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章三十九章速战速决

一转眼又过去了两个月,琪琪已感到了有明显的胎动,肚子也渐渐的隆了起来。随着时间的推移,琪琪的心也在倍受着折磨。王卓的话她不是没有考虑,但她实在是恐惧婚姻了。每当想起这两个字的时候,琪琪浑身都在颤抖,那一幕幕不堪回首的往事,象影片一样在眼前展示,象梦魇般的缠绕着她。那个禽兽不如的前夫赵虎,不但整日整夜的践踏着她的身体,而且还践踏着她的灵魂。最后甚至隔三岔五的带回来一个酒朋、赌友,轮番的侵犯着自己的灵肉,让自己变成了一具真正意义上的行尸走肉。王卓现在虽然看似对自己很好,但男人的承诺一般都不可信的!恶魔赵虎以前也曾经说过同样的话。她不敢再相信男人了!如果这世界上还有一个男人值得她她相信,那就是秦南!一天打烊后,王卓又找到了琪琪:“琪琪,我都想好了,还是让我来做这个孩子的父亲吧!”看到琪琪站起身来又想拒绝,王卓接着说:“我们只做个挂名的夫妻,我保证永远不会侵犯你;小豌豆以后还是叫我舅舅,新生的孩子随你姓;结婚后你随时随地都可以提出离婚。这三点我都已经用文字的形式写了下来,如有违反,便立即终止我们之间的关系!”说着王卓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保证书递了过去:“事情不能再拖下去了!为了你自己,更为了孩子你就同意吧!”

听到这里,琪琪都泪流满面了,她看到了王卓草拟好的离婚申请。

“马姐,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弟弟要结婚了。”

第二天一早,王卓的姐姐王婷神秘兮兮的对马姐说。

“你弟弟和谁结婚啊?”

“和李董事长呀,我刚在里面偷听了他们的讲话。”

“真的吗?这太好了!我早就看出了他们是天生的一对。”

“马姐,这话我可只对你一人说,你千万不要告诉别人啊。”

“你放心,我不会说的。”

“你不会说,我会说的,董事长要和总经理结婚啰——”

谁知螳螂扑蝉黄雀在后,服务员小红早就潜伏在她们的身后,偷听了她们的讲话。小红素有包打听和快嘴婆之美称,她听来的话立即便会用“三极管”放大,再通过“扬声器”播放出去。这样的人才没有去做新闻记者或播音员实在太可惜了!

经过小红这一广播,大堂里工作中人员立即沸腾了起来。看来他们也早就盼望着这个美好的时刻。

听到吵闹声琪琪和王卓以为出来事,赶忙从里面一起走了出来。

“祝贺董事长、总经理喜结良缘,快给我们喜吃吧!”快嘴婆赶上前伸出了小手。

“小红,别闹,没大没小的!”马姐上前拦住了她。马姐是这里的领班和管事。

“马姐,你别管!这是喜事,不分大小的。”

“真是没规矩!董事长,总经理,对不起,我没有管好他们。”马姐无可奈何。

在这里是真的没有规矩,老板和伙计相处得亲如姐妹和兄弟。

“你们这是听谁说的?”王卓笑着问。

“你姐姐王婷!”小红指着躲在马姐身后的王婷。

“快做事去吧,会给你们糖吃的,还有喜酒喝。”王卓满脸的笑容,算是承认了。

琪琪红着脸,站在旁边一言不发。

“看!董事长脸都红了,这件事绝对是真的!”小红还在不依不饶的胡闹。马姐把她拖了回去:“干活去!”

