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承若与忘却

玫瑰之城诞生于六十年前,它的创始人朱莉以自己最喜欢的花去命名这座城市。

朱莉长的很漂亮,可以说是当时大陆最漂亮的女性之一,她的漂亮让她有很多的拥护者。

而且她也是一个很聪明的女人,她明白自己没有任何管理城市的能力,所以她没有强迫自己亲手管理这座城市。

她让其他人帮忙自己打理这座城市,当然别人不可能会无偿的帮忙,所以她就把自己拥有的美丽作为交易,并把这种美丽化成实实在在的高屋建瓴。

玫瑰之城的繁荣美丽,是因为这座城市的主人聪慧而有自知之明,所以即便是朱莉死后,继任的城主也延续着她的治城方针。

前路之验,后世可借。

扬长避短,把自己的长处发挥出来,而短处则让其他人去帮忙弥补。

城市的发展是离不开玉玺,但是玉玺虽然能给人带来一座城市,但是如果这个城市的统治者不能好好经营这座城市的话,玉玺就会判定这座城市不合格,而收回这座城市。

这在后世被称作是大自然的褒奖与惩戒。

只要一座城市已经被玉玺判定为不合格,那么玉玺就会凭空的消失,而这个地方也会因为玉玺的消失,而重新变成森林或者其他未知的领地,重新供人探险。

开始人们并不知晓还有这种事情发生,他们一直以为只要获得了玉玺就算是永久的拥有了一座城市。

直到第一个城市拥有者秦王所在的秦王陵突然消失。

要知道秦王陵从出现到消失,总共才存在了20年。

这座城市在人们的诧异中诞生于世,又在人们的睡梦中消失,恰如来时惊雷突变,走时风轻云淡。

在开始的那段时间里所有的人都只是以为,秦王陵是被其他城市消灭掉了,直到后来又有一些城市如秦王陵一般一夜之间莫名的消失。

由此人们才开始醒悟,城市的消失不是被别人灭族,而是自然消失。

之后他们便来到一些城市去侦查,探寻,最后发现了消失的一切的源头来自于玉玺。

左右一夜消失的城市其最大的共同点,就是在找不到玉玺。

由此玉玺的重要性又上升了一步,没有人在认为玉玺只是用来建城,他们懂得,只有玉玺在,城市才会一直存在,由此他们开始去琢磨如何才能让玉玺不消失?

经过对一些各种各样类型城市的探查,人们发现,越是繁华,热闹,美好的城市,玉玺的亮度越高也越美,而那些破败的城市,玉玺的亮度低微,质地更如普通的岩石一般,然后等城市完全破败的时候,玉玺便彻底的消失。

他们借这个调查得出,玉玺其实记录着一个城市的发展程度,而且玉玺会依照自己本身的光亮度来判定一座城市是否能够继续存在,并依靠结论淘汰一些已经完全没落的城市。

当然他们也在疑惑,城市存在的数量有没有一个定数,超过这个定数,城市还能不能增加?只是这个问题,即便是到了现在也没有得出。

当然这一切与徐晋无关,与徐晋有关系的只是,他学习在玫瑰之城。

玫瑰之城当中有一座初级探险者的学校,而他与徐仙儿也是在这个学校相遇,并且相知,相爱。

“未来你会一直在我身边吗?”仙儿双手端着徐晋的脸,目不转睛的看着他。

“傻丫头。”徐晋打开徐仙儿端住他脸的手,而后轻轻的拍了一下仙儿的额头,“怎么可能会忘记你呢?”

徐晋端详着徐仙儿。

徐仙儿很瘦,但是抱着的时候却很有骨感。

而徐仙儿虽然名字里面有一个仙子,但是实际上她却不是很美的女孩。

只是这样一个不美的女孩却有一种独特的魅力,这种魅力,连徐晋也说不上来,但是就是很迷人。

她就是这样的女孩。看起来很平凡,但越是与她相处,就越是被她吸引。

徐仙儿有一张白皙的脸,她笑的时候露出两颗虎牙,在徐晋笑骂她傻丫头的时候,她会俏皮的向外吐出粉红的舌头,然后眼如弯月,浅浅的笑道,脸庞的两个小酒窝浅浅的,很可爱。

“怎么,我傻的话,你难道就不喜欢我了吗?”

徐晋轻轻的拂过仙儿有些散乱的头发,仙儿说她不喜欢让头发垂直的洒下来,她喜欢自己的头发自然微卷。

从前自然微卷的发型真不是徐晋喜欢的那个类型,后来看多了,才知道这是眼前这个女孩最美好的样子,“如果我说不会呢?”

