是耷拉着的,现在“啪啪”作响,迎风飘扬。魏班长看完天对我说:“靳同志,看来你们要在我们这里多住几天了。根据我的观察,这风马上就会变大,并且夹杂着鹅毛大雪。我估计到时候进山的路都会封住,你们短时间之内想走也走不了了!”

我一听魏班长这么说,当时就担心起高珊和何露来。魏班长告诉我不必担心,他派出去的战士精明强干,对于这一带的地形和气候都非常了解,他会在暴风雪来临之前带高珊和何露回来的。果不其然,没过一会儿高珊等人就回来了,她们回来之后还夸赞那个战士业务精通,对于这一带的地形了如指掌,才保证了他们在雪地上滑行畅通无阻。可是在我把即将来临的大雪可能会封山的消息告诉她们之后,这两个女人再也高兴不起来了。如果外面狂风不止,那么我们谁也无法出去做调查。待在边防哨所里既没有网络也没有电视,几天几夜的时间让我们如何熬过去呢?可是那些守卫边疆的战士长年累月的呆在这里,他们的孤独困苦又有谁知道?想到这里我让高珊和何露打起精神来,正好进山之前我带了几瓶酒,现在外面已经是风雪交加,我们也不用担心安全问题,索性开怀畅饮,来了一醉方休。

可是就在我们喝得正高兴的时候,突然间在瞭望台上执勤的战士通过对讲机告诉我们他发现了异常情况。魏班长当时就放下了酒杯,他拿起枪向瞭望台跑去。我知道我现在带着的手枪在对战的环境下根本没什么战斗力,可是为了表示支持,我还是掏出手枪跟魏班长一起登上了瞭望台。现在在瞭望台上执勤的士兵正是高永,他指着远处用颤抖的声音说:“你们、你们看那……那是什么!”

我和魏班长顺着高永指的方向看去当时也是目瞪口呆,在风雪飘摇的远方有一个巨大的黑影儿,那轮廓看上去像是个人,可是他的身高足有两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