“这么大的喜事,还不准人家闹一会?真小气!”小红撅着小嘴都囔着说。大堂上顿时便爆发出一阵欢笑声,连琪琪也在抿着嘴忍俊不禁。

当然,最高兴的人还要算是琪琪的父亲。当女儿晚上回去向他说这件事的时候,他老人家笑得嘴巴大,眼睛小,一个劲的点头说:“好!好!好!”长期以来,压在他心中的这块大石头,终于被搬开了,他感到无比的轻松。他立即跑到房间里拿出了一瓶五粮液:“这还是小王去年送给我的,我一直舍不得喝,今天要好好的庆祝一下了。”他打开了酒瓶:“小王这孩子就是好,爸我喜欢。”他为自己倒了一杯酒咪了一口。

“这酒真香啊!就是南南这孩子不在,不然一定要他陪我喝几杯!”

“爸——”一听到老父亲说到秦南,琪琪的心忽然沉了下去。

“小琪,你怎么不高兴了?”

“爸,我没有——”说着眼眶里落下泪来。

琪琪的爸爸知道女儿的心思,从小到大这两个孩子就形影不离,互相关心,互相照顾,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感情实在要比亲兄妹还要亲切。可南南已经有了李婉了呀,唉——想到这里琪爸把杯中的酒一口喝光,又倒了一杯。

秦南是最后知道这消息的,最近他一直呆在医院里,呆在李婉的病床边。

“南哥哥,我要结婚了。”那天晚上,琪琪到医院里对秦南说。自从李婉出事以后,琪琪每天都要抽出时间去看望她。

“什么?你要结婚了?你要跟谁结婚?”秦南听到这消息仍然感到很吃惊、很意外。

“和王卓。”琪琪低声的说。

“好,很好!”秦南吁了一口气:“王卓是一个很好的人,是一个值得依赖的男人,你能嫁给他我很高兴!琪妹妹,我祝贺你们!”秦南真心真意的说。

“南哥哥——”琪琪扑到秦南的怀中,放声的痛哭了起来。秦南以为,这是琪琪苦尽甘来幸福的哭声,他哪里知道,琪琪的哭声完全都是因自己而发?为了心爱的男人,为了这个男人的孩子,她选择了结婚,而现在,自己就在这个男人的怀中,这怎么能不让她泪如泉涌?

“琪妹妹,这是高兴的事情呀,傻!不要哭了。”秦南从药物箱上抽出了一张纸巾,为琪琪擦去眼泪,谁知这泪水,却越擦越多。

“琪妹妹,乖,不要哭了。”秦南轻轻的拍着琪琪的肩膀,象父亲一样的慈爱的说。事实上,这么多年来秦南在琪琪的心里不但是兄长,更象父亲。他给予她的关爱,绝不比一个真正的父亲少,更重要的,他还给予了她寂寞的心灵,无比的慰藉和憧憬。然而此刻的秦南对琪琪已经没有了丝毫的男女之情,让一颗曾经驿动过的心重新回归到了兄长和父亲的岗位。

“婉妹妹现在怎么样了?”琪琪终于停住了哭泣。

“还是老样子,没有丝毫的知觉。”秦南摇摇头:“不过医生说过不要失去信心,有的病人过了几年还能醒来。”

“婉妹妹——”琪琪握住李婉的一只手轻轻的呼唤,眼中的泪水又重新流了出来。

李婉仍然睁着眼睛在静静的听着,在静静的看着,她是否明白身边发生的事情?

送走琪琪后秦南又坐到了李婉的身边,握着她的手。

“婉儿,你知道吗?琪琪刚才来看你了。”秦南看着李婉安静的面庞轻轻的说:“琪琪就要和王卓结婚了,你不去祝福他们吗?你不是也很希望他们能早日披上婚纱,走上红地毯吗?这一天马上就要到来了,亲爱的,你快点醒来吧——”说着说着秦南哽咽了起来。

琪琪和王卓的婚礼就定在元旦,因为孩子已经在母腹中躁动,实在时不我待只能速战速决了。在外人的眼里这样的高速度也并不奇怪:一个是董事长,一个是总经理,同处一室不定早就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了,结婚这不过是一种走过场的仪式罢了。事实上这也为孩子以后不足月出生做好了铺垫。

