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3章:内阁议政(2)

“霍英……居然敢不战而逃?这是叛国!朕要将他满门抄斩!传朕旨意,派钦差到南境,拿他霍英满门!”

阁老到齐后,神武帝雷霆震怒,杀气腾腾。

“陛下,三思啊……”

在八位阁老中排名第二的右相司徒瑾便跪在地上。

“陛下,南境兵团,近三百年来,都掌握在霍家手中。霍家不是异姓王、又胜异姓王。陛下要杀霍英……万一把霍家逼反……又如何是好?”

“他霍家,敢反?”

神武帝蹙着眉头:“朕受命于天,乃九五之尊,还杀不得他一个区区霍英?”

司徒瑾叹道:“陛下……霍家可是有免死金牌的。”

“免死金牌……”

神武帝深吸一口气,强自平复下自己怒火。

霍家如此神圣赐物,他虽贵为天子,却还真不能对霍英这个霍家嫡子,说杀就杀。

不是说真不能杀,而是要拿到霍英叛国的切实证据。

可是霍英开始是守了天封城的,只是守了一半又弃城而逃。

他完全可以推辞,说是不敌李政宰兵团,为保留有生力量而转进。

霍英有罪么?

有。

但仅凭此罪,便他贵为九五至尊、也不能杀他的头。

顶多贬官降爵罚俸。

神武帝沉吟片刻,问道:“霍英……如何罚他,稍后再议。江原郡沦丧,霍光这个南境大都督,难辞其咎,他的请罪折子,递上来了么?”

“陛下,递上来了。”

阁老之首、帝国左相徐东阳,递给神武皇帝一份折子。

神武帝看完后,目光阴沉:“霍光……居然要朕给他五日召集兵马、要朕给他整整一月收复江原郡?还居然要朕先给他拨军费八百亿?”

“他霍家世代镇守南境,南境十三郡、有足足八个郡的税收直接纳入他南境兵团。现在他居然有脸跟朕说……他没钱打仗?”

徐东阳叹道:“陛下,这些军头……哪次打仗,不是这样的,兵马未动,粮草先行。依臣看,八百亿是多了些,打个对折给他吧。江原沦丧,百万子民被屠,要是不雪此国耻,帝国脸面何在?”

神武帝面容变得有些颓丧。

三百年前,七王之乱,百万乱军饮马渭水,冠军侯临危受命,背水一战,以八万禁卫军,大破百万乱军,护佑国祚,得赐免死金牌。

从此霍家就裂土封疆,成一方诸侯。

三百年后,霍家早就忘了他们忠良之后的身份,近乎都要听调不听宣了,他虽是中兴之君,君权鼎盛,胜过前面几位先皇。

却拿霍家没什么办法。

这是历史遗留问题。

神武帝摆摆手:“罢了,叫户部拨款。另外左相拟道圣旨给霍光,一月内拿不回江原郡,我管他霍家有无免死金牌,朕必杀他胞弟霍英!”

“遵旨。”

徐东阳拱手听命。

便在此时,御马监掌印太监刘忠走进御书房,先是参见了诸位阁老,然后跪下,跟神武帝说道:“陛下,有密折到。”

神武皇帝因为霍英之事,憋了一肚子火,狠狠剜了自己当年的伴当刘忠一眼:“狗奴才,不知道朕在跟诸位阁老商议国是?什么密折这么紧要,让你这狗奴才冒冒失失闯进来?”

“老奴冒失,陛下恕罪。”

刘忠连忙磕头告饶。

“陛下,是好事儿,折子是天策爷递上来的。”

密折就是通过私人途径递给皇帝的奏折。

刘忠作为掌印大太监,相当于内相,是可以提前看的。

“李天策?”

神武皇帝蹙起眉头。

他对这位在民间声望还胜过他的帝国圣者,感情很复杂。

一方面,他感谢李天策。

若没有这位帝国圣者,过去十年撑起帝国体魄,他也成不了中兴之君。

一方面,却是浓浓忌惮。

天策府雄踞北境,三十万天策军,天下无敌。

若李天策有反心……

他这位置,怕是坐不稳。

却又想不到什么法子,掣肘这位帝国圣者。

帝国北境,若没有李天策守着,偌大北境,怕早就是罗刹和元突饮马场。

“你先起来吧,天策爱卿,在折子里说了什么?”

神武皇帝问刘忠。

“陛下还是自己看吧。”

刘忠便把折子递给神武皇帝。

神武帝看完,便笑了起来。

“何以解忧?唯我天策爱卿。”

“看来这四百亿,也不用拨给霍光了。诸位阁老,天策爱卿在折子里说了,他率领天策师团,已经星夜赶往江原。明天太阳落山之前,天策爱卿还朕一个江原郡!”

徐东阳笑道:“国朝有李天策庇佑国祚,陛下高枕无忧。”

他这个帝国左相、文官之首,素来都是力挺李策。

李策能年纪轻轻位极人臣,几次升迁,都有徐东阳的影子。

“陛下,论行军打仗,李天策自然天下无对。不过他守的可是北境,未经允许就率大军去南境,不合体制吧?大军都出发了,又假惺惺给陛下上折子。此等跋扈做派,又把天家威仪放在哪里?”

司徒瑾阴恻恻道。

他一直把李策视为掌中钉肉中刺,视李策为霍乱天下的国妖,哪次内阁议政,只要谈到李策,他都是百般挑刺,给神武帝上眼药。

“右相此言差矣……江原郡沦丧,百万子民被屠,军情如此紧急,刻不容缓,又哪里容得慢慢禀报?难道李天策给陛下上折子,陛下还能不允?陛下又不是什么昏聩之君!”

徐东阳淡淡说道。

司徒瑾冷哼道:“左相,我知道李天策算是你半个门生。不过你这么护着他,可是在给国朝培养一个大祸害!”

徐东阳道:“右相……慎言。”

看两位相爷吵了起来,神武皇帝只得站出来打圆场:“两位爱卿,此事就此揭过。天策爱卿未经请示就动兵马跨战区作战,确实不合体制。左相回头替朕给他写份折子,斥责一番也就行了。毕竟他也是护国心切,其情可原。”

“陛下英明。”

徐东阳连忙拱手。

两位国相,都有替天子写折子的权限。

神武皇帝要他徐东阳写斥责折子,那明显是在回护算是他半个门生的李天策。

“陛下……”

司徒瑾终究没有再说什么。

诸位阁老散去后。

神武帝拿着李策递给他的密折,又仔细看了一遍,眼神变得幽冷。

“刘大伴,你觉得李天策如何?”

刘忠惶恐道:“陛下,老奴一个阉人,哪有资格评价天策爷。”

神武帝冷声道:“若朕非要你评价呢?”

刘忠正色道:“天生圣者,国士无双。”

神武皇帝便冷笑起来:“狗奴才,你知道这不是朕要听的真话。”

刘忠沉吟片刻,阴恻恻道:“陛下,其实右相说得也不无道理。所谓身怀利器,杀心自起。大周太祖柴荣在时,赵匡胤也是大周的忠臣。后来陈桥兵变,杀尽大周皇族的,却也是赵匡胤。”

“李天策今天可以是帝国圣者,明天也可以说乱我社稷的大国妖!”

“是啊,可又该如何掣肘这个李天策?”

神武帝喟然一叹。

“李天策啊李天策,你知不知道,朕有多爱你,就有多怕你?”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