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1章 还有什么本事和我斗

陈小刀亮出一张会员卡,笑了笑,说:“我已经办好了!”

“哟,这么容易?”赵旭大感意外地问道。

陈小刀解释说:“只需要存十万块钱,就可以帮一张大辉煌的会员卡。所以,我刚才戴着面具,去办了一张。不过,没敢靠近晏子律和卓旗所在的包房,担心他们发现我。”

赵旭点了点头。

随后给常英发了信息,常英说人已经全部到位了。

紧接着,赵旭又给苏柔发了信息,通知她可以行动了。

一切准备妥当,赵旭对农泉吩咐道:“农泉,要是打起来,你直接对外面的人动手,中原堂的人会配合你行动。”

“懂了!”农泉点了点头。

赵旭一拍陈小刀的肩膀,说:“走了,该我们了!”

赵旭和陈小刀两人各自从怀中取出面具,瞬间变成了另外两个陌生人的形象,有说有笑向着“大辉煌”夜总会走了过去。

“请出示会员卡!”门口的保镖,拦住赵旭和陈小刀说。

陈小刀亮出会员卡。

保镖瞧过之后,对陈小刀恭敬做了个“请!”的手势。

陈小刀和赵旭大摇大摆走进了“大辉煌!”

“欢迎光临!”

门口穿着高叉旗袍的两排美女,齐齐弯腰欢迎道。

一个年约三十出头,身材丰满的少妇经理,迎上前来问道:“两位有预订吗?”

“没有预订!”

“抱歉,我们大辉煌没有预订,恕不接待!”

陈小刀皱了皱眉头,说:“我办会员卡的时候,你们店的工作人员,可没对我这么说过。”

女经理保持着笑容,对陈小刀解释说:“先生,这可能是我们工作上的疏忽。但会员卡后面,有明确的注明。”

陈小刀拿起来一瞧,见会员卡的背面,果然在“用卡须知”的下栏,写着这一规定。

陈小刀对经理说:“我这会员卡是新办的,的确没看到这条规定。今天,我要安排一位重要客人,能不能通融一下?”

“抱歉,我们目前的包房都满了。最早结束的,也要午夜十二点钟了。先生,能等到那个时候吗?”

“等不到!”陈小刀摇了摇头。

“对了,我有朋友在这里消费,我们可以去他的房间吧?”陈小刀问道。

“那您可以打电话,让你的朋友来接你们。”店经理说。

“我打过电话了,他没接。麻烦经理,你帮我们通知一下我那个朋友吧!”

“你那个朋友在哪个包房?”

“他没说。对了,他叫晏子律。”陈小刀说。

女经理一听“晏子律”的名字,立马换上一副恭敬的表情,对陈小刀说:“原来是你们是晏公子的朋友啊!”

“对!”陈小刀点了点头。

“那你们稍等,我这就去通知晏公子。”经理急匆匆朝晏子律和卓旗所在的包房走了过去。

赵旭和陈小刀对望了一眼。

二人做好了随时发动攻击的准备。

就在女经理来到晏子律和卓旗所在的楼层时,被晏子律新的保镖拦了下来。

“站住!”

女经理脸上堆着笑容,对保镖解释说:“晏公子的朋友来了,在外边等着呢。大哥,你通知晏公子一声。”

“朋友?”保镖皱着眉头,对女经理叱问道:“他叫什么名字?”

女经理面露尴尬的神色,说:“不知道!”

“那你等着,我先向晏公子禀报一下。”

保镖进了包房之后,对晏子律说有人找他。

晏子律和卓旗单独会面,根本没通知任何一个人。

一听有人找自己,立马警惕起来。对保镖训叱说:“连对方的名字都不知道,就来向我汇报,你是怎么做事的?”

“属下知错!”

“去弄明白再来向我汇报。”晏子律怒声说。

保镖悻悻从房间走了出来,把气都撒到了女经理的身上,说:“你是怎么做事的,把事情闹明白,再来!”

晏子律可是老板的贵宾,连他们“大辉煌”的老板,都要看晏子律的脸色。她一个小小的经理,又哪里敢得罪这帮人。

“好,我这就去问!”女经理返身走了回去。

“不用了,告诉晏公子,我姓赵,名字叫做赵旭!”赵旭带着陈小刀缓步走了过来。

包房里的卓旗和晏子律在保镖进来汇报之后,卓旗心生警惕,一把将怀中的女人推到了地上。

“不好!恐怕要有麻烦。”卓旗说。

晏子律也反应过来。

正好听到外面传来了赵旭的声音。

“是赵旭!”晏子律大惊失色。

卓旗上次被银珠姑娘反噬之后,修为削减了不少。直到现在,还没有完全恢复。

晏子律武功虽然不错,可就算两人联手,也不是赵旭的对手。

不请援兵,这次将再劫难逃。

卓旗立刻掏出手机,向对方发了信息,说:“我有危险,速来救援,大辉煌!”

晏子律也急忙掏出手机,开始请援兵。

他先是给父亲晏都求援,道:“爸,我被赵旭堵在大辉煌了,你快带人来救我。”

“什么?”晏都闻言大惊失色。

晏都气极败坏地说:“我在外地呢,就算插上翅膀,也赶不回去!你快给你白叔叔打电话,另外杨兴离得最近,快向他求援。”

晏子律立马挂断了电话,给晏都口中所谓的“白叔叔”打了电话。

给“白叔叔”打过电话之后,晏子律听到外边已经传来打斗的声晌,最终还是一咬牙,拨通了杨兴的电话。

如果不是遇到生死攸关的事情,打死晏子律都不会向杨兴求救。

杨兴接了晏子律求援的电话后,淡漠地说了句:“放心吧,子律兄。不管我们之间的过节如何,赵旭是我们共同的敌人。你撑住,我这就带人赶来。”

“谢谢,杨兄!”

这回晏子律也不叫杨兴的大名了,而是尊称了一声“杨兄”。

杨兴挂断电话后,走到酒柜处,拿出一瓶开了的红酒,倒出一杯后。翘着二郎腿在沙发上悠哉品尝了起来。

杨兴摇晃了一下红酒杯,惬意地笑道:“晏子律,你不就倚仗着是三厂公的儿子吗?”

“三厂公现在在外地办事,圣坛想派救兵也来不及。我看你这次,命都快要没了,还有什么本事和我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