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2章 出关

又是好几天过去,门派世界和世俗之中的大战,规模已经越来越大,所影响到的范围也越来越广。

在这段时间里,一些国力不是很强的小国,已经彻底地沦陷在门派世界的手上。

这是一场理念之争,也是一次人类的大清洗,同时也是英雄诞生的时代。

在这一场大战之中,不知道死了多少人,也不知道诞生了多少可歌可泣的故事,更不知道诞生了多少英雄,又有多少家庭破灭,生命永远永远地遗失在战场上。

可以说,全球两百多个国家,还能够完全地保持自己的主权,没有受到侵犯的国家,少之又少。

而华国就是其中一个。

除此之外,就算是西方的一些强国,也难免受到牵连。

按道理来说,当今时代,科技发展的很厉害,单靠人力,是没有办法和高科技抗争的。

但是,门派世界的强者,实在是太厉害,别说先天之境强者,多如牛毛,就算是通神境强者也有不少。

在此之前,没有人会想到,门派世界这种,会有这么多的强者,尤其是那些通神境强者,给世俗始终,各大国家,可以说是造成了巨大的影响!

别看世俗之中,各大国家的科技很发达,武器很先进,杀伤力很大,但是也得打得中人才行。

更不用说,门派世界通过不断地全国各地,散步修行功法的方式,来扰乱民心,可以说,在这样双管齐下之外,各大国家是节节败退,内忧外患,根本难以阻挡门派世界的铁蹄!

甚至是,一些西方国家,把门派世界的这些顶级强者,称之为是超级英雄的存在,类似于那些科幻电影之中的超人,钢铁侠……

这种情况,可以说各大国家来说,都是极其不利的。

因此也越来越多的国家,开始向华国求助,请求华国向他们伸出援手。

在这种情况下,华国也没有袖手旁观,派出了本国的精英出动,进行支援。

不过,所达到的效果并不算太好。

他们很多人,都把目光瞄在林子铭身上,对他们来说,林子铭是他们的救世主。

也只有林子铭亲自出马,才能解决眼前的困境了。

但是,林子铭去哪里了呢?

他们一时间都没能找到林子铭。

自从杀死了青云天之后,林子铭就进入了闭关的状态。

这次打败了青云天,对他来说收获不小。

最大的收获,还当是,从青云天那里,知道了楚菲父亲的真实身份。

天绝,弑天宗的宗主,同时也是当前世界第一人。

说实话,当林子铭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他心里还是很震惊的。

倒不是他怕了天绝,相反,他心里很清楚,他和天绝之间,早晚都是有一战的,只是他没有想到的,世界上,还有这么巧的事情,他天生的对手,居然会是他的岳父。

他深知,天绝肯定是不会放过他的,且不说他现在是世俗之中的强者,打死了那么多门派世界的强者,就是他在秘境之中,打死了宫春秋和逍遥王,天绝就不可能放过他。

而他万万都没有想到,天绝居然会是楚菲的父亲。

现在楚菲在天绝的手上,林子铭还真的忍不住地担心。

他不止一次想过,不顾一切地杀上弑天宗。

但是,每次这个念头一出来,就被他给忍住了,因为他知道,以他现在的实力,杀上弑天宗的话,那就和找死没什么区别!

要知道,在弑天宗,可不只是天绝一个强者而已,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太上长老昆仑,并且,那些弟子,也不是吃素的。

而且现在是世界大战的情况下,他万万不能动用华国的力量,去营救楚菲,这样无疑是拉着华国去陪葬。

所以他还得忍,不断地修行,增强自己的实力,等有了足够的实力,他才考虑去弑天宗!

他是去弑天宗营救楚菲,而不是去殉情的。

这一点,他心中一直都想的很明白。

好在,他这段时间进步的速度很快,每一天都在变强。

时间越久,他的实力就越强。

但是他也知道,他并没有多少时间了。

这一天,他接到了华国那边的电话,向他求救,他也只能提前出关了。

“子铭,听说你把青云天打死了?”

林子铭一到燕都,黄埔道立刻惊奇地说道。

对于这件事,林子铭倒是有点惊讶,要知道,他当初和问青云天交战的时候,周围是没有人的。

“消息是怎么传出来的?”

林子铭这样回答,已经是默认了这件事。

黄埔道深深地望着林子铭,说道:“子铭,你还真是不简单啊!连青云天这样的顶级强者,都败在你的手上了。”

感觉得到,黄埔道的确是挺感慨的,颇有一种长江后浪推前浪的感叹。

顿了顿,他又认真地说道:“这个青云天来历不简单,是问天宗的第一强者,你把他打死的消息,已经传开了,接下来,问天宗必然会找你报仇,你还是要小心一点的好。”

林子铭点头,说道:“嗯,我知道的。”

“对了黄埔前辈,你这次找我不知道是有什么事呢?”

黄埔道叹了一声说道:“唉,相信你也大概猜到了,这次的大战来的太快,太激烈了,很多国家已经沦陷了。再这样下去,我们要输。而输的代价太大了。”

林子铭沉默了一会儿,他哪里会不知道呢?

就算他不再风暴其中,也能感觉得到风暴的猛烈。

现在的他,身上凝聚着华国的气运,自然也感知的到,华国的气运,在不断地减弱。

不只如此,全世界的很多国家,气运也在不断地减弱,甚至是有消亡的迹象。

如果再这样下去,那么整个世界,真的是坚持不了多久的。

虽然,他之前的建议,是有所成效,但是,在这样巨大的战争面前,还是显得有点不够看了。

“好,我大概知道该怎么做了。”林子铭点头地说道。

顿了顿,他想到了什么,又问道:“对了黄埔前辈,不知道你对天绝了解多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