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偶遇前夫!

陆相宜……

几年前,他是有过一个妻子,但是……

“是你?”男人看着她,眼神里的讽刺毫不遮掩。

就在陆相宜要说话的时候,温泉包间的门突然被打开,赵尚德站在温泉包间门口朝着里面看。

在看到陆相宜和一个陌生男人相拥在一起的时候,赵尚德脸色变了变,放在身旁两侧的双手顿时紧握成拳。

但很快,他的拳头便松了开来。

他扯了扯脸上的笑脸,像是什么都没看到一样的走到温泉池旁。

“相宜,你怎么到这里来了?跟我走,刚才的事情我可以跟你解释的。”

说着,赵尚德就要伸手去拉陆相宜,却被陆相宜一个闪躲片开了手。

陆相宜用防备的眼神盯着赵尚德。

“我不想听你解释!刚才的话,我已经听得够明白了!”

“相宜,这就是个误会!”

就在两人僵持的时候,赵玉茹突然出现在了门口,连忙对陆相宜笑道。

“误会?你们还真把我当傻子了!”陆相宜感觉自己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

她的目光直视着赵尚德,一字一句的嘲讽道,“跟你走,我还能回得来吗?”

赵尚德抿着唇,面色不大好看,看向陆相宜的目光也变得阴冷起来。

但他还是扯起了嘴角,冲着陆相宜再次哄道。

“相宜,你这说的是什么话?都说了这只是个误会,出去我会给你解释清楚的,玉茹,赶紧的!”

说完,赵尚德看了眼赵玉茹。

两人对视一眼后,连忙上手去扯陆相宜的手,企图把她从温泉池里扯出来!

“别碰我!”

“相宜,你……”

“滚出去!”

赵尚德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一道低沉却极具威严的声音便传入在场所有人的耳朵里。

陆相宜不可置信的转过头看着季时澈。

他竟然……

“相宜,你在这里已经打扰这位先生很久了,赶紧跟我走吧!”

赵尚德的表情有些得意,伸手就要去抓陆相宜,却在中途被一双有力的大手遏制了接下来的动作。

一转眼,他就对上了一双摄人心魄的眼眸。

“我让你滚出去!”

赵尚德本来还想说些什么,可眼前男人的气场实在太强,导致他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就噎在了喉咙里。

“这位先生,要我们走也可以,但是我们得带走她。”

赵玉茹指了指躲在季时澈身后的陆相宜,眼底划过一丝阴毒。

怎么什么好事都让陆相宜撞上了?

她一个离过婚的女人,怎么配?

“保安。”

季时澈直接忽略了赵玉茹的话,喊了一声保安。

“季总。”保安立即出现在门口。

“清理垃圾。”季时澈淡淡道。

“好的季总。”

保安领了命令,手里拿着警棍就朝着赵尚德跟赵玉茹走了过去。

赵尚德一张脸涨得通红,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被保安扭了双手,痛的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赵玉茹见状,神情更慌了。

她眼珠止不住的转来转去,在被保安抓住之前,冲到季时澈面前大声喊道。

“喂,这位先生,你知道你身边这个女人是什么样的人吗?她离过婚!是个没人要的破鞋!你……”

“吵。”

季时澈眉头一皱,赵玉茹立即就被消了声,不可置信的看着季时澈。

这男人难道一点都不介意陆相宜是个离过婚的女人吗?

怎么会这样……

赵玉茹和赵尚德被保安相继带走,包厢里面又恢复了一片静谧。

陆相宜站在温泉池内,重重的舒了一口气,紧绷的情绪瞬间放松。

可在下一秒,被压抑的热浪卷土重来,身体热的几乎要被燃烧!

她看了眼季时澈,咬了咬牙,强/压下颤抖的声线。

“谢谢你帮我,我还有事走了。”

说完,陆相宜低着头就要离开,却在下一秒直接被一双微凉的大手攥住了手腕。

“怎么,我帮你解决了一个麻烦,你就这么对你的前夫吗?”

紧接着一道放荡不羁的声音传入她的耳朵。

“放、放开我……”

陆相宜强忍着喉咙的干痒与颤抖道。

说完她就挣扎着要把手挣脱开却在下一秒直接被抵在了温泉池池壁上。

陆相宜惊呼一声,却不敢对上季时澈的眼,连忙把头低下,身体更是止不住的颤抖。

她双手紧紧地握成拳,指甲几乎要刺穿掌心的肉!

她试图用疼痛来抑制体内的翻滚,可在下一秒,她再也忍不住了!

她猛地睁开眼,直接一拥而起抱住了季时澈的脖颈!

下一秒,双唇相贴!

季时澈并没有想到陆相宜竟然会这么做,一双寒眸死死的盯着她。

陆相宜的本能告诉她,他身上有她想要的一切。

她情难自禁的开始用手上下摸索着他的身体,自身更是止不住的扭动。

她在点火!

季时澈的眼底染上一丝情欲。

他攥着陆相宜的手,一双寒眸里闪烁着火光紧盯着陆相宜那张绯红的小脸。

“陆相宜,你!”

“唔……”

陆相宜再次对上了季时澈的唇,身体摩擦的更加起劲。

她的双手也不住地在季时澈的身上寻找着什么,一张透着绯红的小脸上出现了焦急的神情。

季时澈再次把陆相宜扯开,正准备警告她的时候,他发现了不对!

“该死!”

季时澈立即把陆相宜扯到一旁。

“等着!”

他的手才刚松开,陆相宜只觉得心里一空,就像是救命稻草被抽走一般。

所有理智在刹那之间被堙灭,她迅速的从后面抱住季时澈,低声不断地哼哼。

“不……不要走……”

察觉到背后的柔软与火热,季时澈的脸色更难看了!

这女人离了他,怎么就成这样了?

“放开!”

季时澈冷声,气势全开。

陆相宜虽然已经迷糊了,却仍是被吓得一颤,条件反射的就要松开手。

可臂弯才刚放松些许,她只觉得身体又开始难受了起来。

“不……不要……”

她抱的更紧了,曼妙的身段不断地扭曲,不停地透过相隔的布料摩擦着他的背部。

“我再说一次,放开!”

季时澈咬着牙,额头上青筋暴起。

他不是一个容易被情绪和欲望左右的人,可今天不知道怎么了。

自从这女人闯入了他的视线,所有的一切都乱了套!

看着眼前这个曾经的妻子,季时澈的目光顿时更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