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风之谷(二)

听着从战场传来的一声如同野兽般的嘶吼,张弛三人都不禁回头往后望去。

“那是什么?真恐怖!”潇潇问道。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又来了什么敌人了!”张弛道。

“不然我回去看看吧,你们两个先往前去,小汤他们别出了什么意外!”玄真道。

“好,一会儿速度赶上,我们先走!”张弛同意了玄真的建议,带着潇潇两人继续前进,玄真却顺着来路又往回快速走去。

两人往前走了不到一会儿功夫,人影一动,玄真便是跟了上来。

“这么快,都解决了?”张弛疑惑地问道。

玄真笑了笑,道:“王爷,你见过邓宇摘掉眼罩的样子吗?”

张弛一愣,而后一笑,道:“走吧,看来没什么问题了。”

潇潇不明白他们的意思,便问道:“什么意思。”

“没时间给你解释了,回去再说!”张弛说罢,继续用烈焰刀探着道,尽量快速地往前走去。

终于,一个时辰之后,三人走出了树林,找到了他们曾经生活了很长时间的那一片村落,也就是风之谷黑雾的驻扎地。

三人对这里的一切都很是熟悉,一排排的房子,那个他们曾经住过的小院,训练的空地,还有那矗立在山顶的分坛大殿。

“走吧,时间不等人!”张弛一摆手,三人便往村子走去。

“我想你们还是留在这里吧!”一道冰冷的声音传来,三人一惊,都瞬间进入了迎战状态。

人影一飘,如同一片落叶般轻轻落在张弛三人面前,张弛三人定睛一看,原来是五煞之中的地煞。

“嘿嘿嘿,小家伙们,神煞竟然没有挡住你们,让你们逃了过来!”地煞看着张弛三人冷笑道。

“让我来吧。”潇潇走到张弛的身边低声道。

“感觉不到他的实力等级,估计你一人斗不过他。”张弛低声回应道。

“哈哈哈哈,小家伙们,你们还想要留下一人挡住我吗?没用的,前面还有我们五煞之中最厉害的天煞,你们派谁去挡,你吗?还是你?”地煞轻蔑地指了指玄真还有张弛,哈哈大笑。

潇潇也不做声,身子猛然一闪,手中红色战刀依然出鞘,一抹刀光已经斩向地煞的脖子。

“当!”的一声,战刀斩在了地煞的脖子上,却是发出了金属碰撞的声音,而地煞也只是歪了歪脖子,看样子似乎一点伤也没受。

潇潇眼中一片惊骇,如此锋利的守护灵战刀竟然斩不断区区一个活人的脖子。

“嘿嘿,小丫头,以为这不科学吗?不,这很科学!”地煞戏谑地道。

“雕虫小技,无非金钟罩而已!”玄真双掌一晃,欺身攻来。

地煞这次没有硬抗,而是一推潇潇,将潇潇送出几丈开外,回手又架住了玄真的双掌。

“八卦掌!掌力不错!”地煞接下一掌道。

“多谢夸奖!”玄真回了一句,左手掌“海底捞月”从下面拍向地煞的小腹。

“碰!”地煞不躲不闪,直接硬抗了玄真一掌。

玄真觉得手掌一股强大的反震力传来,就像是自己的力量又被反弹回来一样,身子不由得一歪,地煞的右臂却已经如同铁棍般挥了过来,而目标正是玄真的脑袋。

玄真抬左臂抵挡,两臂相撞,玄真高大的身躯竟然被横着打出去数米远,如果不是用胳膊挡了一下,恐怕脑袋就彻底碎了。

玄真甩了甩有些疼的胳膊,声音低沉地道:“王爷,这个地煞可以交给我,我一个人就可以对付他。”

“哈哈哈,大言不惭的小子,我倒要看看你怎么一个人对付我,张弛,你们可以过去了,还有那个小丫头。”地煞被玄真的话说的来了劲,竟然主动放张弛和潇潇过去。

“玄真,别意气用事。”张弛道。

玄真摆摆手,道:“王爷,相信我。”

张弛看了看玄真的眼神,那是一种非常有把握才会有的眼神,张弛也知道玄真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情,当即心一横,带着潇潇往村中走去。

地煞待等张弛和潇潇消失在视线之中后,回过头来看着玄真,道:“来吧,说大话的小子!”

玄真沉心静气,不紧不慢,亮出了自己门户中八卦掌的架势,等待地煞出手。

********

此刻,最外围的战斗还在继续着,杨柳和神煞两个人斗了个棋逢对手,将遇良才,都已经是全神贯注,谁也没有丝毫想要退让的举动。

而离他们不远的树林中,邓宇一个人静静地躺在地上,汤和就坐在他的旁边,在他们周围是数不清的黑衣人的尸体横七竖八倒在地上。邓宇的眼罩已经又戴上了,均匀的呼吸证明他还活着,而且活得还挺好。

汤和抬头看了看天,轻笑道:“你可真吓人,不到月圆之夜你就变成了一头怪兽,哈哈。”

邓宇无力地摆了摆手,嘴角虽然在笑但是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好好休息吧,我们两个能做的也就是这些了,那些有头有脸的人物我们也斗不过。”汤和说完,也在邓宇旁边一躺,看着头顶的苍穹自说自话起来。

最里面,张弛和潇潇脚步急促地赶往那山顶的分坛大殿,却没有注意到一个黑色的人影已经悄然跟上了他们,如同一个鬼魅,落地腾空没有一丝的声音发出。

突然,张弛手中火光大盛,紧跟着一道火球从手中发出,直接射向那如影随形的身影。

轻松地躲过,人影哈哈大笑,“果然还是被发现了。”

“天煞!”张弛虽然知道天煞终将回来,但是真看到了还是被天煞所散发的威压弄得不那么舒服。

潇潇也不多言,直接手中刀摆动,快速地连斩数刀,恨不得将天煞切为数段。

天煞身子飘飘忽忽,仿佛没有重量一般,竟然故意不躲得那么利索,只是在刀刃要沾到自己的时候恰到好处地躲过,还不时发出几声嘲弄的笑声,潇潇顿时怒意大盛,手中刀更加的快,却还是碰不到天煞分毫。

张弛一跃加入战团,手中烈焰刀配合这红色长刀上下翻飞,如同雪片一般往天煞身上落去。

天煞身体气劲猛然爆发,一股无形的冲击力把张弛和潇潇都推出去数米远,天煞一伸手,从自己的纳戒中取出了一把带有龙鳞纹饰的战刀来。

“让你们看看什么是真正的刀法!胡乱劈砍那是蠢货才会做的事情。”天煞阴冷地道,“这把龙纹战刀是我的守护灵器,已经多年不曾使用,今日我就松松筋骨,也让你们两个小鬼见识见识。”

话音未落,龙纹战刀已经带着风声看到了张弛的面前,张弛眼前一花,急忙用手中烈焰刀格挡,哪知道刀身举起却没有碰到天煞的龙纹战刀,因为那龙纹战刀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改变了方向,斩向张弛的腹部了。

一声清脆的碰撞之声,张弛心一动,却是看见潇潇已经挡下了这迅捷诡异的一招,但是潇潇被刀身的气劲冲击,手臂被震得直接在身周围画了一个圈,才狼狈停了下来。

“小姐,不要再违抗大人的命令了。”天煞有些不高兴地道。

“你没有资格命令我!”潇潇冷哼一声,身形一展,挺刀再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