“呸,讨打。”仙儿握紧小拳头,打向徐晋的胸口,但是两只如莲般的小手却被徐晋抓住。

只见徐晋痴痴的看着徐仙儿的样子,“仙儿,你真的好美,我能有你,真是上天对我的恩赐,今生你是我最好最好的礼物。”

徐仙儿听到徐晋的真情流露,心里甜滋滋的,脸上也有些娇羞,但是与徐晋的目光接触以后,却又把头瞥向别处,故作生气,嘟着嘴说道:“你刚才还对我说,我傻的话,你就不会喜欢我的!”

徐晋哈哈大笑,抱紧徐仙儿,“怎么可能?即便是抛弃这个世界,也不会抛弃仙儿你的,你是我全部,我的全部。”

“算你识相。”徐仙儿娇羞道,两只手环住徐晋的腰,把自己的头深埋在里面,“你要答应我,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要忘记我,你知道的,在你没有放弃我的时候,我绝不会离你而去的。”

“嗯,绝对不会。”徐晋感觉到徐仙儿的浓浓爱意,心中怜惜,双手环抱的更紧了。

“疼,呆子,别搂的这么紧,呼吸不上来了。”

听到徐仙儿的嗔怒,徐晋灿灿的松开了手,却依旧抱住,他喜欢两人拥抱的时候,心贴心,听着彼此的心跳声。

他们两人就这么的坐在湖边,靠在樱花树下,他们并不是特意的过来谈天说爱的,而是要看今晚滑落的百年难得一遇的流星雨。

这世界还有什么比两个人一起看流星雨来的更美好呢?

而且还是在这么美的地方。

这个地方被徐晋两人称为樱花湖,也没有其他人会把这里叫做其他的名字,因为发现这里的只有他们两个人。

他们时常会去想为什么这么美丽的地方没有一个人发现呢?不过也暗自庆幸,发现这里的只有他们两个人,可以让他们两个人没有一丝的顾虑谈情说爱。

湖水清澈,樱花随风而落,散落在湖面上,带起一丝涟漪,而徐晋和仙儿在这涟漪中看见了对方。

徐晋轻轻的拿走落在仙儿头发上的樱花瓣,而仙儿则透过涟漪把徐晋的样子铭刻在心中。

时间就在两人**十足的对望中度过。

直到晚上流星如约而至。

“快许愿,呆子。”徐仙儿看到天上流星不停的滑落,心中雀跃不已,却也没有忘了还要许愿。

良久,她睁开眼睛,正好看见徐晋盯着她看。

“呆子,许愿了吗?盯着我看做什么,我脸上又没有什么脏东西。”

“当然许了,看你是因为你漂亮,难道这个理由还不能让我看你吗?”徐晋笑笑的说道。

“哼,算你过关,告诉我你许了什么愿。”徐仙儿抓住徐晋的手,脸因为兴奋而变得通红,却更美了。

“不说,说了不就不灵了!”

“不嘛,我要听。”徐仙儿不依道,缠着徐晋说道。

“好了,好了,别闹了,我说还不行吗?真受不了你这个傻丫头。”徐晋让徐仙儿松开双手,他反而抓住仙儿的两肩,含情脉脉的看着她,“我要徐仙儿嫁给我徐晋,并由我徐晋照看她一辈子。”

徐晋最后的一句话大声说出来,他要告诉全世界,她想让徐仙儿做他的妻子。

徐仙儿听到徐晋的话,说不出一句话来,等了很久,才踮起脚,嘴轻轻的对上徐晋,“呆子,谁说要嫁给你了。”

天上的流星依旧,如烟花一般的美丽,似在祝福一对佳人。

“呆子,那你要一直记住这句话哦。”

这是徐仙儿说的最后一句话。

而这句话在徐晋的耳边却变得飘渺,这一刻故事的结尾仿佛变成了开头,然后开头变成了结尾。

如此,这个故事忽然变得虚无,整个故事飘渺到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

镜面破碎,人影成灰。

此刻徐晋与自然结合,他是自然,自然亦是他,他就如一颗顽石,没有思想,没有动作,没有任何东西。

但是即便是这样他还是能感觉到自己的眼泪在流,并有一段缤纷的画面在慢慢的褪去色彩,慢慢的变成白色,在变成透明状。

而当所有颜色变得透明的时候,他整个人从沉睡中醒了过来。

只是他醒来的时候却双眼流泪,他知道自己忘记了一些东西,却怎么也想不起来那是一段怎样的记忆,只知道自己的心很痛,很痛。

他跪在那里,任泪水如注,却不能回忆起任何东西,这种极端的情绪,让他双手不停的捶地,心中暗暗发誓,“你们七个人都要去死,都要去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