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 许愿树 (2)

我们这一次要调查的对象是一颗许愿树,让我没想到的是这棵树我居然亲眼见过!那棵树在一个非常有名的旅游景点,据说只要你把愿望卸载黄布条儿上,然后用黄布条儿绑住一块石头扔到书上,只要挂在树枝上,那你的愿望就一定会实现。时间间隔的太久,我都忘了当初写了什么内容,不过我估计那时候我要钱没钱,洁身一人,所以我写的内容不是关于爱情的就是关于事业的。可是现在我们手里的资料上写得清清楚楚,所有在那棵树上许过愿的人都要付出代价。这让我不免有些害怕,尤其是上面还有许多触目惊心的例子,看了之后我感觉自己不相信都不行!

比如说有一个先天性小儿麻痹的人许下了让自己能够正常走路的愿望,据说没多久那个人就得到了一次非常意外的治疗机会。结果治疗之后他竟然奇迹般的能够正常行走了,可是在许愿树枯死之后,一场意外让那个人全身瘫痪,现在生活已经完全不能自理了!还有一个莘莘学子在高考前在树下许下了能够考上名牌大学的愿望,结果原本成绩平平的他竟然真的考上了名牌大学!可是也是在许愿树枯死之后,他因为商业诈骗而锒铛入狱,被判处有期徒刑25年!最惨的是一个中年妇女,她希望家庭幸福美满,结果她的丈夫突然间迷途知返,从一个混蛋变成了一个好男人。可是现在许愿树枯死了,一切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她的丈夫因为不肯给偷偷保养的小三转正,结果那个小三毒死了他们家里面的所有人。双方的老人再加上孩子,这可是七条命案啊!这也太惨了!如果这些人的愿望没有实现,那么病人不会开车,就不会出车祸,他走路虽然不正常,但是最起码可以自己照顾自己的生活起居;学生考不上名牌大学,就不会成为一个企业高管,自然不能诈骗那么多钱,他也许会像其他同学一样,成为一个普普通通的上班族;家庭主妇如果没有实现愿望,她一定会跟老公离婚,那样家庭虽然破碎了,可是至少命还在。这些人都是因为如愿以偿而付出了惨痛的代价,看看他们现在的遭遇我不禁想到了我自己,如果我写下的真实事业和爱情方面的愿望,那我的愿望实现了没有,如果我的愿望实现了,那么我又会付出怎样的代价呢?

仔细想了下我的愿望似乎真的实现了,我想要个完美的女朋友,唐嫣然就是我理想中的最佳伴侣。她不胡闹、不虚荣、不做作、不轻浮、不功利,她跟我在一起似乎并没有要求我去做任何事情,她只是一味的对我好,关心我、爱护我、支持我,这样的女子现在绝对是稀有物种了,一个男人能找到这样的人做终身伴侣,夫复何求?另外我的事业也算是满足了我的愿望,现在这份工作福利待遇特别好,根本不需要我对物质生活有任何负担感。我想寻求的刺激感、挑战感、成就感都在这份工作里得到了,我心中的那份建功立业、彪炳千秋的渴求也在这份工作中得到了满足。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拯救世界的英雄梦,现在看来能实现的人还真是寥寥无几。一个完美的伴侣和一份满意的工作,这两个愿望我都实现了,而且还是像中了彩票一样从天而降,想到这里我有种不祥的预感。我核对了一下时间,发现许愿树枯死的日期跟唐嫣然离开我的时间相差无几,一种莫名的恐惧突然间涌上了心头:坏了,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难道说我遭“报应”的时候到了吗?

有些事情就是这样,你越想越觉得有道理。如果没有遇到唐嫣然,我就不会关心那架失踪的飞机,如果没有关心那架失踪的飞机,我就不会加入灵异事件调查组,如果没有加入灵异事件调查组,我就不会卷入到这么多秘密和阴谋当中……如果我不知道这些秘密和阴谋,我会在干什么呢?依然骑着电动车去健身房教搏击操,依然每天浑浑噩噩,但是安安稳稳的过日子。可是现在安稳平静的生活已经一去不复返了,我每天游走在科学的边缘,随时都有被那些无法理解的食物夺取性命的可能。我知道我们现在还在跟一个试图与全人类为敌,统治世界的邪恶组织抗争,如果他们发现了我是一个双面间谍,他们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杀了我灭口。原来我一直过着朝不保夕的日子,原来我梦寐以求的工作其实一块巨大的石头,它正在悄无声息中把我拖进恐怖的深渊当中……

