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七章 故地

做在空荡荡的大殿中,姜云凡出神了。

不知道在看什么。

但是却久久都没有动弹一下。

“心里不舒服了?”

神识中,传来了瞳灵的声音,一句话,拉回了姜云凡的神思。

姜云凡没出声,点了点头。

“理解。”

瞳灵从姜云凡的神识之中走了出来,做在姜云凡身边。

他没有多说什么。

有理解这两个字。

他与姜云凡结伴至今,不能说心有灵犀,但是也差不多了。

所以,他能清楚的知道姜云凡的心里想法。

譬如这一战。

其实,当初姜云凡不愿意出任妖族妖帝也是有这点原因的。

若是只有魔族,姜云凡估计什么事儿都没有。

但是,人族是他的本族。

这就不一样了。

虽然现在他的身体之中流淌着一般的妖族血脉,但是是地地道道的人族。

领导妖族屠灭了人族的数千万大军。

这可是一个恐怖的数字。

“后悔吗?”

看着姜云凡,瞳灵再问。

姜云凡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吐出了一句话:“不后悔。”

瞳灵笑了。

“那就成。”

“毕竟,这世上没有后悔药。”

“我想回人族看看。”

姜云凡轻声道,大战结束了,他的任务也完成了。

这个位置,他不想做了。

他想恢复自由人,出去走走。

想回人族看看故人。

“什么时候?”瞳灵眼中有亮光,顺着姜云凡的话发问。

“交代好就走。”

“好!”

而后,姜云凡又动力满满了。

满眼都是干劲儿。

半月之后,姜云凡觉得差不多了,便去了书院一趟。

将自己的想法说给了宁天涯听。

对此,宁天涯并未强留姜云凡。

“好。”

宁天涯点头,姜云凡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姜云凡走出千尘阁,身后,宁天涯叫住了姜云凡,姜云凡回头。

“委屈你了。”

这句话,姜云凡没有回答。

“院长,等一下我会带大鹏妖皇与鲲鹏妖皇前来,您多费心,他们两个都有治国之才,至于谁接替我的位置继位妖帝就看他们是先入人皇境为准吧。”

然后,姜云凡回玉阳峰找白泽聊了半天。

白泽也支持姜云凡的决定。

妖皇宫。

“什么?”

当厉雪扬等人得知姜云凡要放弃妖帝的位置时,他们都惊了。

“为什么!”

所有人都看向姜云凡。

对此,姜云凡笑道:“因为不合适。”

“我非治国的材料,而且我也不喜欢,这样会限制我的修行。”

“我想到处走走,看看。”

“而且,我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不会久留妖族之中。”

看着姜云凡认真的态度,众人沉默了。

其实想想,也该如此。

他们之中,唯有姜云凡天赋最为出色,被一族帝君的身份也拘束着,的确有点可惜了。

只是,离开妖族,他日再见便不只是何时了。

他们当然是不舍的。

但是他们还是尊重姜云凡的决定。

那一晚,姜云凡等一众人彻夜畅谈,把酒言欢。

仿佛回到了当初的悠哉岁月。

那时候,他们什么都不是,只是书院之中的弟子。

那是他们一同经历过的时光。

第二天,姜云凡离开了妖族,他的脚步踏入了东圣神州。

自三族大战已经过去了月余。

但是,因为人族战败,东圣大帝与紫霄宫宫主紫道阳战死妖族之地,因此,人族失去了往日的生气。

变得冷寂许多。

感受着东圣神州的气氛,姜云凡没说话。

他身影闪动,消失不见。

人族,东皇宫。

一道白衣白发的身影陡然出现。

他是姜云凡。

看到有人凭空出现在皇宫之中,顿时,东皇宫侍卫神色陡然一变,他们刚要出手拿下姜云凡便被姜云凡以一股力量震出老远。

那力量虽然强横,却并非伤到任何人。

被震飞的侍卫毫发无伤。

“人...人皇境强者!”

他们看着姜云凡的背影,惊骇欲绝。

“现在东圣神州何人执政?”姜云凡走了几步之后,回头看向身后的侍卫。

闻言,那群侍卫声音颤抖:“是,是帝衡殿下...”

“帮我带句话给他。”

“镪!”

一把携带煊赫剑威的神剑直接插在东皇宫的殿外。

霎时间,东皇宫震荡。

数位神将骤然而至,在神将身后,走来一位身着龙袍的中年男子,剑眉星目面相与东圣大帝有几分相似。

帝衡!

如今东圣神州的主宰者。

“怎么回事?”

帝衡沉声开口,随后,他的目光落在了面前的那般剑上。

帝剑!

“刚刚谁来过?”

帝衡的目光之中闪动锋芒,看向一旁跪着的侍卫。

“一个男子。”

“什么男子?”帝衡追问。

“属下不知,但是此人有人皇境的修为,白衣白发...”

闻言,帝衡双眼微眯。

人皇修为。

白衣白发。

是他!

姜云凡!

他来人族做什么,为何又把帝剑留在此处?

“陛下,他让小人带话给您。”

那侍卫跪在地上,不敢抬头。

“说。”

“他说,帝剑今日物归原主,只要人族今后不开战,妖族也不会对人族下手。”

闻言,帝衡神色闪动,看着帝剑久久不语。

东圣域,乾坤圣教。

姜云凡来了。

神不知,鬼不觉。

一位人皇境的强者若是不想让人发现,那便谁都发现不了。

东阳宫。

这里是乾坤圣教长老萧东来的道场。

残败的宫殿一如既往。

虽然看上去破败不堪,但是在姜云凡的眼中却格外的亲切。

在东阳宫外,葬着萧东来。

坟是姜云凡建的。

碑是姜云凡立的。

上款写着恩师萧东来之墓,下款写着不肖弟子姜云凡立。

虽然许久未来,但是坟墓周围却无杂草。

显然是有人时常前来清理。

摆上贡品,满上酒。

“师父,弟子来看你了。”姜云凡轻声道。

时间飞快,眨眼便是黄昏。

一道身影拎着酒壶走来,那是萧东来在乾坤圣教的死对头,乾坤圣教长老封修。

两人斗了大半辈子。

最终,只剩下他一个人。

没人跟他斗了。

反而心里空落落的,所以,时不时他就会拎着酒壶过来跟萧东来喝酒,说话。

但是,他今日刚到东阳宫便怔在了原地。

看着萧东来坟前的贡品与酒,还有刚刚烧过不久的黄纸。

封修笑了。

“东来,真羡慕你啊,你死了这么久还有人来看你,不像我...”

他坐在萧东来的坟边,打开酒葫芦喝了一大口:“也不知道我死的那天谁为我披麻戴孝,烧纸敬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