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七章-卸磨杀驴

发生的一切都是魔人英安排的,为的就是打魔人杰个措手不及,然后借此彻底消灭血宗势力,统一魔族。

张弛被魔人英用蛊毒威胁,自然不敢不从,魔人杰一直对自己如同上宾,虽然有些假仁假义,但是好歹也是好吃好喝,此时魔人杰质问自己,张弛脸上也有些不好意思,只好笑着指了指魔人英,道:“你大哥给我吃了点好吃的,我也没办法!”魔人杰又看向魔人英,道:“你还是那么卑鄙,只会搞一些下做的事情。”魔人英却哈哈一笑,道:“你骂吧,反正你就要死了,让你骂个痛快!”说罢对张弛一歪头,身子一动,当先窜向魔人杰,两把毒刀出窍,一刀护身,一刀猛斩而下。

魔人杰暴喝一声,全身上下血气暴涨,一股血腥之气冲天而起,毒刀正好斩到面前,魔人杰伸手便抓,另一手却已经抓向魔人英的胸前。魔人英护身刀急忙迎了上去,想要将魔人杰手掌斩落,却没想到刀刃碰到魔人杰的手掌如同斩在钢铁金石之上,丝毫没有划破血肉的感觉,相反双刀却全都被魔人杰抓住,顿时陷入不利之地。

“王爷救我!”魔人英惊呼一声,魔人杰右腿已经抬起,魔人英急忙将一口真气运在小腹丹田之处,魔人杰一脚正好蹬在他小腹之上,魔人杰双手撒开刀柄,身子如同断线风筝般向后飞去。

张弛心中根本不想介入这两个魔头的战斗当中,所以并没有主动出击,见魔人英被踹飞,身形失控,张弛伸手一推,用巧劲将魔人英接住,魔人英又连退了四五步这才稳住身形,只见自己的双刀被魔人杰夺去,魔人杰将双刀合在一起,双手用力,竟然将两把宝刀拧成了麻花。

将变形的万毒刀丢在一旁,魔人杰样貌狰狞地对两人道:“你们两个,今天谁也别想逃!”说罢全身起劲猛然爆发,一股小型爆炸一般的冲击力以魔人杰为中心猛然爆出,张弛和魔人杰被冲的有些睁不开眼睛,纷纷用手臂遮挡着脸。

魔人杰脚下没动,身子却如同瞬间移动一般瞬间出现在了两人面前,两人都是一惊,魔人杰却已经伸手抓来,情急之下张弛将魔人英往身前一拽,魔人英惊呼一声,两人被魔人杰一掌拍出老远,落地之后,魔人英翻身趴在地上,表情痛苦地用手指着张弛,嘴中含糊地道:“你,你。”张弛撇了魔人英一眼,道:“我们什么,老子被你害惨了,快给老子解药,要不然我....”还没等张弛说完,魔人杰却又鬼魅般出现在张弛身边,阴冷地道:“你不需要解药了。”伸手一抓,想要抓住张弛的脖子。

张弛一惊,猛然往旁边闪去,魔人杰抓空,脚下发力追击而去,张弛身前却蓝色身影一闪,两道水剑直刺魔人杰而来,魔人杰前冲之力甚猛,没料到突发事件,两道水剑眼看就要刺中双眼,魔人杰用力翻转身体,两道水剑在脸侧划过,虽然没有刺中双眼,却在脸上划出了两道浅浅的伤口。

魔人杰还未站稳,张弛却在空中转了个弯回来了,烈焰刀猛劈而下,对着魔人杰的天灵盖便是一刀,魔人杰来不及躲闪,双手交叉而上,烈焰刀站在手臂之上,魔人杰小臂上的护甲应声迸裂飞散。

魔人杰后退两步,孟瑶在地上一滚,两掌同时拍向魔人杰小腹,魔人杰双拳砸下,要和孟瑶硬碰硬,没想到孟瑶已经化作水灵,并无实质,一拳下来竟然打进了孟瑶的身体之中,而孟瑶两掌却未曾停歇,“啪啪”两声结实地打在了魔人杰的丹田之上。

魔人杰功力深厚,这两掌虽然不至于击破了丹田气海以至废了全身的武功,却也对魔人杰伤害不小,魔人杰闷哼一声后退几步,脸色难看,头上青筋暴起,怒道:“怪物!”