琪琪结婚的那天很热闹,尽管她一再反对,但王卓还是坚持给了她一个隆重的婚礼。披上婚纱走在红地毯上的琪琪脸上挂满了幸福,只是当她看到身边的秦南时心底还有痛,还有酸楚。王卓从岳父的手中接过了新娘,当着到场的全体嘉宾深情的吻了她。秦南为他们做了证婚人。

婚礼现场有两个人最兴奋,一个是小豌豆。小豌豆今天也穿起了新衣服,打扮得花枝招展,象一个小新娘。她托着妈妈长长的婚纱走在后面,一边跳着还一边唱着。她悄悄的咬着秦南的耳朵:“舅舅,我也有爸爸了。小朋友们都有爸爸,我没有,以后我也有爸爸了。”

另一个兴奋的自然是快嘴婆小红了,婚礼从开始到结束她的嘴就没有停过。正好新娘向后抛出的鲜花又砸在了她的头上,大家纷纷起哄:“下次就该轮到小红了!新郎官是谁呀?”

“肯定是小张了,上次我还看到他们躲在墙角抱着亲嘴呢。”

“哈哈哈哈——”

小红抢过婚庆司仪手中的话筒:“下面请允许我向美丽的新娘和英俊的新郎献首歌。”还没有等到真正的允许她便大声唱起了:甜蜜蜜,你笑得甜蜜蜜,好像花儿开在春风里,开在春风里。在哪里?在哪里见过你?你的笑容这样熟悉,我一时想不起,啊——在梦里,梦里、梦里见过你......唱得跑腔跑调,最后终于变成了喊。把婚礼的气氛引向了**。

“好好工作,到明年我也给你们办一个隆重的婚礼。”

“谢谢董事长,谢谢琪琪姐——”

闹完洞房后宾客们纷纷的离开了,闹着要和妈妈睡的小豌豆也被外公强行带走。新房里只留下了两位新人。

“你去睡吧,闹了一整天你也该累了,好好睡一觉。”说完后王卓走进了另一个房间。

“谢谢你,你也早点睡吧。”

其实在这个夜晚他俩谁都没有能睡着。

一转眼又过去了两个月,琪琪已感到了有明显的胎动,肚子也渐渐的隆了起来。随着时间的推移,琪琪的心也在倍受着折磨。王卓的话她不是没有考虑,但她实在是恐惧婚姻了。每当想起这两个字的时候,琪琪浑身都在颤抖,那一幕幕不堪回首的往事,象影片一样在眼前展示,象梦魇般的缠绕着她。那个禽兽不如的前夫赵虎,不但整日整夜的践踏着她的身体,而且还践踏着她的灵魂。最后甚至隔三岔五的带回来一个酒朋、赌友,轮番的侵犯着自己的灵肉,让自己变成了一具真正意义上的行尸走肉。王卓现在虽然看似对自己很好,但男人的承诺一般都不可信的!恶魔赵虎以前也曾经说过同样的话。她不敢再相信男人了!如果这世界上还有一个男人值得她她相信,那就是秦南!一天打烊后,王卓又找到了琪琪:“琪琪,我都想好了,还是让我来做这个孩子的父亲吧!”看到琪琪站起身来又想拒绝,王卓接着说:“我们只做个挂名的夫妻,我保证永远不会侵犯你;小豌豆以后还是叫我舅舅,新生的孩子随你姓;结婚后你随时随地都可以提出离婚。这三点我都已经用文字的形式写了下来,如有违反,便立即终止我们之间的关系!”说着王卓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保证书递了过去:“事情不能再拖下去了!为了你自己,更为了孩子你就同意吧!”

听到这里,琪琪都泪流满面了,她看到了王卓草拟好的离婚申请。

“马姐,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弟弟要结婚了。”

第二天一早,王卓的姐姐王婷神秘兮兮的对马姐说。

“你弟弟和谁结婚啊?”

