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情到浓时

第二天上午秦南来到了了校长室:“请学校处分我吧!”

“秦南同学,你这是为什么?”

“架是我打的,和李婉无关,她是受害者!”

“原来是这件事。”校长笑着说:“秦南同学,来,坐。”

秦南还是笔直的站在那里。

“这件事学校已经调查过了,正准备表彰你的不畏强势,见义勇为的行为呢。学校也没有对李婉同学做过任何处分,你放心回去上课吧。”

这便是李婉口中说的那件事,秦南早就不放在心上了。

“这事我也告诉了我爸妈,他们都很感激你。”李婉说:“我爸爸还说,等我毕业就送我到美国去留学,你也一起去。”

“别胡说!要去你一个人去,我才不会跟你去的!”

“这次放暑假我早已跟爸妈说过,要跟你回去。即使你不到安徽,我也一定会跟你到你的家乡。”

“原来你早有预谋,你这个坏蛋!”说着秦南下意识的举起拳头。

这时候开往顺河镇的班车到点了。。。。。。。。。。。

汽车到达顺河已经是下午的五点。秦南前去问路,一位老乡对他说:“你要到的地方离这里还有十里路,沿着这条路一直走到底就到了。”

剩下的道路没有车,只能用自己的两条腿去丈量了。盛夏的五点天仍然十分的炎热,太阳高高的挂在西面的半空中。走了一小半路程,李婉直喊脚痛:“秦南,你等等我,我实在走不动了,休息一会吧。”秦南回头看看她,只见平时又白又嫩一个小脸蛋,此刻已经彻底的改变了模样,简直就象一块紫色的猪肝,汗水、泪水在那上面横流。秦南忽然心生怜惜,自己只管想着心事,低着头赶路,几乎已经忘掉了身后还有一个娇弱的她。除了别的因素,仅身高一项他就比李婉高出了一个脑袋,可见这一路上,李婉跟得是何等辛苦!

“叫你不要来,就是不听话!”这是秦南第二次讲这样的话了,第一次说这句话是在双涧的小饭店里。

李婉满含委屈的看着秦南,小嘴撇得象一只瓜瓢,眼看就要哭出声来。正好不远处有一棵大树,秦南扶着李婉走到大树的浓荫之下:“歇会吧。”

李婉真的不能再走了,脱下鞋子后只见袜子上沾满了斑斑血迹。

“你看,叫你不要来,就是不听话!”这是秦南第三次说这句话,但这一次的语调,明显要比前面温和了许多。李婉眼泪汪汪的抬头看着他。

我抬头看着你的眼睛,心里在叫着“哥哥”,你哪知小妹此刻的心情?

除了痛苦更多的是欢乐!

我多想给你我的全部,并不期望你回报太多。。。。。

李婉真的不能再向前走了,连站起身来都很困难。

“来,我背你吧。”看到李婉颤巍巍,秦南说。

“不要,不要,我自己能走。”说着李婉咬着牙向前迈去,没几步便又趴下身了哎哟、哎哟的叫个不停。

\"还有好远的路呢,象你这样的走法,什么时候才能走到那里?来,别犟了。”说完秦南不由分说的把李婉放在了自己的背上。他的体重是李婉体重的足足两倍,背起她仍然能健步如飞。此刻秦南的心中牵挂的只是琪琪,恨不得马上就能飞到她的身边。三年不见了,不知道她现在究竟怎样了?表舅在电话里的声音不断的在他的耳边响起,真是近身情更怯,不敢见伊人啊!

李婉伏在秦南的背上,此刻她幸福得几乎要昏迷过去。

我享受着这一刻,我的心在沉沦,愿时间能就此打住,把这一刻化成永恒。

你的身体与我是如此的接近,你的心是否还距我遥远?

一条笔直的乡间大道直通远方,在道路的一边,种植着高粱和玉米,连绵不断的青纱帐无边无际;道路的另一边,则生长着一眼望不到边的红薯和落花生。大概有好长的时间没有下雨了,两边农作物的枝叶上都一片焦黄。西去的太阳已经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红色圆球,晚霞染红了半边的天空。秦南还在大步流星的走着。

你的臂膀是我依靠的大山,你的怀抱是我停泊的港湾。

但愿我的梦永远不要醒来;但愿前面的路无限延展,亲爱的哥呀,请你载着我奔向那遥远的天边。。。。。。

可是再远的路终有尽头,当太阳落下地平线时,一座村落展现在他们的面前。这时候的秦南也精疲力尽了,他轻轻的放下了李婉。李婉从口袋里掏出了手绢,她小心翼翼的擦拭着秦南满脸的汗水,一滴滴晶莹的泪珠,洒落在脚下的黄土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