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31章,发芽了!

长生殿!

刺眼的光照进了暗室,在这暗室内,一名修士在这光芒的照射下,浑身发抖。

“出来!”

外面传来一个冷酷的声音。

修士从暗室里走出,那双深邃而空洞的眼睛里,渐渐的浮现出了一缕光,就像是在黑暗中,点亮的生命之火。

随着几名身穿黑甲的护卫来到了一处大殿,他低着头,微微躬身,像是在等待着审判。

这是他第二次来到这座大殿,上一次来,还是很久之前,在这里他被分配到了他的此前的位置上,而在那个位置上,他一坐就是五千年!

“将会有一个新的任务交给你,如果再办砸,便不必回来!”

一个声音传来。

他不敢抬头,甚至没有回话,但听到声音的他,却不由自主的浑身发抖。

长生殿只有两个职位,一个是上峰,一个是下属,而他不巧的是,正好是眼前这位的下属,他不需要说话,他只需要接受,接受来自上峰的命令。

片刻,那个声音继续道:“命运轮盘计算出龙殿的余孽又出现了,追踪许久的圣道五谷,就也有了反应,这一切都指向一个地方!”

“哪里?”

他不敢抬头,但他有些惊讶,无论是龙殿,还是圣道五谷,那都是长生殿一直追踪的目标。

若是能够完成此次任务,那此前的过错,不但可以一笔勾销,甚至还能够更进一步。

再也不需要苦哈哈的守在原来的地方等待命令!

“九渊魔海!”

那声音说道,“要么带回圣道五谷,要么斩杀龙殿余孽,两个任务完成一个,便可抵消你此前的罪责。”

“吾定不辱使命!”

修士领了命令。

数日后,九渊魔海上空,那修士再一次出现,他隶属于长生殿监察司,但在监察司他并不是什么大人物。

只不过是一个守在监察室的小喽啰,但即便他是个小喽啰,却也拥有者三千世界那些蝼蚁难以想象的权柄。

他忘记了自己出身于那个世界,那已经是很久远的时光了,他每日守在监察室里,就在等待命令,日复一日。

但他从未想到,好不容易等到的命令,竟然失败了,连续释放的两颗毁灭之种,一颗没有毁灭目标,另外一颗还没来得及毁灭目标,便失去了目标的踪迹。

作为瞒报的处罚,他被关进了暗室,那里的时间流速很快,距离他任务失败,已经在那里被囚禁了一万年。

那种深深的孤独,是生灵难以忍受的,但他还是坚持了下来,一万年的孤寂他也忍受住了。

“只要活着,就有希望!”

他想起了年轻时的那句话,也是他一直以来的信仰,他没有像大多数被关进去的生灵那样死掉。

他从暗室里走了出来,他的目光俯视着眼前的魔海,他可以在这魔海内,感受到很多的气息,但他不能踏入这里。

因为契约!

可以他的力量,监控魔海内所有修士的一举一动,都是轻轻松松的事情,他可以分心亿万!

知觉告诉他,这里会有大事发生,一切都隐藏在这片血色之下,他盘坐了起来,就像是坐在监察室里。

他有的是时间,他可以等,对于那些蝼蚁来说,他们的生命是无比短暂的,可对于他来说,生命是一场漫长的修行,他连十分之一都没有过完。

“毁灭之种一开始便被屏蔽,后来锁定目标后,那目标也在这九渊魔海内,这家伙跟那些余孽有什么关系?圣道五谷的出现,是否也跟他有关!”

任务没有任何的细节,一切都需要他自己去判断和揣测,长生殿只要结果,不问过程!

………………

盘古大陆!

易阡陌跟嬴驷在这里折腾了许久,他们尝试了各种各样的办法,甚至将龙殿最擅长培育植被的贤者找了过来,可圣道五谷依旧没有反应。

但易阡陌若是种下的话,还是有反应的,但反应跟之前一样,只是周围的植被,会加速的生长。

而且,这种加速生长没有任何实际的作用,不过是平白的损耗生命而已!

易阡陌甚至尝试着将圣道五谷,送到苦无神树前面的土地种下,可依旧没有任何作用,如果要说有的话,苦无神树不受圣道五谷的影响!

嬴驷和易阡陌都犯了难,他们都知道这个东西一定是可以改变他们现在的窘迫,可若是种不出来,又有什么用处?

最后,两人都决定不再浪费时间在圣道五谷上,与其浪费在这里,还不如好好的重整一下这座岛!

“有一个问题,我一直很疑惑!”

嬴驷忽然说道。

“什么问题?”易阡陌奇怪。

“剑沫萍跟你说了至尊龙殿毁灭的原因,你是不是猜到了什么?”嬴驷问道。

“我不认为那是至尊龙殿毁灭的唯一原因!”

易阡陌说道。

“这是自然,至尊龙殿毁灭,或许还有别的原因,但我想这应该是至尊龙殿毁灭最大的原因!”

嬴驷说道。

“为什么?”易阡陌奇怪道。

“龙帝的实力,在那个时代里,自然是无敌的,可他为什么会放弃至尊龙殿,走向自我毁灭呢?”

嬴驷问道,“如果是你,你会这么做吗?”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易阡陌摊了摊手,“死都死了,你我可没有这个本事让他复活!”

“我跟你说的根本不是一码事,我的意思是,他看着掌控了三千世界,但其实……他并没有掌控三千世界!”

嬴驷说道。

“嗯?仔细说说。”易阡陌有了兴趣。

“他是无敌的实力,打遍了三千世界,可三千世界依然还是原来的那个三千世界,所以……至尊龙殿会被毁灭!”

嬴驷笑着说道。

易阡陌一听,忽然明白了嬴驷想说什么,道:“我明白了,即便他一个人的力量再强,除非他将三千世界所有生灵都杀光了,否则,他依旧改变不了三千世界!”

“是的!”嬴驷点了点头。

“那这一点,我比他好,至少我有你们,有整个盘古族帮我。”

易阡陌微微一笑。

“你少拍马屁!”嬴驷没好气道。

可他刚说完,忽然见易阡陌神情凝重,嬴驷奇怪道:“怎么啦?”

“其中一颗种子,发芽了!”

易阡陌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