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热身

当这个壮汉走出演武场大门的时候,看台上所有的观众都沸腾了,先是一阵欢呼尖叫声,而后在一群人的带领下,全场开始齐声喊起一个名字。

“魔钢,魔钢,魔钢....”声音整齐,声势震天。那名叫魔钢的壮汉也十分受用大家的拥戴,走到演武场的正中,双手猛然将战锤举国头顶,脸上摆出无比牛X的表情,环视看台众人。

观众们又是一阵欢呼,夹杂着魔族少女们的尖叫声。

魔人杰对张弛道:“忠义王,此人乃是我魔族中血宗分支的一人,一家兄弟五人,并称魔族五强,平时负责守护幽冥城的安全,专门与一些毒瘴林中的野兽战斗,这个是五兄弟中的老大,名家魔钢,王爷看他这个身材,也知道他是力量型的一个人吧。”

张弛点点头,道:“此人身高体壮,果然是难得的人才。”回头看向玄真和杨柳,道:“杨大哥,你先去吧。”杨柳得令站起身来,拱手道:“遵命!”

魔人杰上下打量一番这个一头卷发的青年,从外表丝毫看不出他有多么强大的实力,不过既然是忠义王的贴身侍卫,自然是不会太弱的。

杨柳被专人带下场,从魔钢对面的一扇门走了出来,当杨柳出现在众人视线当中时,一阵嘘声传来,表示大家看到杨柳这瘦弱高挑的身材,都表示很不屑。

杨柳无奈苦笑一声,挠了挠脑袋,对一旁的裁判道:“这里有什么规矩吗?比如不让插眼,不让踢要害之类的?”

裁判摇摇脑袋,道:“虽没有这些规矩,今日以武会友,并非以命相搏,点到为止即可,我已经嘱咐过魔钢,这位英雄也不要下手太狠才是。”

杨柳点点头,道:“知道了!”又对着魔钢招了招手,道:“大个子,来吧,咱俩玩几下。”

魔钢此人平时负责守卫幽冥城外围,主要敌人就是毒瘴林内的各种凶猛魔兽,长年累月性子变得十分粗野,嗜杀成性,今日裁判告诉他不能杀人他便很不高兴,心中早已经下定决心一定要杀了对手,到时候就说失手误杀,最多罚他几个月的军饷,也不在话下。

于是,裁判宣布比赛开始之后,魔钢两只牛眼便瞪圆了,一声牛吼,双手轮动战锤横扫而来。杨柳本就是水属性,身法也是柔美至极,魔钢战锤划过,杨柳轻轻一闪,就像是被锤子带动的风给吹走了一般竟然飘了起来。

魔钢一锤落空心中气恼,再次怒吼抡锤砸来,杨柳眼看锤子就要砸在自己胸膛之上,双手在锤头上轻轻一扶,身子再次荡开,双脚落地,已经飘出数丈有余。

魔钢大怒,喝道:“你这人怎么不还手,难道怕了俺不成?”

杨柳一笑,道:“裁判不说了,点到为止,何必那么认真呢,你砸我两下,就当是做做伸展运动,完事就得了!”

魔钢怒喝道:“贪生怕死之辈,要是不敢与老子动手,赶紧滚回去换你们那个狗屁王爷来,俺魔钢的锤下不死无胆之辈。”

杨柳有眼眉毛一挑,道:“大个子,说话可要小心点儿,祸从口出明白吗!”

“哈哈哈哈,我就骂你了,你能把老子如何,翔龙国的人都是脓包,连还手都不敢,还怕别人骂吗?哈哈哈哈!”魔钢仰天狂笑,气焰嚣张至极。

魔人杰坐在张弛身边微笑不语,本以为张弛一定气的火冒三丈,偷眼看去,没想到张弛一脸轻松,正微笑着看着场内的一切。

杨柳叹了口气,道:“果然是对牛弹琴,看来不给你店里还看看,你也不知道爷爷我的厉害!”

“好小子,你敢占我便宜,我砸死你!”魔钢手举战锤搂头盖顶砸来,用出了自己的绝技“碎头锤”。

一锤狠狠地砸在了地上,地上顿时被砸出了一个小坑,但是杨柳却早就不知道闪到哪里去了。魔钢一愣,还没等用眼睛寻找杨柳,就觉得眼前一个人影一闪,紧跟着就感觉一股大力从嘴巴传来,身子不由自主往后倒去。

“扑通!”一声,魔钢如小山般的庞大身躯整个后仰栽倒,战锤也把持不住撒手而出,魔钢倒地,嘴巴里鲜血狂奔而出,十几颗牙齿眼见得已经被打掉了。

再看杨柳,用手擦了擦自己的右手背,然后在鼻子前扇了扇由于魔钢倒地荡起的灰尘,对裁判道:“点到为止,算我赢了吧?”

裁判愣愣地看看已经有些半昏迷的魔钢,好半天才点点头,但是杨柳已经从出来的那扇门走了,不一会儿便回到了看台之上。

魔人杰都愣了,看到杨柳回来,还故作笑容,道:“这位朋友身手敏捷干净利落,本座佩服,佩服。”

杨柳笑着摆摆手,道:“小意思,裁判说了点到为止,所以放不开手脚。”

张弛脸一沉,道:“哼!别的不行就会吹牛,把人家打的口吐鲜血,还不道歉!”

杨柳笑着站起身来,对魔人杰道:“首领大人,小的失手,还请原谅!”魔人杰心中暗恨,但是表面上不能表现出来,只好笑着点头道:“没事的,打人无好手,杨侍卫能点到为止已经不容易了。”

正说着,演武场内一阵大乱,看台上被惊呆的观众又再次沸腾了起来,张弛甩脸一看,两个和魔钢一样壮的大汉从门内跑了出来,手中两把斩马大刀,正在场中怒骂杨柳,让杨柳下去和他们一较高下。

魔人杰假装生气地道:“不争气的东西,还好意思出来!”转头又对张弛笑道:“忠义王,这是魔钢的两个弟弟,魔勇和魔猛,都是些脑子不够用的东西,这蛮劲一上来,我也管不了了!”

张弛心中好笑,你一族首领要是管不了手下的人,首领就不要当好了,但是此刻大家都装着,也不能捅破,便道:“没关系,首领管不了的人我便替首领管一管好不好?”

魔人杰脸色微变,转瞬即逝,笑道:“有劳忠义王了。”

张弛转头对玄真说:“你去吧,好好替首领大人管教一下他们两个,要是他们不听话,就给他们点颜色看看。”

玄真没有杨柳那么多坏主意,听命之后施礼下场,面对两个如牛般健壮的大汉,玄真气定神闲,丝毫没有紧张的神情,微风吹过玄真的衣服,长袍下摆微微扬起,玄真顺手抓住,将之塞在腰带之中,然后微笑道:“二位请了!”

魔勇和魔猛打从一上来就一肚子的火,自己的哥哥被人家一招就打得口吐鲜血,牙齿还掉了十几颗,魔家五强何时受过这般的待遇,兄弟两人眼睛赤红,对着玄真吼道:“你是谁?刚才那个小卷毛呢?”

玄真一笑道:“他已经回去了,我来陪你们过过招,你们的首领说了,你们两个不听话,让王爷派我来替他老人家好好管教一下你们两个,要是不听话,就狠狠揍你们一顿。”

两兄弟本来就一肚子的火气,一听玄真的奚落话语,当即忍耐不住,哇哇怪叫,两人欺步上前,两把斩马刀高举过头,同时斩向玄真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