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七章 洞穿

他们三人使用的全部都是拳术,这种拳术所带来的强大破坏力,楚飞是见识过的,然而这女子就像是没有看到眼睛中一样,她的眼神里满是蔑视。

等兰特三人冲到了女子刚才所站的位置之时,女子却已经不知所踪了,再次发现这女子,她已经翩翩的站在了山壁之上,就像是穿着一身红罗裙的仙子一般,用冷漠且无情的眼神俯视着芸芸众生,而这芸芸众生于他眼中只是蝼蚁,轻轻一捏便可以尽数捏死。

见识到了这女子的实力,楚飞突然有些庆幸他刚才还算是比较规矩,一直都没有跟这女子,真正动手,否则的话,这女子只怕不会这么轻易饶过了他。

兰特几人扑了一个空,但是在他们的眼中,这个女子只不过是身法迅快了一些,只要他们在加快速度便一定可以攻击到这女子的身上。

楚飞只能说这种想法真是太过于单纯和简单了,光是凭借着女子在身法之上的造诣,兰特他们就绝对不可能再次追上这女子,如果你都不能追上人家,凭什么能够杀了人家?

这是速度所带来的优势,兰特似乎并没有想明白这一点,他突然往脚下一踩,身形便像是一颗肉弹一样,朝着女人扑了过去。

拳风竟然便像是狂风,一般直接卷到了女人的脸,同时也封住了这女子的两侧,这种拳法是将女子所有有可能突出重围的方向全部封锁住,然后将这女子控制在中间。

只要这一拳打中,便可以将这女子彻底弹飞,然而现实却并不像他想象的样子,女子再一次从他的攻击范围之内消失了。

待这女子在出现的时候,兰特却觉得自己脖子上一热,三道狭长的伤口直接被挖了出来,血肉淋漓,这可是大动脉,一旦破损了,那兰特可能无法再存活下去了。

直到此刻女子脸上才浮现出了一丝笑意,她咯咯笑道:“就凭你们这样的实力还想来对付我,简直是痴人说梦。”

别人说出这句话。

楚飞只会觉得他在装,但是这女人说出这样的话来,楚飞确觉得十分言之有理,他已经感受到了,这女子所能够使出来的功法简直可说是,倾刻间便能够要了人的性命,无论是轻功还是拳掌之术,都要高出自己不少,除非楚飞使用天地之气,将这女子倾轧其中。

想到此处,天地之气竟然随着楚飞的意识开始运转了,女子似乎也感应到了这一点,她惊骇的回过头来,看着楚飞:“什么你竟然将地戾之气吸收在身体里了,而且你还没有死!”

这是一件能让女子产生震惊的事情。

楚飞的脸上却出现了一丝冷漠的笑意,他已经举起了手中的化龙剑,地戾之气沿着化龙剑的剑尖朝着女人掠了过去。

本身自带的就是腐蚀之气,不是这女子躲避不及时,那必定会被这剑刃吸入其中,然而这女子却躲都没有躲,任由那地戾之气钻入了她身体上下每一个毛孔之中。

但是当楚飞停住手的一瞬间,却发现那些腐蚀之气,早已经消失殆尽了。

而女人的全身上下一点缺口都没有:“想要用地戾之气来杀我,你还嫩了一点。”

女子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我早已经吸食过无尽的地戾之气,我才能造成真正的腐蚀!”

女子的手一下子按在了,化龙剑上,没想到那化龙剑竟然也开始,渐渐的被女子身上所传来的气息灼出一个一个又一个的小洞。

楚飞大惊之下赶紧将化龙剑后撤,反手一削,朝着女人的指甲削了过去,可是全无用处,无论楚飞想出了什么样的办法来对付这女人,在这女人的面前都像是小儿科一样。

他全身上下每一个罩门都在女人的攻击范围之内,无论楚飞的剑法多么的精妙,他都只能以攻转守,防守已经是捉襟见肘了,更不用说想要攻击到这女人的身上。

然而女人的手法确实如行云流水一般十分熟练,看来自己是绝无可能要胜过这女子了,楚飞终于失望了,就在他闭眼就死的一瞬间,女人的爪子却停在了除飞的脖颈旁边:“我不杀你,但是我有一个小小的要求只要你能替我做了,我就留你一条性命,你看如何?”

任何一个人都想活着,楚飞也不例外,他现在最想做的事情便是好好活着,因此他也不得不听听这女人对他的要求了,女人呵呵一笑道:“很简单,只要你去杀了那个叫兰特的人,我不就饶你一条性命如何?这个要求对你来说应该不难吧。”

“确实不难。”楚飞咽了咽口水,杀一个人确实不难,但是兰特毕竟没有得罪过他,虽然说两人有可能是敌人,但是两人却并未真正的互相动过手,如果此刻他就要了兰特的性命,哪怕只怕是以后说出去,整个武道界都不会轻易放过他。

女子似乎看出了楚飞的顾虑:“其实你也可以放心,只要你杀了他之后,我便会留你在身边,我正好缺一个服侍我的人。”

她竟然是这么想的,楚飞惊讶的看着女子,突然摇了摇头道:“你做梦吧,我绝不可能杀了兰特。”

而一旁已经失血过多的兰特隐隐约约间听到了楚飞的话语,不由得就有些感激起楚飞来,至少现在楚飞并没有取他的性命。

“你也知道这个人并不是什么好人,他所做出来的事情也是恶心非常,你竟然愿意留下他的性命,你是怎么想的?”

女人呵呵一笑道:“难道你不想好好活着吗?”

“我想好好活着。”楚飞缓缓的点了点头:“但是,我却不想这样活着,如果这样活着的话,我的人生没有任何意义,通过诛杀别人来获取自己的生命,这不是我。”

“好,好。”女人轻轻的拍了几下掌:“既然你如此说了,那我也不用再留你的性命。”

她突然出手了那手竟然化成了一只充满了红色绒毛的锋利的爪子,直接洞穿了楚飞的腹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