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现实与虚幻

地面上,紫光点点,如同柳絮一般的飘摇,不轻落地面,也不骄傲的飞往空中,叶面在夜里如墨一般漆黑,却如镜面一般,紫光照射在上面,竟然直接反射向另一个方向。

这层层叠叠的叶面,紫光在里面不断的折射,速度快若闪电,徐晋眼不能到,只能看到一丝丝紫光褪去的残影。

如有实质的紫光,留下烟一般的光影,散,散开,飘散着,如烟炊炊,却有砂砾的光点,忽明忽暗,乍闪乍灭。

此景美的虚幻,让人觉得自己存在在紫色的童话世界中。

“噗”紫烟把整个空间弥漫的欲盖弥彰,却有任由一道细小的紫色光芒划破这个空间。

它,如此清晰,如此细长,如线;它,如此清晰,如此锋利,混沌的空间因他而变得清晰。

仿佛迷烟密布的世界,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所洗刷,重新露出干净的世界,从无被污染过。

这一刻紫光如极地的极光,极美,美得绝伦。

这是一朵带刺的玫瑰,不仅带刺,还应该带毒,致人性命。

徐晋一阵恍惚,却在一瞬间寒毛直立,心神一个极冷,画面太美,美的尤为的慑人,这种慑人的威势让他极度的忧心,这一道光芒在一瞬间让他寒栗顿生,心跳不已。

天上的这道紫光还是一道,应该还没关系。

徐晋心想,他感觉自己的眼睛有些不适,闭上,在睁开。

却发现,外面太亮,紫色的光芒逼得他睁不开眼睛。

原本的一道紫色光芒,现在变成了万道紫光,芒尖道道锋利,寒意逼人。

就这威势就如同万箭齐发,芒尖闪耀寒气,冰冷而危险异常。

徐晋愣在那里,他不是没有想过逃跑,却身不由己,直到紫光出现的那时候开始,他的双脚现在像是灌了铅一般的沉重,根本迈不出一步。

天要亡我吗?徐晋心中如是想到。

直到现在,他开始后悔,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一次探险的旅程中危险竟然一个接着一个,络绎不绝。

这种错愕而突如其来的危险让人防不胜防。

可以说他才出了狼窝,又踩中这百年难得一遇的狗屎,直到现在进退不能。

天空之上“呜呜”声密集,是紫光从天而降的破空声。

但是谁能想到天上这么多密集而落的光芒发出的声音竟然不是那种刺耳的破空声,而是这种如夜晚猫啼一般的声音。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

