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五章-一台戏

田佩儿翻眼睛白了张弛一眼,指着青草道:“她是谁?”张弛一笑:“她叫青草。”田佩儿手指有些颤抖,对张弛道:“你这个没良心的,到处去沾花惹草,不是去魔族办事吗,怎么办回来个姑娘!”

风潇潇其实也对张弛这个做法有些不太愿意,此时听见田佩儿现行问出,心中也是解恨,掩口偷笑。青草初来乍到,根本没见过这种阵仗,只道张弛有个夫人叫做潇潇,对自己也算和善,却不知有这么个骄横无理的长公主,但是青草为人老实胆小,从来不随便插嘴,只是默默地看着。

张弛也是被田佩儿都得直笑,故意开玩笑道:“反正一个羊也是赶两个羊也是放,多一个少一个,也没什么关系。”

风潇潇在一旁干咳一声,也不看张弛,只是道:“弛哥这句有些过分了。”

田佩儿顺嘴道:“就是,把我们都当什么了,我们是羊吗?”又回头看看风潇潇,生气地道:“你别插嘴,哪有你说话的份,别以为你当先怀孕了就了不起了!”转过头又对张弛道:“师兄,我们三个到底谁做大,谁做小?”

张弛故作为难地看了看三个女子,对田佩儿道:“自然是我们的公主殿下做大了,你们两个,没有意见吧?”青草起身道:“全凭王爷做主。”风潇潇却没有回答,摆明了是不愿意。

“按年龄还是按顺序,好像都该是我做大才对!”风潇潇平静地道。田佩儿猛然回头,道:“顺序,你也知道排顺序吗,我认识师兄的时候你在哪里,你说啊!”

风潇潇不屑地把头往旁边一撇,小声道:“那有什么用,弛哥是和我先确立的关系!”说着指了指自己的肚子,道:“你有吗?”

田佩儿气得差点昏过去,道:“切,师兄不过是可怜你没爹没娘,收留了你而已,你别以为自己多么了不起,要不是你有意勾引....”

“佩儿,说过了啊!”张弛一听田佩儿开始信口胡说,赶紧打断了她。

“哼!你都嫁给别人了,弛哥要不去救你,这个家哪有你的位置啊!”风潇潇也毫不客气。

“潇潇,少说两句!”张弛又赶紧制止潇潇胡说,却没料到青草一听说田佩儿已经嫁过别人,瞪着眼睛严肃地道:“王爷,嫁过别人的女人我们不能要的。”

“你才嫁过别人呢,我杀了你!”田佩儿终于忍不住了,当即就像扑过去和青草拼命,青草吓得直往后缩,潇潇却站了起来,道:“你已经不是公主了,要跟着弛哥,就要有个做老婆的样子,再这么无理取闹,不要怪我手下无情。”

田佩儿挣脱张弛的手臂,不服气地道:“哼,你以为你是谁,敢来管我,手下无情也是我对你手下无情!”

“好啦,不要吵啦!”张弛脸上一片为难之色,心中却已经开心的要死了,此刻他感觉自己就像是后宫中嫔妃们争宠的中心,那个为国为民操劳不已,却还有能力每晚翻牌子的皇帝陛下。

“三弟!”外面有人大声喊道,张弛没敢松开田佩儿的手臂,就这么拖着她来到窗口,看见玄真正催马和马车保持同速,似乎又是禀报。

“什么事?”张弛问道。

“前面就是南明的皇城了。”玄真道。

张弛往前看看,问道:“直接到老元帅府上,让二哥先走一步前去禀报,我们随后就到。”玄真点点头,脚下用力,战马嘶鸣一声奔跑而去。

“哎呀,哎呀!你放开我!放开我!”田佩儿被张弛抓着,不住地扭动着身体,想要挣脱出自己的双手。张弛却丝毫没有放松的意思,对她道:“佩儿,你能不能不闹了,现在是什么时候,我们连个家都没有,你们却在这争大争小,成何体统!”

田佩儿嘟着嘴,不服气地道:“我就争大,谁争小了!”

“你还说!”张弛表情严肃地道。田佩儿这才不再之声,但是表情分明就还是不服气,撅着小嘴儿气呼呼地坐回到椅子上,眼睛时不时撇一撇对面的两女。

.......

车子一路畅通驶进南明都城,径直来到古林的府邸,古林早就派人在门口迎接,等待张弛他们到来。

古林自从带兵支援翔龙之后,深感自己年纪老了,所以回国之后便辞去了元帅之职回家养老,宇文翔现在暂代南明元帅位置,老元帅戎马一生,膝下无儿无女,宇文翔就是古林的孙子一般,后来认识了张弛,几次交往下来,心中也将张弛当做了自己的孙子,此次张弛派人来通知说自己前来投奔,古林心中欢喜非常,派人在城门口等待,见到张弛的车队便马上领到家里来。

无需通报,张弛带着人直接便进入了花厅书房之中,古林早就听到禀报,从书房中出来相迎,见到张弛等人进来哈哈大笑,上千迎接。

张弛紧走两步,跪地磕头,身后三女以及跟随而来的人也都跪伏于地,给古林行礼。

古林笑着搀起张弛,道:“好了好了,来了就好,进屋说话,进屋说话。”张弛回头道:“你们三个随我进来,其他人各自休息,不要随便乱走。”众人答应一声,随着府里的下人下去休息不提。

张弛带着三女进入古林的书房,下人送上茶点,古林看了看这三个如花似玉的女孩子,又看看张弛,满脸的笑意,道:“小子,艳福不浅啊!”

张弛有些不好意思,道:“唉!甩也甩不掉,没招!”古林脸色一板,骂道:“别他妈的得了便宜卖乖!”三女也都被老人家一句话都笑了,张弛满脸通红,尴尬自嘲地笑了两声。

古林道:“潇潇我认识,你们都叫什么名字啊?”说着指了指青草和田佩儿。田佩儿生怕落于人后,当先抢话道:“我是大夫人田佩儿,老人家忘记了吗,在昆阳城我们见过。”

古林仔细看了看,恍然大悟道:“啊,是长公主殿下,老朽眼拙,没看出来,赎罪赎罪。”然后又一皱眉头,道:“怎么?你们已经成亲了?你是大夫人,那你们谁是二夫人,谁是三夫人?”张弛赶紧接过来话头道:“老人家,别听她瞎说,我们还没有成亲,这三个人,一天到晚闹得紧,我也没有办法!”

古林哈哈大笑,道:“你小子好福气啊,女孩子为了你整天打破头,你自己找地方美去吧!”张弛连连称是,对着田佩儿使了个眼色,田佩儿洋洋得意地坐回到座位上。

青草站起身来飘飘万福,道:“老人家在上,小女青草,见过老人家,我不是什么夫人,我就是王爷身边的侍女。”

古林上下打量一番,道:“恩,好一个标致的女子,张弛,这又是哪国的公主让你给骗过来了?”

张弛嘿嘿一笑,道:“青草是魔族之人,我前些日子去魔族办事,遭人暗算险些命丧幽冥域,是青草舍命相救,我才有今天。”

古林点点头,道:“可钦可佩,是个贞洁女子,以后好好跟着张弛,这小子前途无量,知道吗?”青草点头称是,规规矩矩回归座位,和欢蹦乱跳的田佩儿形成强大反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