“和李董事长呀,我刚在里面偷听了他们的讲话。”

“真的吗?这太好了!我早就看出了他们是天生的一对。”

“马姐,这话我可只对你一人说,你千万不要告诉别人啊。”

“你放心,我不会说的。”

“你不会说,我会说的,董事长要和总经理结婚啰——”

谁知螳螂扑蝉黄雀在后,服务员小红早就潜伏在她们的身后,偷听了她们的讲话。小红素有包打听和快嘴婆之美称,她听来的话立即便会用“三极管”放大,再通过“扬声器”播放出去。这样的人才没有去做新闻记者或播音员实在太可惜了!

经过小红这一广播,大堂里工作中人员立即沸腾了起来。看来他们也早就盼望着这个美好的时刻。

听到吵闹声琪琪和王卓以为出来事,赶忙从里面一起走了出来。

“祝贺董事长、总经理喜结良缘,快给我们喜吃吧!”快嘴婆赶上前伸出了小手。

“小红,别闹,没大没小的!”马姐上前拦住了她。马姐是这里的领班和管事。

“马姐,你别管!这是喜事,不分大小的。”

“真是没规矩!董事长,总经理,对不起,我没有管好他们。”马姐无可奈何。

在这里是真的没有规矩,老板和伙计相处得亲如姐妹和兄弟。

“你们这是听谁说的?”王卓笑着问。

“你姐姐王婷!”小红指着躲在马姐身后的王婷。

“快做事去吧,会给你们糖吃的,还有喜酒喝。”王卓满脸的笑容,算是承认了。

琪琪红着脸,站在旁边一言不发。

“看!董事长脸都红了,这件事绝对是真的!”小红还在不依不饶的胡闹。马姐把她拖了回去:“干活去!”

“这么大的喜事,还不准人家闹一会?真小气!”小红撅着小嘴都囔着说。大堂上顿时便爆发出一阵欢笑声,连琪琪也在抿着嘴忍俊不禁。

当然,最高兴的人还要算是琪琪的父亲。当女儿晚上回去向他说这件事的时候,他老人家笑得嘴巴大,眼睛小,一个劲的点头说:“好!好!好!”长期以来,压在他心中的这块大石头,终于被搬开了,他感到无比的轻松。他立即跑到房间里拿出了一瓶五粮液:“这还是小王去年送给我的,我一直舍不得喝,今天要好好的庆祝一下了。”他打开了酒瓶:“小王这孩子就是好,爸我喜欢。”他为自己倒了一杯酒咪了一口。

“这酒真香啊!就是南南这孩子不在,不然一定要他陪我喝几杯!”

“爸——”一听到老父亲说到秦南,琪琪的心忽然沉了下去。

“小琪,你怎么不高兴了?”

“爸,我没有——”说着眼眶里落下泪来。

琪琪的爸爸知道女儿的心思,从小到大这两个孩子就形影不离,互相关心,互相照顾,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感情实在要比亲兄妹还要亲切。可南南已经有了李婉了呀,唉——想到这里琪爸把杯中的酒一口喝光,又倒了一杯。

秦南是最后知道这消息的,最近他一直呆在医院里,呆在李婉的病床边。

“南哥哥,我要结婚了。”那天晚上,琪琪到医院里对秦南说。自从李婉出事以后,琪琪每天都要抽出时间去看望她。

“什么?你要结婚了?你要跟谁结婚?”秦南听到这消息仍然感到很吃惊、很意外。

“和王卓。”琪琪低声的说。

“好,很好!”秦南吁了一口气:“王卓是一个很好的人,是一个值得依赖的男人,你能嫁给他我很高兴!琪妹妹,我祝贺你们!”秦南真心真意的说。

“南哥哥——”琪琪扑到秦南的怀中,放声的痛哭了起来。秦南以为,这是琪琪苦尽甘来幸福的哭声,他哪里知道,琪琪的哭声完全都是因自己而发?为了心爱的男人,为了这个男人的孩子,她选择了结婚,而现在,自己就在这个男人的怀中,这怎么能不让她泪如泉涌?