徐晋不由的自我嘲讽道,此刻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他竟然还有工夫自我嘲讽。

但是他能想到一点的是,那就是当紫光来到他面前的时候,他竟然意外的平静了下来,虽然脚还是不能动,但是心神却已经平缓了很多。

天上“呜呜”的声音不绝于耳,他也亲眼看着这一道道紫光插进他的身子里面,但是这一切他却感觉到不到任何的疼痛。

此刻他如一个陌生人一般,看着这个被紫光刺穿的自己,他的思想正如他的灵魂一般的从他的身体分离出去。

紫光多而密集,一下子刺穿徐晋的身子,并且瞬间侵蚀掉他的身子。

地上的扎满紫光的人就是徐晋,而他的灵魂却不在他的身体里面,他的灵魂游离在外面,眼睛漠视地上的尸体。

地上刺猬一般的尸体,空中毫无表情的灵魂,这原本应该是一体的东西,现在化成两份,并组成这种略带妖异的画面。

是的,被扎的如刺猬般的身子,被鲜血笼罩的土地,原来这就是我死去时的样子。

这个样子也算丑陋的。他不由为自己这悲烈的死状感到一声叹息。

但是还没有等他叹息完,他突然感觉到一种莫名的吸力拉扯着他。

这种吸力强大无比,拖着他旋转,进入他的身子里面。

而在旋转的过程中,插在自己身体上的紫光渐渐的化成光粒,然后逐渐的消失。

徐晋无法对眼前任何支配他的东西产生一丝的反抗,而他的灵魂也陷入了沉寂当中。

过了良久,徐晋倏然挺起腰杆,眼睛猛的睁开,先是对周围的环境一愣,继而两手不住的摸自己的身子,确定没有一丝伤痕,又摸摸自己的脸。

没有伤口,他想到,似乎他还有一些不敢相信,又狠狠的捏了自己的脸一下。

“啊!”他捏自己的这一下有些过重,让他不由自主的叫了起来,但是他已经明白自己确实还活着。

“这是怎么回事。”他问向自己,但是他自己又怎么能给自己答案呢。

这个森林里面,怪异的事情太多,多到让他有些承受不。

就最近遇到的三件事,哪一件不是在生与死中徘徊。

如此高的频率,这在他两年半的探险里面,还是第一次。

他可以明确的确认,他所探险过的地方没有一个会想这个森林这么危险。

这里到处充满危险,完全都是无迹可寻的东西,完全不同都其他的地方,那里的线索都是有迹可循的。

经历过刚才奇异的一幕,此刻森林重新回归了死寂,仿佛那惊心动魄的一幕从来没有出现过。

但是徐晋的心中已经不会出现这里开始变得安全了的这种侥幸心理。

他已经怕了这个森林,所以他选择转换自己的重心。

他原本是想以杀焦阳七人为主要目标,不过现在他以出了森林为主要目标。

树木寂静,夜依旧凉意十足,这属于这个森林特有的夜晚景观,却已经让他适应了很多。

原来对于未知的东西,习惯了就能自己进行剖析,并且在不依靠他人帮助的情况下,独立完成;而对于人与人之间的相处,这在阳光下最完美无缺的情谊之下,却能在瞬间变得苍白。

即便是双方的关系已经熟得不能再熟了,但是交流却已经只剩下如履薄冰、步步为营。

是人心太叵测,还是对于情谊太过理所应当。

徐晋不知晓,他只是暗暗咽下一口水,脚虽然还是有些软,但是已经可以行动了。

等过了一会儿,他的双脚才变得利索起来。

脚一好,他便迫不及待的想要离开。

他需要快些离开这个森林,这里多呆一会儿,就多一份危险。

参天古树连绵不绝,皎洁的月光杯遮挡,幽暗的光芒照在身上有些阴凉。

徐晋心有余悸于森林的一切,也深深的感觉到自己实力上的不足。

“一定要快些离开这里,这里太过危险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徐晋脚越来越好,脚步也开始加快,但是即便这样,他依旧保持小心谨慎的态度。

森林里面诡异莫测,随时可能遇上出乎人意料之外的事情。

..............................“兄弟们,看来我们今天的运气还算不错。”焦阳满脸淫笑,他对于能在要放弃的时候能抓住一个女孩,感到很满意,甚至有些兴奋。

他在前天虽然错过了徐晋,但是上天很公平的在今天赔偿了他一个靓丽的美女。

而且看这个美女略显狼狈的样子,要么是被同伴抛弃,要么就是落单了。

不过无论哪一种,他都无所谓,他只要能对这个女人做他想要做的事情,其他的事情,他并不在乎。

“老大,你打算什么搞这个女的啊!”劳尔咽了下口水,他对眼前的这个女人可是垂涎三尺啊。

这白净的肤色如同如白玉一般的剔透,金色的秀发沾了叶沫泥点,散落在双肩,柳叶眉下碧绿的眼睛略显消沉,却不掩其眼角的那一丝娇媚,高挑的鼻子,红火的嘴,配上前凸后翘的身材。

更为重要的是,这个女人有着一对修长嫩白的长脚,此刻被她的双手环住,颤颤发抖。

“求求你们,放了我吧?”伊莎贝尔被这七人看的心中发毛,而她刚才说的这句话,已经是她被抓住开始第一百次说出这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