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遍体鳞伤

“打电话,让韩冰开门。”

小惠哭着打电话给韩冰:“喂..是冰哥吗?可以开门了,恩,结束了,保..保哥赢了。”

不一会门开了,韩冰依然是叼着香烟看到我这样子笑着说:“哟,保哥真是命大,这样都没死。”

我白了他一眼,实在是没力气跟他废话了。韩冰绕过我走到丁浩身边看了一眼,突然整个身子头跳了起来指着我骂道:“你这混蛋,太不厚道了,连人家的小弟弟都不放过,太邪恶了。”

“你可以滚了。”我没好气的说道。

韩冰有些残忍的看了眼丁浩,然后笑嘻嘻的对我说道:“保哥让我滚,我当然要滚了,不然也被保哥断子绝孙就亏了。”说完哈哈笑着离开了。

“你跟冰哥不是朋友吗?他不留下来帮你?”小惠不解的问道。

我跟韩冰的关系很古怪,是比朋友兄弟更高级的那种,具体是啥,我也说不清。总之我一句话他能为我死的那种,但是这件事我事先就跟他说过,不用他帮忙,那么韩冰就不会再为这事帮我了,他就是这样的人,要么帮到底,要么啥都不做。看着你死他都做得出来。

我知道要是他帮我的话,我不会弄到这种地步,但是丁浩这件事我不会让任何人插手,这件事我就要一个人完成,不然我会笑话自己一辈子。

我看着他离开的背影,笑了笑,跟这种人做朋友很有意思,同时也很痛快。

“帮我把刀拔出来。”

“啊?”

我指了指胸口的刀说道:“把它拔出来。”

再不拔出来,我可能真的会死,但是拔出来也是有风险的,小惠看着我胸口的刀惊叫了起来。

她可没见过这种事,我想她最多只见过打打架而已,真枪实弹的干,她大概还是第一次见吧。

“不要怕,我不疼,直接把它拔出来就可以了,放心,我不会死的。”我安慰道。

小惠哭着说:“保,保哥您..”

“不要废话了,再不拔出来我会死的,你不会真想看到我死吧。”

小惠吓着了,喏喏说道:“真的没事儿?”

我靠,这女人就是墨迹,要是我还有力气,会让她来帮我拔出来?

我不耐烦道:“快点吧。”

小惠鼓足勇气双手抓住刀柄,闭上眼,用尽全身的力气,大叫一声,这把刀瞬间从我的身体里被抽了出来。

随着它被拔出,我仿佛感觉到了死亡离我真的好近,好近。

我痛苦的倒在地上,咬着牙,不吭一声,小惠以为我快死了,扶着我焦急道:“你没事吧,是不是太用力了。”

“带我走。”我强忍痛楚,我要快点离开这,我还不想死。

小惠扶着我从一个没人看到的小门离开了快活林,我们走在大街上,我双脚已经软的不行,根本走不动,小惠一咬牙,将我背了起来,摇摇晃晃的,我真怕她会连我一起摔一跤。

我的血沾满了她的衣服,想要打车,但是每次计程车看到我俩这样子,都跑的比鬼还快。

这个时候一辆奔驰朝着我们冲了过来,小惠大叫一声,我们摔到了地上。

她在地上用手抱住我,把自己的身体挡在了前面,我见她这举动心里有些异样,这女人不要命拉。

这辆豪华的奔驰在我们面前停了下来,近在咫尺,车灯照在我们脸上,我看到一个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我看不清是谁,但是我能听到他的声音。

“你还是弄到了这种地步,竟然还要让这种女人帮你。”这人缓缓开口说道。

我虽然看不清这人的样貌,但是我知道他是谁。

我笑道:“我还没死呢。”我盯着他看了一会又说道:“还有,不要侮辱我身边的女人,她肯用身子挡在我面前保护我,这样的人,你还不配骂她。”

小惠明显有些颤抖,我不知道她现在的表情,但是我肯定她一定也不好受。

那人沉默了一会,淡淡道:“如果你求我帮你,我会帮你的。”

我苦笑道:“谢谢你,但是我再也不会求你做任何事了。”

“上官保,你是不是真的不要命了。”那人有些生气。

“不用你假惺惺,你可以走了。”

“你...”那个人叹了口气,“记住你说的话,不要后悔。”

“永远不会。”

那个人走了,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我还是没有忍住眼泪,哭了。

小惠扶着我:“保哥,不要哭,我带你去医院。”

这话是我今晚听到的最后一句话,因为我已经晕了过去。

我不知道睡了多久,当我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我看了眼四周,发现这是一栋老式楼,大概只有六十平米左右,样子虽小可五脏俱全,此时叫做小惠的女人从厨房出来见我醒了,高兴的说道:“保哥,你醒啦,昨晚吓死我了。”

“我睡了多久了?”我问。

小惠走到我旁边说道:“你睡了一天一夜了都,昨天晚上一直发高烧,还好现在没事了。”

我坐起身子,发现自己身上的伤都被处理过了,皱眉问道:“你没送我去医院?”

她扭捏道:“我不敢,怕医院的人报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