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令红包

第一章:收工了

月光洒在一个黑发女子的头发上,一把坚韧的刀,在女子的手上滑动着,“呵呵,你说我该怎么杀了你好呢?”女子冷冷的一笑,倾国倾城,但是眼前的一切总是让在地上的男子那样的害怕。“求求你。。别杀我。。”女子看着眼前的男子,不知怎么下手,手上的刀,晃动在男子的眼前,一刀留在了男子脸上,“呵呵,要怪,就要怪你,强奸了别人。”“撕”一声,男子捂着自己被割的脸颊,血,不停的在流着,这一刀,不大,不小,刚刚好的留下一个疤痕。男子想要拦住眼前的少女,谁想自己的腿已经不使唤了,麻痹的状态在自己的眼前。

怒喝的看着眼前的女子。黑暗中,看不清这女子的样貌,而这个眼前的少女,却能意如反掌,看到他,这个女子就是'孤云”真名水菱,水菱冷冷的一笑,手上的刀,也已经没了,开启了旁边的灯,男子像是看到了救星一般的看着眼前的光明,却不知,水菱的手上拿着一把冷冷的收取,放在了他的脑袋上。

"你说:这样杀你好...么?”说完在男子的耳朵旁上吹着一股冷气,男子脸色瞬间变的苍白,“你。。到底是谁?”紧张的问出内心的想法,他所认识的水菱,清秀可爱,单纯的脸颊很是他的喜欢,而此时的她,恶毒,冷漠,无情,一点儿都不像自己所认识的水菱。

“当然是。。你的。。小菱乃”水菱用着娇小的声音对着男子说,说话如此的清淡,一点儿都不影响自己杀死的动机。正在男子走神的时候,水菱的钱头一按。“pong”一声。

今夜,冷冷的月色下多了一份血迹。

血迹溅了一地的血,门外许多的救护车与警车。水菱站在最高处,看着那边的情况,月色下,吹起她黑色的长发,风衣飘到在空中,眼里多了一份冷淡,一丝都不影响她的五官的精美。

“任务完成了。”水菱拿起手机对着里面的人讲话。

挂完了电话,随手就方进来了风衣。转身,离开。

黑色,是冷酷,无情的,就如此时,刚刚做完的任务的水菱,正在喝着咖啡,玩上了电脑。

“叮叮”的铃声,打破了宁静,开启qq,看见她的“伙伴”正在聊天视频。

开启视频,眼前多了三个美女。

一位淡红色波浪卷发,随便扎了个马尾的女子,穿着绿色的睡裙,带着耳麦。说:孤云,听说你去了第九中学上课去了??

我看着眼前的女子,只是嗯了一声,没有讲多少的话,在四大特工中,她很少与她们亲近,甚至还不知道她们的情况。

一位栗色直发披散着,斜嗨在眉山,黑色的大眼睛,吃着冰棍,一身紫色的睡衣对着刚才的女生说:恨真,你个变态,又是这个睡衣,你他妈的整天跟着一群鬼,在一起算了。

恨真瞪了栗发女孩没说什么。

而此时,一个黑色短发的女孩,蓝瞳双眼,瓜子的脸蛋,躲在被子里,说:别吵了,亦玉。

亦玉也没有说什么,在一旁。忽然想到什么,说:山槐,你知道的,我们三都见过,就是不知道孤云长傻样,所以....我们去玩玩吧山槐看了电脑中水菱一样说:小云,你在哪个学校,我买来,我和亦玉去玩。

恨真插到:什么什么,还有我。

亦玉吃着冰棍回答山槐说;捂捂..在第九。捂捂。。中学。。

恨真玩着头发,没说什么。

而水菱,喝了一口咖啡,就说了一句“我收工了”

山槐一下就闪到一边去了,电脑中,只有她们三人。

电脑前的水菱玩着自己的小号,看着小说,没有管她们。一句话打破了水菱心中的思绪。

“小云,我买那个学校,过几天我来找你”山槐说道。

“不过呢...第九中学,那可是普通的学校,到时候我转修一下就好了。”山槐继续说道。

这么快就有消息了??看来,她们的势力满是强大的。

亦玉:哦哦。。。

恨真;去玩玩吧,放在无聊。

山槐;嗯嗯。。

水菱在键盘下打着几个字:我在初三一班。就关了电脑,躺在了床上,因为薛晓的事情(那名男的),折磨的她,都不想再这个学校里了,她平时最讨厌的就是麻烦了,因为要先了解他,所以,她不得不得当他的女朋友,现在他已经死了,过不了多久,学校就很少人知道他们两的事情了,薛晓这人,也是,该死,强奸了一名女学生,还不承认,被强奸的女学生的姐,找到了她,就按高价来杀他,还好,那名女学生现在应该转学了。因为薛晓的美貌,甜言蜜语,那名女学生才会进入天使一样温柔浴里。当天使变成了恶魔,那名女学生也被陷入了噩梦中。有一句说的很好,一切有因才有果。

一闭眼,沉睡了,梦中水菱在一个陌生的环境中,不,她觉得熟悉又很陌生的东西,一个男人拿着一把枪,冷冷的设在了一对夫妇的胸口,水菱脱颖而出“爸爸!!!!妈妈!!!!”血留的满地都是,水菱站在柜子里,一动也不动,想哭,捂着自己的嘴,使劲的不要让自己发出声音,男人走了,水菱从柜子跑了出来,使劲的摇着地上的两具冰冷的尸体,一把枪,按在了水菱的头上。

水菱猛烈坐在床,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看着眼前的冰冷的事物,她这个噩梦一直缠着她到现在,而她在那个时候,失去了一份记忆,每次做到这里,一直做不下去的梦,她很想知道她的父母是谁杀死的,很想,很想。

终于一天,她查到了,是她们!!!!她终有一日它会亲手的杀死这个人的!!!水菱想着,眼神中又是多了一份无情,她拿起旁边的手机,看了看,已经是早上六点多了。。身体慢慢的浮动着,从床上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