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楚少

那些寂寞的山寂寞地站在寂寞的天空下。人间沧海桑田,时间是把太过残酷的的刀。

时光似乎走了好久,踏着岁月的细沙去苦苦追寻那些曾经,往事一幕幕的重现于眼前,回忆也随绪而至。想起了我们相恋的开始,想起了我们相离的结局,我自嘲的笑着,原来我们之间真的连痕迹都没有留下过,甚至连故事的结局都被沉默替代,而遗留的也只是一段不了了之陈年往事罢了。无奈,记忆的碎片却跌落在时光的长廊里,刺痛了梦中的花香,隐去了故事的结尾。

时光如水,且歌且行,带走了昨日蔓延滋长的浪漫,恐怕唯一带不去的,也许就是那些沉淀下来的记忆了。茫茫人海,当初年少的身影早已被沧桑掩埋,留下谁的伤痕,刺痛了昔日的单纯。仰望着深邃的夜空,蓦然回首,满身疲惫,岁月浅藏,繁华落尽,这一缕伤感的情思,好似那跳动的音符般,化为一种渗人灵魂的芳香在心底漫延,深深的沉寂在其中不愿醒来。

水菱慢慢的睁开双眼,看见一个男生,他拥有着黑色的碎发,从上倒下都显出特别的富贾,忽然有什么东西捂住了自己的嘴吧,水菱原本迷迷糊糊的眼睛,一下变得明亮了,“~唔~”水菱针扎着,那个男人松开了嘴唇,看着水菱“醒了??”水菱看着眼前精致五官的他,衣服的领口打开,正巧露出了那白色皮肤的腹肌,五官怎么那么像着一个人??水菱想着。一个大手抓着水菱的下巴“你这个小坏蛋,你勾引我了。”水菱这才想了起来,这个不是每天都在绯闻中出现的楚少,楚朝辞吗?我怎么会在他这里??脑袋中一直想不起来,看着正在自己眼前的楚朝辞,怎么看都像老虎吃自己食物的眼中,许许多多的调情,水菱有种特别想k他的感觉,从哪里看,这楚朝辞怎么看都那么像不是正人君子?还是小心未秒。(我的神呀,水菱你怎么变得这么不给力了!)

水菱正在想着,一直少握着水菱的手,那个手就是楚朝辞,水菱看着放大几倍的脸,“你……干什么?”水菱压住自己的愤怒,不管是任务还是现实,他最讨厌就是被人给握住。“坏蛋,你知不知道你点了引火线。”水菱正着自己大大的眼睛,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看着楚朝辞的脸:引火线?什么意思?这个姿势有些许多的暧昧,脚一动,发现碰到了什么东西,水菱往下看,自己脚“不安分”的碰到了那里。脸色一红。

“······”水菱立刻把脚收了回去。挣脱那个无语不能在无语的姿势。看着那个坐在:自己“床上的一个的楚朝辞,”你受伤了,坏蛋!“水菱这才发现自己的伤口,眉头皱了一团,再看看自己的伤口,发现自己的衣服早已经换了,水菱还做震静,也不管赤热的面客,忍着自己的痛正在下床”你要去哪里?“楚朝辞问到,水菱看着床旁的他,水菱走出门外,没有回答他,一米八几的大高身子拉着水菱的手进怀中。”你要干嘛?嗯~?“口语显出许多IDE调情”卟“的一声,水菱再次被一个胸膛(哎哟!捂脸)水菱的脸贴进热温的胸口。水菱的脸一下就通满血了,刚刚好,在楚朝辞的下巴”坏蛋~你别走~“原来肉麻的白眼,水菱不能再熟悉了。

“我要回家”水菱挣脱怀抱,虽然他的身上有许多的青水味,水菱没有鄙夷,而是淡淡的,说道。他已“······”水菱立刻把脚收了回去。看着那个坐在:自己“床上的一个的楚朝辞,”你受伤了,坏蛋!“水菱这才发现自己的伤口,眉头皱了一团,再看看自己的伤口,发现自己的衣服早已经换了,水菱还做震静,也不管赤热的面客,忍着自己的痛正在下床”你要去哪里?“楚朝辞问到,水菱看着床旁的他,水菱走出门外,没有回答他,一米八几的大高身子拉着水菱的手进怀中。”你要干嘛?嗯~?“口语显出许多IDE调情”卟“的一声,水菱再次被一个胸膛(哎哟!捂脸)水菱的脸贴进热温的胸口。水菱的脸一下就通满血了,刚刚好,在楚朝辞的下巴”坏蛋~你别走~“原来肉麻的白眼,水菱不能再熟悉了。

知道我的东西,应该会传入什么八卦新闻。

“好,我送你。”楚朝辞拉着的手,按着一个红色按钮,电梯一样的整个房子往下掉,还好,不然自己该怎么出去,忽然想到什么,水菱看向比自己高一个头的楚朝辞。“我的衣服呢??”水菱看看自己穿着卡哇伊的睡裙,忍不住想脱掉它的冲动。“我喜欢你穿这个~”楚朝辞又调戏着水菱道。“我的衣服呢?”水菱再一次说出自己的话,眼神有许多的冷笑意:你再不给我,下次再这身衣服,发下春药看你怎么办!哈哈!(好邪恶呀,我的楚美男,你要小心了~)水菱原来就妖娆,但比不过那山愧的稳重,水菱原来就一针见血,但比不过那亦玉的毒舌。但是水菱拥有者她们四人中没有的淡然。

“你就那么想离开我??”楚朝辞蹲下身来,与水菱同的身高,对上她那双安静淡然的灵气双眸。“是”水菱淡淡的对着楚朝辞说到。“那好,衣服在你出门左拐的沙发上。”楚朝辞没有挽留水菱。开门了,水菱的背后传来了声音”小坏蛋,有事来找我,我叫楚朝辞。”水菱抽了抽,谁不知整天在八卦新闻“臭名远扬的楚朝辞呢?

花前月下的誓言终究抵不过逝水流年的时间,当青春消亡,容颜老去,留下的不过是曲终人散!拈笔落字,却误入了记忆深处,假如你能陪我一起走过地老天荒,那么我该是多么的幸福。假如你能伴我一起笑到海枯石烂,那么我又该是何等的幸运。可惜不是你,陪我到最后,孤独的我只能学会习惯,行走的文字与落寞为伴,一行行的笔墨终将我埋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