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九章-古人相见

“哈哈哈,张弛,总归你还是斗不过朕的。”田璘抓着孟瑶,对着张弛哈哈笑道。田璘刚才被孟瑶的长鞭抽瞎了一只眼睛,此时一只眼睛瞪着,另一只不断有血流出,在月光的照射下显得更加狰狞吓人。

“田璘,你别乱来。”张弛怕孟瑶受到伤害,紧张到了极点。

“哈哈哈哈,朕从不乱来,朕走的每一步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只是你们,这些无知的人,一直在搞乱朕的计划!”田璘突然间手上发力,孟瑶疼的一声呻吟,田璘继续道:“你也知道疼吗?你打瞎了朕的一只眼睛,你还好意思喊疼!”孟瑶虽然被擒,但是却丝毫没有惧色,道:“狗东西,你的眼睛本来就看不清楚是非,瞎不瞎又有什么区别。”田璘气的又是用力一扳梦瑶的手臂,孟瑶身子跟着往上一顶,却反而笑了起来。

田璘怒道:“你笑什么?你疯了吗?”孟瑶眼神恶狠狠地瞥向田璘,道:“我笑你到了现在还没看清楚是非,还在这里和我们纠缠不清,哈哈哈。”田璘喊道:“臭婆娘你少给我故弄玄虚,老子怎么辨不清是非了!你给我说,你给我说!”孟瑶笑道:“你说你堂堂一国的皇帝,怎么这么久了,都没有人来找你,只是在皇宫前面乱糟糟的一团啊!”

田璘脸色一变,沉吟了片刻,对着张弛道:“你,你去,去把朕的御林军叫来,让御林军把你们抓起来,快!”说着又佯装要掐断孟瑶的脖子。

张弛还没等说话,只听御花园的门被猛然踹开,一大队的御林军冲进了御花园,为首的正是明王和撒林。玄真正盘腿坐在门口运功疗伤,御林军突然冲进来让玄真有些措手不及,没动地方就让人家给包围了。

田璘一见明王和撒林,当即眼前一亮,喊道:“明王,撒祭祀,快来护驾,快来护驾!”但是掐住孟瑶的手却还是没有放开。

明王往田璘这边看了看,表情很是微妙,又看了看张弛,缓步走下台阶,走到玄真的身边,玄真心中虽然紧张,但是脸上却面沉似水,丝毫没有惧色。

“起来。”明王声音平静地道。玄真一愣,抬头看向身边的明王,似乎没有听明白明王的话。

“我叫你起来。”明王的语调稍微放大了一些,玄真确定自己听到的是起来,缓缓站起,双眼看向明王,随时准备和他交手。

明王看着一脸严肃的玄真,突然“噗嗤”一笑,道:“去和你的主子站到一起去。”玄真又是一愣,看了看张弛,又看看明王,这回没有等明王再说一遍,玄真便走向了张弛。

他走的很慢,随时提防周围御林军的偷袭,但是一直走到了张弛的身边,这些手拿长枪的御林军却没有一个动的,都只收一脸严阵以待的表情看着玄真,如果他有什么异动,这些人就会将玄真乱枪扎死。

张弛的表情很是疑惑,眼睛盯着明王,不知道他到底要干什么。

明王看了看张弛,道:“我们的探子已经送回来情报了,说你在风之谷自立为王,自称灵王,可有此事?”张弛眼中警惕之色不除,微微点了点头,明王继续道:“很好,当初我与你相识,便已经断定你绝非池中之物,今日你果然干出了一番事业,把一国的皇帝都逼到了这步田地,你看看,你看看那个人,你说他是皇帝谁相信?”说着明王指了指那边还在挟持着孟瑶的田璘道。

田璘听着明王的话有些不对劲,大声喝道:“明王,你在说什么,快把这些要谋害朕的刺客抓起来!”

明王突然仰天哈哈大笑起来,笑的十分癫狂,笑的浑身乱颤,身后的撒林虽然左脸被烧的乌黑,但是也跟着冷笑,张弛眯着眼看了看两人,心中似乎有了些道理。

“你笑什么,你也疯了吗,你们今天是不是都疯了!”田璘的声音有些歇斯底里,但是谁都能听出来,他有些害怕了。

明王慢慢止住了笑声,也理田璘,看了看张弛,道:“哼哼,哼哼!”似乎还有些控住不住想笑的冲动,明王干咳了两声,“咳咳!灵王,你是聪明人,我和你做一笔交易如何?”张弛笑道:“那要看是什么交易了。”明王道:“交易简单的很,你要你想要的我要我想要的。”张弛道:“明王此话怎讲?”明王笑道:“何必明知故问,灵王大人头脑一向灵活,难道还看不出什么端倪来吗?”

张弛微微一笑,道:“自然我是看得出来的,不过,这还不够,你还要....”

“啊!”张弛还没说完,只听见田璘一声惨叫,众人都被吓了一跳,急忙甩头看向田璘,发现孟瑶已经挣脱了田璘的束缚,田璘就像是被电击了一样,全身颤抖着跪到了地上,而田璘的身后赫然站着一人,一个女人,正是田佩儿。

田佩儿手中的短剑已经深深刺入了田璘的软肋,田璘惨叫一声倒地不起,田佩儿两只眼睛瞪得大大的,双手有些颤抖,喘着粗气一时间还缓不过来。

孟瑶翻身抱住田佩儿窜到了张弛的身边,回头再看田璘,竟然没有死,挣扎又站了起来,但是这一刺让他受伤不轻,田璘靠在身后的墙壁上,痛苦地喘着粗气。

“漂亮,漂亮!”明王一边喝彩一边鼓掌拍手,田佩儿躲在孟瑶的怀里,眼泪已经流了下来,孟瑶看着那边表情扭曲的田璘,心中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

明王鼓完了掌,继续对张弛道:“事情既然被灵王大人做到这个地步,在下也不废话了,这田璘交给你,但这皇宫,却是我的了。”张弛早就知道明王的心思,冷冷一笑,道:“不知道阁下是祥云的哪位高人,还望不吝赐教。”明王哈哈大笑,道:“你我早就相识,难道你忘了我吗?”张弛疑惑不已,摇头表示不明。

明王伸手在脸上一扯,人皮面具被扯了下去,张弛顿时全身一震,原来这个顶替自己称为翔龙帝国顶梁柱的人,竟然是自己当年在黑雾银牌争夺赛中所遇到的那个火流星。

张弛瞬间回归平静,冷笑道:“原来是你。”火流星也是一笑,道:“意外吗?当年阎王大人把我派到祥云国,没想到转眼黑雾便被你毁灭了,好在撒林老大人赏识我,把我收归己用,这一切,都要拜你灵王所赐啊。”张弛道:“好说好说,既然如此,今日便要算清总账了?”火流星摆手道:“非也非也,灵王大人多虑了,今日在下的任务指示夺去政权,其他的嘛。”火流星耸耸肩,指了指田璘,道:“这个就交给灵王大人处理了,我还有事,先行告辞了。”说完火流星挥手带着御林军撤出了院子,张弛一直等到确认火流星一伙远离了御花园,这才敢相信刚才发生的事情。

“弛哥,现在怎么办?”孟瑶问张弛。张弛盘算了一下,道:“带上田璘,我们赶紧撤!”

孟瑶答应一声,转身去抓田璘,但是等她转头去看向那个角落的时候,却发现田璘早已经不见了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