何露看我盯着资料发愣,就问我怎么了,我对她摇了摇说没事,才知道自己想得太多了。几经生死之后,我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只不过突然间换个角度想想,原来在不知不觉当中,我的生活发生了这么巨大的变化。该来的终究会来,我知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的道理,索性也就不再纠结于自己到底算不算是因为那棵许愿树而遭受如此的煎熬。

等我们到了那棵许愿树下,我看到原本枝繁叶茂的大树已经倒下。据说有一棵树两年前就枯死了,现在这棵刚刚倒下一年左右的树在工作人员的竭力保护下也没有幸免于难,它不堪许愿者的重负,最后还是没有能够坚持下来。我知道人的愿望是无穷无尽的,如果真的把所有的愿望都寄托在一棵树上,那就是一根擎天巨柱也支撑不了。可是现在人们无法许愿了这是小事,曾经那些心想事成的人都走了霉运,这才是我们要解决的问题。树上的黄布条已经被我们的侦查人员拿去当证据了,我知道在我们调查之前有些人是专门负责甄别灵异事件的调查价值,他们的工作量非常惊人,你想想能在一根写着愿望的布条上发现灵异事件的难度就可想而知。我问陪同我们的工作人员关于这棵许愿树还有什么公众不知道的内情没有,工作人员说就是树倒塌的时候砸死了一个人,再就没有什么其他特别的事情了。

听到这里我让工作人员离开现场,接下来的事情交给我们处理就行。等陪同的工作人员走了之后我问高珊和何露有什么见解,她们两个人都默不作声,最后何露说:“这不太好查啊,一棵树倒了一年了,在这段时间里面有些许愿的人都满足了自己的愿望,可是他们又遭遇了不测。我们怎么证明这不是巧合呢?人生本来就是有起有落,现在如果我们连这棵树真的可以实现人的愿望都证明不了,又怎么能断定树枯死之后会给曾经许愿的人带来厄运呢?”

何露的话说的不无道理,我又看了看高珊。高珊根本不看我和何露,抱着肩膀说:“因为许愿的人很少留下个人信息,所以我们也不知道到哪里去找他们。可是即便是这样,负责收集灵异事件的同事还是找到了六个足以证明这棵树可以让某些人心想事成,并且在枯死之后让如愿以偿的人付出惨痛代价的事实。患有小儿麻痹症的人突然间完全康复,当时的主治医师都觉得这事医学上的一个奇迹!原本连普通大学都看不上的学生竟然可以考入名牌大学,这他要不是作弊就是神灵保佑!如果一个两个是巧合,那六个例子就绝对不是巧合那么简单了!我不信这个世界上会有这么巧的事情发生,这里面一定有问题!”

“那你觉得我们该怎么调查呢?”何露问。

高珊根本没有理会何露,而是看了我一眼说:“你觉得该怎么办?”

我没有告诉她们我曾经在这棵树下许过愿望,其实我比她们任何都更想知道真相,可是我现在也是觉得无从下手。这时候突然之间我听到了铃铛的声音,工作人员跑过对我们说:“自从这棵树倒了之后,每到初一十五我们都会请法师来给我们做法超度。据说这事儿要整整七年才行,各位领导不好意思啊,能不能请各位先离开一下?”

我听那个工作人员对我们这么讲心想这小子胆子够大的啊,当着面我们的面就敢宣传封建迷信?可是我知道我们虽然是以领导的身份下来调查的,但是我们并不是什么上级首长,再加上我觉得现场也没有什么好看的了,就示意高珊和何露跟我走。就在我和那个请来的法师走了个对脸的时候,我突然发现我认识那个法师!他……不是李莫言么?

李莫言看到我也很惊讶,我看有外人在就没有声张,对他微微点了点头然后匆匆忙忙的离开了。可是我并没有走远,在跟陪同的工作人员询问了几句之后,我让高珊和何露先回酒店休息,告诉她们我还有事要办。高珊跟我一向没大没小,她问我什么要干什么去,我俯身到她耳边说:“刚才进去的那个法师,他就是教付雅菲养小鬼的人!”

高珊一听我这么说当时表示她不走了,何露听她这么说也跟着起哄,问我她可以留下么?我知道现在赶走她们俩是不可能的事情了,不过索性也好,给这个莫言大师来个三堂会审,看看我们能不能从他口中问出点名堂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