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进入幽冥域

幽冥域,曾经让三大帝国谈虎色变的一个地方,全因为当年这里出了一个惊天旷世的老魔头,那就是魔天机。自从魔天机伏法之后,三大帝国联合封锁幽冥域唯一的出口,毒龙口。

幽冥域群山环绕,只有毒龙口一条进出的道路,三国联军便在此建立了军事基地,一面监视魔族的动向,一面预防魔族人出来为祸人间,一晃已经是六十年前的事情了。

张弛等人经过三天的长途跋涉,终于在第三天的下午到达了毒龙口翔龙帝国大营。

军营中的主帅名叫刘天雄,一脸络腮胡子,长得非常威风,为了镇守毒龙嘴一声没有娶妻生子,可谓鞠躬尽瘁,是翔龙国顶天立地的一名忠臣。当听说大名鼎鼎的忠义永安王来到了自己的营盘,刘天雄亲自出营相接,将张弛等人接进自己的大帐,坐在张弛的下首位,非常客气。

张弛等人纷纷落座,刘天雄问道:“王爷此来,可是要进幽冥域吗?”

张弛点头道:“正是,不知道刘将军可有办法?”

刘天雄道:“魔族有专门在外的信使,我们可以去找他们报信。”

张弛听后大喜,道:“很好,劳烦刘将军安排一下,事情紧急,越快越好!”

刘天雄站起身来,拱手道:“末将这就去办,请王爷在这里稍作休息,末将去去便回。”

说完,刘天雄大步出账,大概过了一个时辰,有报事的军卒来到大帐通报,说刘天雄请张弛等人到山口与魔族中人交涉。

张弛众人来到山口,发现对面一群身着黑色衣衫的人正在和刘天雄说话,等到了近前,刘天雄笑道:“王爷,这边是幽冥域中负责报事的信使魔寰。”

魔寰闻言上前单腿跪地施礼道:“小人魔寰,见过王爷。”

张弛摆摆手道:“不必客气了,刘将军,可曾把事情说清楚?”

刘天雄道:“王爷可再交代一番,一面末将有何纰漏。”

于是张弛又把事情交代了一遍,魔寰频频点头,然后施礼转身进入幽冥域中。又过了大概一个时辰,魔寰带着几个人才出来,一阵小跑来到张弛等人面前,客气地道:“王爷,我家首领请您随小的里面说话。”

张弛微微皱眉,心想着魔族首领魔人杰好生无礼,竟然就让这魔寰出来迎接,好大的架子。无奈事出紧急,又是来求人家,张弛压了压心中的火气,点了点头,带着众人随着魔寰就要进入幽冥域。刘天雄上前一步小声道:“王爷,魔人杰此人闻言阴险狡诈,反复无常,要不要末将带人与您一同前往?”

张弛摇摇头,小声道:“你在此等候便是,量他魔人杰也不能把我如何,一旦有什么不好的消息传出,你速速派人回去传信,让他们早作打算便是。”

刘天雄施礼称是,目送着张弛五人随着魔寰一干人等进入了毒龙口,前往魔族重地幽冥域。

.......

一进入幽冥域,张弛众人无来由感觉到一股阴森之气,原来毒龙口前面不远处便是一片茂密的原始森林,树木高大且十分密集,树枝在人头顶都交织在一起,天上的太阳虽然还挺大但是树林中却还要打着灯笼前进。更可恨的是魔寰这一群人使用的魔族灯笼颜色是苍白一片,中间一个小蜡头发着微弱的光芒,加上周围昏暗的气氛,当真如同走向地府一般。

“魔寰!”张弛在马上叫了一声魔寰,魔寰赶紧来到张弛的马头前,恭敬地一点头,道:“王爷,有何事吩咐?”

