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二章-悲剧的玉铭

第一章崩溃的玉铭

此时的后宫早已经乱作了一团,玉铭手中提着佩刀站在儿子的房间门口,看着房间中空荡荡的婴儿摇床和散落满地的玩具,玉铭的眼神有些失神。

“把议会的所有人都杀了。”玉铭的声音虽然不高,但是却充满了一种愤恨的语气。

“陛下,这....”火流星面带难色地看着玉铭。

玉铭听见火流星的话后突然转身一把抓住了火流星的衣领,下巴微微扬起,瞪着两只有些充血的眼睛道:“别让我说两遍,我可能会把你的名字也加到议会名单里。”

火流星有些紧张,满脸惊恐地点了点头,玉铭一把将其推开,恨恨地道:“十分钟,十分钟内我要看到那帮老混蛋跪在院子里等死!”火流星狂点头,转身飞奔而去。

火流星走后,玉铭好像突然失去了力量一般突然身子一歪,右手急忙撑在身后的门框上,玉铭感觉脑袋一阵发晕,眼前的景物开始天旋地转起来,胸口发闷,眼前发黑,“哇”的一口鲜血喷出,玉铭双膝一软跪在了地上,嘴角挂着血色,表情痛苦万分。

“陛下。”随身的侍者看到玉铭这样吓坏了,赶紧上前想要扶起玉铭。玉铭突然大手一挥阻止了他,然后挣扎着慢慢站了起来,手还扶在门框上,肩头一起一伏。侍从吓得脸色苍白,却又不敢贸然上前。

抬手擦去了嘴角的鲜血,玉铭的眼神变得狰狞起来,看着屋中儿子的摇床,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话来。

“张弛,我要杀了你,我要把你们都杀光!”

.....

只用了八分钟,议会的十二位长老就被押到了院子中,在火流星的指示下十二人跪成了一排,为首的就是那个极力建议玉铭公开露面的那个银袍老者。

玉铭慢慢走过来,火流星一脸严肃站在人群旁边,身后是面无表情的近卫队士兵。玉铭在十二名长老的队伍前溜达了两圈,眼神一直注视着前方,似乎根本就没有看十二个人当中的任何一个。

“陛下,老臣....”银袍老者还不甘心自己得到如此结局,按耐不住想要开口辩解。

“你给我闭嘴!”玉铭大喝一声,手中佩刀一下指在了老者的鼻子前,老者吓得容颜更变,连一直无力抬起的眼皮都瞬间撩了起来,嘴中发出轻轻的一声惊呼,身子往后瘫坐而去。

“到了这个时候还好意思说,啊!还好意思说!”玉铭瞪着眼睛质问老者,看得出银袍老者十分害怕,宽大的袍子不住地颤抖着,从帽子中不断渗出汗水,下巴不断抖动,却再也说不出一句话了。

“陛下,玉老是三代老臣,不能轻易杀呀!”议会中有人出言相劝,希望能够阻止玉铭继续错下去。

“呵呵呵!呵呵,哈哈哈哈!”玉铭突然笑了起来,笑声由小变大,又轻声哼笑变成仰天大笑,笑声中充满了癫狂,充满了愤怒,充满了绝望。

“不用给他求情了,你们这些没用的老顽固!”玉铭突然止住笑声,用手中佩刀面前这些人一扫,“你们都要死,不管你是三代老臣还是什么皇亲国戚,今天统统都要死!”

“陛下,您.....”事到如今,竟然还有固执地想要劝说玉铭的人,那么等待他们的自然也就是玉铭手中的利刃。

“我说了都给我闭嘴!”玉铭终于愤怒了,被这群顽固데老家伙惹怒了,他奋力挥动着手中的佩刀一刀斩在了一个还没有说完话的议会成员脸上,锋利的刀刃将这人的半个脑袋削了下来,尸体一头在地,脑浆鲜血喷洒了一地。

有了前车之鉴,再没有人敢出声了。但是已经晚了,玉铭已经被他们惹怒了。

在他们生命的最后时刻,他们仿佛看到了传说中的魔鬼,喜欢杀人的修罗,那个因为愤怒而失去理智的君王,一次次恶狠狠地举起他手中的佩刀,斩在自己这些人的身上。

祥云国开国伊始,可能从来没有过皇帝亲手斩杀十几名大臣的先例,如果后世能够记载祥云国的历史,那么这一段无疑会被载入史册并且大说特说一番。

最后一刀砍翻了那个德高望重的三朝元老,玉铭以为会稍微缓解一点的心情却意外地更加沉重了。玉铭气的将佩刀狠狠丢到地上,对着火流星喊道:“去给我找张弛,就地正法!”

火流星遵令而行,刚要转身离去,又被玉铭叫住,“如果能抓活的,我封你护国亲王。”

火流星面现喜色,答应一声带人匆匆离开了。

.......

天黑了,今天的夜晚好像来的比以往早似的,玉铭觉得自己才在屋子里闭目养了会神,再睁开眼的时候房间里竟然已经是一片漆黑了。

“来人!”玉铭大声呼唤了一句,自从街道张弛的信后,玉铭对独自处于黑暗中特别的恐惧。

听到呼唤,一个侍者从门外走近来,躬身施礼,道:“陛下有何吩咐?”

“入夜了为什么不点灯?”玉铭质问道,语气中明显有些生气。

侍者感觉有些紧张,忙道:“陛下最近不允许有人擅自接近,我怕....”

“都是我的错是吧,都是我的错!”玉铭一股无名之火涌起,竟然大声咆哮起来。

“小人该死,小人知错了!”侍者急忙跪倒认罪,心中已经害怕到了极点。

“滚出去!”玉铭大吼道。

侍者连滚带爬跑出了房间,一直跑得远离了玉铭的房间,发现自己全身上下都已经被汗水浸透了。

“呼!”玉铭长出了一口气,心中简直烦透了。起身离开房间,发现走廊中一个人都没有,玉铭又是一阵气恼,大喊道:“守卫,守卫都到哪去了?”

可能是听到了玉铭的喊声,几个全身披挂的守卫从走廊尽头跑了过来,倒身下拜道:“陛下有何吩咐?”

“吩咐个屁!”玉铭一脚蹬在最靠近自己的士兵长的肩膀上,士兵长被蹬了一个趔趄往后倒去,又急忙恢复跪拜姿势认错。

“火流星呢?”玉铭压了压火气,问道。

“火大人下午出去捉拿奸细,到现在还没有回来!”士兵长回答道。

玉铭刚想要说话,只见走廊尽头一个人慌慌张张跑了过来,只见此人满脸是血,身上的细甲已经残破不堪,一脸惊慌地跑向玉铭,活像一个恶鬼。

“护驾,护驾!”玉铭大喊一声,这些近卫队士兵急忙从地上跳起来手握长矛对准了来人。

“陛,陛下,别动手!”来人微弱的声音喊了一句,然后就一个马失前蹄趴在了地上。

玉铭在护卫的保护下往前走了两步,示意士兵长过去询问,士兵长过去将来人拉起来,问道:“你是谁?”

这人喘了几口气,好像连眼睛都有些睁不开了,艰难地到:“我是,我是近卫军兵,跟随,跟随火流星捉拿奸细。”

玉铭一听急忙上前问道:“奸细抓到了没有?”

士兵摇摇头,继续道:“奸细,奸细人数众多,武功高强,火大人,火大人抵挡不住,已经落败逃走了。”

玉铭心中一寒,怪不得火流星一直到现在还没有露面,原来自己跑了,玉铭不用想也知道,他身边那些高手估计也都逃命去了。

玉铭感觉,自己好像要走到绝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