张弛飞身而来,手中刀在空中劈出数道风刃,正是百战刀法中的“风刃霸劈”,魔人杰丹田受伤,功力有所减弱,但是依然霸道,双掌连环翻飞,将数道风刃尽数击散,狂吼一声,一脚蹬开正要攻击自己的水灵孟瑶,手指一伸,一道血剑直射张弛,张弛猝不及防,抬烈焰刀想要抵挡,却没料到这血剑之上蕴含的强大力量,在半空中的身体顿时被打的翻滚后退,好在风灵及时控制住了失控的身体,张弛背后双翅一展,悬浮在半空中。

风火双灵从左右两边飞驰而来,准备夹攻魔人杰,张弛看准机会,飞身重来,手中烈焰刀直刺魔人杰心口。魔人杰大骂道:“他妈的,都是怪物,你们都是怪物!”飞身而起,双手一探抓住烈焰刀的刀身,双脚猛然踹向左右的二灵,二灵躲闪不及,中招飞退。

一旁苍老声音传来,一人飞身而来,大袖一挥,一道劲风吹来,张弛脸上的肉皮似乎都要被扯掉了一般,赶紧抬手抵挡,看清来人正是鸠长老,而鸠长老的身后跟着一个身材娇小的身影,正是鸩婆婆。原来两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和好了,面对两宗的厮杀,不知道该帮助哪一方,此时见张弛和魔人杰交手,鸠长老大喊一声,飞身前来相助。

张弛知道鸠长老厉害,此时还加上了一个鸩婆婆,更是不敢怠慢,手中烈焰刀上下翻飞,带着三灵展开了疯狂的攻击。

一轮交火下来,鸠长老的两个大袖子被烈焰刀斩落,露出了光秃秃的两条手臂,袖子中的无数毒物毒药散落一地,火灵抬手一挥,一股火焰将所有毒物吞噬殆尽,化作一片黑烟升腾而去。鸩婆婆被风灵连打两拳,受了内伤,嘴角挂着血痕,一手捂着胸前,表情难看至极。魔人杰虽然没有受伤,但是也没有占到什么便宜,被烈焰刀在胸前划了一刀,如不是又软甲护身,恐怕也早已丧命多时。

张弛倒背烈焰刀,三灵护在身边,对魔人杰道:“我说魔人杰,你是被逼无奈,你何必紧抓着我不放,你大哥的手段你不是不知道,我此刻身中剧毒,你再一味相逼,我就不客气了!”鸠长老道:“你身中何毒,老夫或可替你解毒。”张弛道:“化气灵虫。”鸠长老一皱眉,道:“魔人英这么恶毒,竟然给王爷用了这么歹毒的手段。”张弛冷笑一声,道:“你也没辙吧!”鸠长老无奈地摇摇头,张弛道:“那只好分个上下了,魔人杰,是英雄的咱俩单打独斗,我张弛就算死了也敬佩你是条好汉。”魔人杰怒道:“好,今日本座便陪你走两招!”说罢两人往一起一凑,一刀两爪会在一处。

张弛手下绝不留情,抬手便是一刀,魔人杰仗着自己有强横气劲护体,空手和张弛烈焰刀抗衡,刀来爪往,斗了个旗鼓相当。鸠长老和鸩婆婆站在旁边,看着两人缠斗紧张不已,有好几次都发出惊呼的声音。

三十招之后,张弛的烈焰刀招式越来越快,魔人杰双手也舞动如风,张弛心中焦急万分,如此耽搁下去药效就要失灵了,到时候自己难免落于被动,想到此处只要心中一横,一刀斩落卖出了一个破绽,魔人杰哪肯放过,一爪便抓在了张弛的胸口,不料张弛是假败偷袭,一刀挥来斩落了魔人杰一条手臂,魔人杰惨呼一声后退而去。

张弛也受伤不轻,嘴角挂血微微冷笑,道:“首领大人,我,我胜了!”

正在此时,一旁观战的孟瑶突然脸色一变,惊呼一声:“后面!”张弛受惊来不及转身便窜了出去,但是还是晚了一些,被后面人一刀斩在肩膀之上,如果不是梦瑶提醒,恐怕也要断送一条膀臂。

张弛忍痛转身看去,偷袭自己的竟然是魔人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