“此去幽冥城要多远的路程?”张弛问道。

魔寰一笑,道:“回王爷,此去幽冥城还有两个时辰的路程。”

张弛点点头,心想这幽冥域也算不小,怪不得当年能够那样的兴盛。

田佩儿来到张弛的身边,小声对张弛道:“师兄,这里真恐怖,会不会有怪物?”

张弛没等回答,魔寰却呵呵一笑,道:“这位姑娘放心,幽冥域中魔物虽多,可是却都乖的很,您不去招惹他们,他们一般不会主动攻击的。”

田佩儿一撇嘴道:“切,可怕吗?本姑娘什么没见过,小小魔物根本不在话下!”说着右手拿着马鞭还在空中虚抽了两下,脸上表情很是嚣张。

魔寰脸色有些细微变化,但最后还是挤出了一丝笑容,道:“姑娘厉害,区区魔物自当不在话下!”

张弛脸一沉,对田佩儿道:“不要胡闹,一会儿见了首领,你可不要乱说话。”

田佩儿一吐舌头,也不再说话了。玄真和杨柳在后面都抿嘴笑了笑,也没说什么。

猛然间,一个不知道是什么怪兽的东西从张弛他们的左侧猛然腾空而起,掠过人们的头顶,又瞬间消失在右侧的树林中。马匹被突如其来的情况下的前蹄腾空,嘴中嘶鸣不止,众人都赶紧拉紧手中的缰绳尽力控制受惊的马匹,田佩儿的马最是有力气,猛然一惊田佩儿抓缰不住,惊呼一声从马屁股后面就摔了下去,还没等田佩儿站起来,这匹惊马后蹄一翻,朝着田佩儿的脸就踢了过来。

田佩儿惊魂未定,哪能躲得过,眼看着钉着铁掌的马蹄子就要踢到田佩儿的脸上了,只见眼前红光一闪,健马的两条后腿被生生斩断,紧跟着田佩儿被人从地上拉了起来,田佩儿满脸都是冷汗,眼睛瞪的滚圆,嘴唇微微颤抖,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过了老半天才慢慢转头往一旁看去,救自己的人原来是风潇潇。

原来风潇潇就在田佩儿的后面骑着马走着,马一受惊田佩儿翻身落马,风潇潇看的最清楚,当即一个闪身下去抽刀斩马拉起田佩儿,这才化解了一场危机。

张弛等人也都松了口气,感觉全身出了一身的冷汗,张弛大声问道:“你们两个没事吧?”

风潇潇摇了摇头,将战刀收起,翻身又上马。田佩儿刚从惊吓中缓过来,一看原来是风潇潇救了自己,心中虽然感激嘴里却说不出来,回头看看风潇潇,风潇潇微微一笑,伸手道:“要不要和我坐一匹马?”

田佩儿心中的感激之情被风潇潇的嘲弄笑容一扫而空,当即一撇嘴道:“不要,我和师兄坐一匹去!”说完大步往张弛走去。张弛一听赶紧翻身下马,道:“你骑吧,我走着就可以了!”

风潇潇掩口一笑,田佩儿更挂不住了,道:“不行,咱俩一块儿骑。”然后小声对张弛道:“你就不能让我压她一回?”

张弛笑笑道:“你压的还不够吗?快上马,赶路要紧!”

田佩儿无奈只好不情愿地爬上马背,又看看还在地上因为疼痛而不住嘶鸣的那匹健马,骂道:“胆小的畜生,竟然敢踢本公主,活该!哼!”

张弛拍了马屁股一下,道:“快走吧!”马儿得到命令,打了个响鼻往前走去,后面潇潇三人也都下马跟着张弛往前走,田佩儿一见,自己公主的派头又得到了些许的小满足,当即脸上有了笑容,在马上趾高气昂,一行人又继续前进。

还没等众人走出多远,只听身后那受伤的健马一声嘶吼,众人回头看去,只见那健马不知被什么东西一下子拖进了树林,而后就只能听见那匹马的惨叫声,不一会儿便没了声音。众人面面相觑,不禁有些失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