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风,你也来唱首歌啊!和开心在那里聊什么?这么开心啊!”花草对着做在角落里的欧阳风说道,一来这里,风就坐在那角落里,开心也就跟着过去,从来到现在他们两都一直在讲话,真不知道在讲些什么?怎么这么多话好聊?

开心听到花草这么说之后很高兴,因为从这话里透出她和风的感情有点不寻常,有点暧昧,虽然风说过喜欢自已,但却一直没有跟自已真正的表白,更没说过自已是他的女朋友。

欧阳风又不由自主的看了一眼夜一,很惊讶的又一次的碰到她的目光,欧阳风忍不住的想到难道她也在注意自已吗?

天啦!怎么又碰到了?听到花草的话之后,我忍不住的又往他们那里看,没想到小毒物也往自已这边看,我立马转过自已目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欧阳风走到点歌台,然后拿着话筒站在那里。

一缕轻柔的声音慢慢的传出来,带有一股淡淡的忧愁,像是在凄凉诉说着。

很动听,很委婉,很轻易的把刚刚热情的场面给淡化下来,大家好像都被他的歌声给带入进那个有点忧愁,有点伤感的世界。

星光点亮了

海水泛起皱褶

晚风咸咸的

吹散你我身旁余热

不够彼此信任

还是有了裂痕

为什么感觉有些陌生了

沿海岸奔跑

寻找属于我们的岛

有一些问号

也许对你并不重要

可很久没深聊

也很久没拥抱

翻开书本把答案寻找

星座书上说我们不合

金牛座的我配不上你的好

难过后想想也许只是碰巧

我们的故事写书人怎明了

星座书上说我们不合

最后我偷偷把那页撕掉

真的爱情没法预料

何必让你知道

就算你早知道

我震憾的看着小毒物,不是因为他唱的好,而是从这歌中我听到他的伤感,他的无奈,这不是他所拥有的,和他现在的处镜一点也扯不关系。

因为我知道一些歌,一些音乐,都会有它们所出现的特定场合,一个人在一个特定环镜里唱的歌可以透露出一个人的心情。

这首歌有着很好的旋律,谱写了一份很好的爱情。

但却透出一股忧愁,一股伤感,一份难以抹平伤痕。

我难以相信的看着前面这个沉没在这歌,这旋律的人,他真的不开心吗?

唱完之后欧阳风把刚刚闭着的眼睛睁开,转过身去瞥了一眼夜一,他读出夜一眼中的惊讶与不解,难道她听出自已歌声中的伤感,看到自已心中的伤痕吗?

“风,没想到你也能唱出这么动的歌来啊!”花草一脸佩服的模样看着正走下来的欧阳风,风刚刚唱的太好了,不知道他与师父合唱一首那场景是多么的完美啊!啊!花草摧一下自已的头,要完美也是自已与师父唱。

现在心里好乱,这种感觉好陌生让自已感到害怕,第一次有了让自已不知所措的事,我站起准备出去吹吹风让自已好好的冷静下来。

“一一,你做什么去?”田甜看着一一站起来却往门那过走去。

“上厕所。”头也不回的,回答一声就走出去了。

欧阳风静静地看着夜一离去背影,不知从什么时候自已已经习惯性的去观察她,注意她的一举一动。

我走到一个没人的地方,坐在河边的草地上,前面的小树很好的遮挡住自已,冷风一阵阵的吹过来,但却没有把自已混乱的头脑给冷静下来,我静静地坐着,独处在一个人的空间里,一直很喜欢一个人默默的待在一个空间里的这种感觉,感觉在这个大宇宙中自已只是存在的一颗微小的因子,可以随心所遇,无拘无束的飘浮在这个空间里。

“开心,找我来有什么事吗?”

一个声音打破了我片刻的宁静。开心?是他们两个,怎么办是出去,还是继续坐在这,自已可是从来没有偷听别人谈话的怪癖,我准备悄悄的退去。

“风,你说过你喜欢我吧!”

