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9章 父女对话

“什么?!青云天死在了林子铭手上了?”

南宫无邪听到了这个消息之后,猛地站了起来,满脸的震撼。

她也是刚听到这个消息的,第一反应就是不可能。

因为青云天是谁,她是很清楚的,是问天宗的头号强者,就算是在整个门派世界,也是一等一的存在,她去年还见过一次青云天。

到现在她都还记得很清楚,当初青云天带给她的巨大压力。

整个弑天宗,也就只有她的父亲天绝,能够稳压青云天一头了,除此之外,就算是太上长老昆仑,和青云天估计也只是伯仲之间。

可是,这么一位强大的存在,居然会死在了林子铭手上?

这怎么可能啊!

“这是哪里传出来的假消息?”南宫无邪皱着眉头,很不开心地盯着面前的手下。

手下连忙解释道:“三小姐,这是从问天宗得到的情报,现在整个问天宗都传开了,应该不是假消息。”

南宫无邪站了起来,她再次听到林子铭这三个字,心里就特别地不爽,在她看来,林子铭这样的人就该死。

首先林子铭是门派世界的大敌,不知道杀害了多少门派世界的强者,尤其是逍遥王和宫春秋都死在了林子铭的手上,更是成为了弑天宗的头等敌人。

更不用说,林子铭是南宫无瑕的男人了!

在她看来,南宫无瑕纯粹就是丢了他们南宫家,丢了弑天宗的脸!

如果她是父亲天绝,早就已经把楚菲给杀死了,还用得着带回来?

“查,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消息传出来……”

南宫无邪的话刚说完,外面就有一个人走了进来,淡淡的说道:“不用去查了,青云天的确是死了。”

南宫无邪看到了这个人,顿时身体一震,脸上马上流露出来了敬畏和恭敬,连忙行礼,“父亲大人!”

手下也是慌忙行礼,拜见宗主大人。

不错,来人正是天绝,弑天宗的宗主,也是被号称为全球第一的超级强者。

他穿着一身白色的长袍,头发盘起,来的时候,手上还拿着了一本书,气质儒雅,看起来完全就是书生形象。

身上更是没有一丝强者的气势,然而,只有认识他的人才知道,他是有多么地恐怖。

连南宫无邪这样的人,在天绝面前,也是大气都不敢喘一个的。

南宫无邪显然是没有想到,自家的父亲会跑到她这里来,要知道,平日里,父亲可是一年下来,都未必能主动来她这里一趟的。

现在父亲的到来,让她激动的同时,又有几分忐忑,不知道父亲的原因是什么。

很快,她反应过来父亲所说的话,青云天真的死了?

“父亲大人,青云天作为问天宗的第一强者,他怎么说死就死了呢?”南宫无邪疑惑地问道。

天绝坐了下来,淡淡地说道:“半个时辰前,青云天的命牌裂开了,说明他已经死了。”

南宫无邪确定了这个消息,但还是感到很不可思议,青云天这样的人,可不是什么普通的通神境强者啊,可以说是和神一般的存在了。在这个地球上,除了少数的那两三个人出手,有谁能够奈何的了青云天呢?就算是世俗世界中那些所谓的热兵器,也断然不可能伤的了青云天啊。

“是那几位出手了?”南宫无邪小心翼翼地问道。

天绝并没有马上回答,而是小喝了一杯茶之后,才淡然地说道:“是林子铭。”

南宫无邪闻言,眉头狠狠地跳动了几下!

真的是林子铭?!

那个林子铭真的有那么厉害吗!

这没道理啊。

她不是没有调查过林子铭,知道林子铭只不过是世俗之中,一个小家族出来的普通人而已,而且那个家族小的不能再小了,怎么可能培养的出林子铭这样的强者呢!

说实话,以林子铭这样的出身,能够踏入到通神境,那已经是妖孽中的妖孽了。

要说林子铭有本事打死青云天,那她是一万个不相信的。

可是现在事实摆在她的面前,让她不得不去相信,因为她知道,父亲不会骗她。

这就让她更加地难受了,南宫无瑕那个贱人找的男人,居然不是凡夫俗子,而是如此天骄?

她也不蠢,已经隐约地猜到,父亲之所以会在这个时候,亲临她府邸,多半是和南宫无瑕有关系。

“依我看,多半是林子铭聚集了多个通神境强者,设计陷阱,才把青云天杀死吧。否则,以林子铭的实力,不可能是青云天的对手。”南宫无邪沉声地说道,她怎么也不愿意承认林子铭有这样的实力。

天绝不置可否,只是眼里闪过了一些亮光,然后放下了茶杯,淡淡地说道:“听说你前阵子去了无瑕那里,给了她难看?”

来了!

南宫无邪听到了这句话,立刻心里一紧,虽然父亲的语气很平淡,但是作为多年的跟随,南宫无邪还是听出来了,父亲有些不悦。

这件事情她的确是做了,在父亲面前万万不能否认,“是,她回来了,我这个做妹妹的,应该去看她,事实上,二姐也去看她了,次数比我多。”

说完了这句话之后,她就低下头去。

天绝沉默了一会,然后说道:“你很讨厌无瑕?”

南宫无邪咬了咬牙,说道:“她是我们南宫家的耻辱,我难道不应该讨厌她吗?”

刚说完了这句话,她就猛地感受到,周围的压力增加了许多,是从父亲身上散发出来的,让她情不自禁地害怕。

要是换了以往,她发现父亲生气,肯定要跪下来,乞求原谅。

可这一次,她不想这样做,因为她没有错,她讨厌南宫无瑕!

过了好一会儿,天绝才说道:“以后不许再为难无瑕。”

说完了这句话,他就直接站起来了,显然是要离开这里。

南宫无邪忍不住脱口而出,“父亲,我不明白!为什么你要把她带回来,你曾经说过,她是我们南宫家的耻辱,你还让我们不要学习她……”

猛然间,天绝回头,淡然的表情冷冰下来,“你这是在斥责为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