“琪妹妹,这是高兴的事情呀,傻!不要哭了。”秦南从药物箱上抽出了一张纸巾,为琪琪擦去眼泪,谁知这泪水,却越擦越多。

“琪妹妹,乖,不要哭了。”秦南轻轻的拍着琪琪的肩膀,象父亲一样的慈爱的说。事实上,这么多年来秦南在琪琪的心里不但是兄长,更象父亲。他给予她的关爱,绝不比一个真正的父亲少,更重要的,他还给予了她寂寞的心灵,无比的慰藉和憧憬。然而此刻的秦南对琪琪已经没有了丝毫的男女之情,让一颗曾经驿动过的心重新回归到了兄长和父亲的岗位。

“婉妹妹现在怎么样了?”琪琪终于停住了哭泣。

“还是老样子,没有丝毫的知觉。”秦南摇摇头:“不过医生说过不要失去信心,有的病人过了几年还能醒来。”

“婉妹妹——”琪琪握住李婉的一只手轻轻的呼唤,眼中的泪水又重新流了出来。

李婉仍然睁着眼睛在静静的听着,在静静的看着,她是否明白身边发生的事情?

送走琪琪后秦南又坐到了李婉的身边,握着她的手。

“婉儿,你知道吗?琪琪刚才来看你了。”秦南看着李婉安静的面庞轻轻的说:“琪琪就要和王卓结婚了,你不去祝福他们吗?你不是也很希望他们能早日披上婚纱,走上红地毯吗?这一天马上就要到来了,亲爱的,你快点醒来吧——”说着说着秦南哽咽了起来。

琪琪和王卓的婚礼就定在元旦,因为孩子已经在母腹中躁动,实在时不我待只能速战速决了。在外人的眼里这样的高速度也并不奇怪:一个是董事长,一个是总经理,同处一室不定早就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了,结婚这不过是一种走过场的仪式罢了。事实上这也为孩子以后不足月出生做好了铺垫。

琪琪结婚的那天很热闹,尽管她一再反对,但王卓还是坚持给了她一个隆重的婚礼。披上婚纱走在红地毯上的琪琪脸上挂满了幸福,只是当她看到身边的秦南时心底还有痛,还有酸楚。王卓从岳父的手中接过了新娘,当着到场的全体嘉宾深情的吻了她。秦南为他们做了证婚人。

婚礼现场有两个人最兴奋,一个是小豌豆。小豌豆今天也穿起了新衣服,打扮得花枝招展,象一个小新娘。她托着妈妈长长的婚纱走在后面,一边跳着还一边唱着。她悄悄的咬着秦南的耳朵:“舅舅,我也有爸爸了。小朋友们都有爸爸,我没有,以后我也有爸爸了。”

另一个兴奋的自然是快嘴婆小红了,婚礼从开始到结束她的嘴就没有停过。正好新娘向后抛出的鲜花又砸在了她的头上,大家纷纷起哄:“下次就该轮到小红了!新郎官是谁呀?”

“肯定是小张了,上次我还看到他们躲在墙角抱着亲嘴呢。”

“哈哈哈哈——”

小红抢过婚庆司仪手中的话筒:“下面请允许我向美丽的新娘和英俊的新郎献首歌。”还没有等到真正的允许她便大声唱起了:甜蜜蜜,你笑得甜蜜蜜,好像花儿开在春风里,开在春风里。在哪里?在哪里见过你?你的笑容这样熟悉,我一时想不起,啊——在梦里,梦里、梦里见过你......唱得跑腔跑调,最后终于变成了喊。把婚礼的气氛引向了**。

“好好工作,到明年我也给你们办一个隆重的婚礼。”

“谢谢董事长,谢谢琪琪姐——”

闹完洞房后宾客们纷纷的离开了,闹着要和妈妈睡的小豌豆也被外公强行带走。新房里只留下了两位新人。

“你去睡吧,闹了一整天你也该累了,好好睡一觉。”说完后王卓走进了另一个房间。

“谢谢你,你也早点睡吧。”

其实在这个夜晚他俩谁都没有能睡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