听到这话时,我不由的停了一下,那种让自已难受的感觉又来了,怎么自已想一个人待一会儿都不可以啊!我慢慢的退回到他们的另一边准备离去。

“是的。”欧阳风看着前面的河流平静的回答着。

我怔得一下停下来,那种感觉越来越难受了,好痛好痛,好像别人抢走自已心爱的东西一样,这次真的被自已给吓倒了,心爱的东西?怎么会想到这?但是自已现在真的真的好难受,连呼吸都觉得是那么的困难,眼泪随着那酸酸的感觉默默的流下来,那感觉真的好陌生,好莫名其妙,为什么会这样?又一个第一次觉得这么无助,害怕。

“那我可以做你的女朋友吗?”开心期望的看着风,今天自已一定要弄清楚,也一定要风成为自已的。

我知道自已如果再不离开这个地方,自已肯定会更难过,我轻轻快速的往另一边离开,就像幽灵一样悄悄的飘过来,再又悄悄的飘过去,走了之后就是从来没来过一样。

欧阳风看着河面没有回答开心的话,他知道开心很喜欢自已,如果是很久以前自已一定会毫不犹豫的答应,但现在自已没有答案,因为他知道在自已心里已经有另一个人搬进来了。

“风,不可以吗?你不是说过我是你要保护的女孩吗?你不是给过我承诺吗?”开心看着欧阳风没有说话,她更加确定了自已心中的那个想法,不行,到了这个地步自已不能退缩下去。

“开心,没错,小时候我是给过你承诺,但现在我很害怕,我怕自已不能再像以前那样履行下去,这个承诺我一直坚持了十年,以前它在我心中是最神圣的使命,可现在我也怀疑自已是否可以坚持下去。”欧阳风眼中露出悲伤的神情,在自已的脑中那个想要保护的小女孩慢慢的被另一个身影给找替了,那个一直被自已当做最神对的使命,现在自已给不起了。

“是因为夜一吗?是因为她吗?是她吧!一定是她。”开心大声的对欧阳风怒吼着,她凭什么,凭什么就这么轻易的获得哥哥他们的疼爱,现在连风的心也给夺去了,凭什么?

欧阳风惊诧的看着开心。

开心对欧阳风冷笑着,“我就知道,每当她的出现你的目光都会追随在她的身上,每时每刻的关注她,你会和她斗嘴,会和她动怒,会逗她,因为你在意她,你可以把真实的自已完全的展现在她面前,但你对我永远都是那么温柔,那么绅士,像一个神一样,没有皮气,没有情感,没有喜、怒、哀、乐,我妒忌她,为什么她可以得到你们所有人的拥护关爱,不过你不要忘了,她现在是我哥哥的女朋友了,你和她是不可能的,不可能的。”开心由刚刚平缓冷漠的口气慢慢的变为怒吼的高调,很狰狞,很刺耳。

欧阳风震惊的沉入在自已的思绪中,原来自已有这么在意她,如果不是开心自已跟本没有注意到这些,只是本能的跟随她的身影转动,会因为她的开心而开心,她低落而低落。

“风,你还像以前那样保护我好吗?不要离开我好吗?”开心哭泣的跑过去抱着风,她真的真的想和他在一起,不管用什么方法。

“就算以后我还是像神那样对待你,你也不介意吗?”欧阳风站在那里任开心抱着一动不动,无奈的说完,是的,开心说的对,就算自已再喜欢夜一,她现在已经是别人的女朋友了,自已和她是不可能的。

开心停顿了一下,“不介意,只要能和风在一起,什么都不介意。”是的,只要现在能阻止风要飘走的心,以后自已还有机会,会让风慢慢真正的喜欢上自已。

欧阳风眼神空洞的看着前面,自已是不是真的该接受前面这个人呢?那自已又真的能忘得了心中的那个人吗?突然发现自已好没用,就让这件事顺其自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