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你这是在欲擒故纵吗?

步伐也在一步一步的朝她靠近。

陆相宜被季时澈的目光看的很不自在。

她撇开脸,不去直视季时澈的眼,却很直接的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不知道?”

季时澈轻笑一声,继续朝她靠近,一直到陆相宜的背贴在了冰冷的墙壁上。

“24小时内连续遇到你两次!陆相宜你竟然跟我说不知道!欲情故纵的把戏,好玩吗?”

季时澈看着她一字一句道,一双漂亮的眼眸里尽是讽刺。

他从来不相信巧合。

就算第一次陆相宜是误入了他所在的包厢,可第二次呢?

她如果不是故意引起自己注意的,又怎么会在会议室那么重要的场合里让手机响起来?

位置,又挑的那么隐蔽,真是好手段!

“如果我这算是欲擒故纵的话,季总您这又算是什么?”

真是好一个欲擒故纵!

陆相宜目光冷了下来,她嘴角勾着一抹讥笑抬头看着季时澈反问道。

季时澈眉头一皱,不明白她说的意思。

“我昨天才遇上季总您,今天公司就突然之间就被收购了,收购人还是季总您,所以……”

陆相宜顿了顿,话锋一转的同时一改脸上官方式的笑,笑眯眯的看着季时澈。

“所以我可不可以理解为是季总您知道我在这家公司上班,故意收购的?”

陆相宜这个笑,让季时澈极度不舒服。

他冷哼一声,毫不吝啬自己的讽刺。

“陆相宜,你可真是会往你脸上贴金!昨天是,现在也是!”

贴金……

这两个字让陆相宜心里难受极了。

但很快,陆相宜的脸上就再次出现了那让季时澈看了头疼的笑容。

“季总这是在变相的夸我吗?毕竟公司收购,除了破产也就是前景十分良好两个可能性了,而我们公司不用说也知道不是前者,剩下的就是……”

“陆相宜,你的脸皮可真厚!”

季时澈双手紧握成拳,怒视着满脸笑意的陆相宜。

这女人果然跟以前一样,能随时随刻挑起他的怒火!

他原以为……

听了季时澈的嘲讽,陆相宜不生气,反倒是笑的更欢了。

“脸皮不厚怎么能让季总误以为我是欲擒故纵呢?”

陆相宜挑了挑眉,一脸讨好的看着季时澈反问道,“季总您说是吧?”

“陆相宜!”季时澈忍无可忍。

陆相宜立马收回了脸上的表情,态度变得格外严肃了起来。

“季总我在。”

她知道季时澈已经到了忍耐的边缘,自然不会继续去挑衅他的底线。

她虽然不是没了这份工作活不下去。

可按照季时澈现在的能力,让她找不到下份工作是分分钟的事儿,她可没那么傻绝了自己所有的后路!

尽管,他或许不屑于做这样的事。

陆相宜突然一下的转变态度也让季时澈那在愤怒边缘的情绪,瞬间悬崖勒马。

他深呼吸一口气,重新看向陆相宜一字一句道。

“我不管你接近我的目的是什么,总之你要想继续呆在这公司里,你就给我好好表现出你的价值!不要再做出一些连废物都不会做的事情了!”

他指的是会议室的那件事。

陆相宜微微一笑,“那就请季总指派任务,我会好好表现出自身价值的。”

“指派任务。”

季时澈轻笑一声,眼神里带着些许挑衅的看着陆相宜,“你觉得你能完成得了我指派的任务吗?”

“既然季总觉得我完成不了,那我们也不用浪费时间了。”

陆相宜冲着季时澈微微一笑。

“辞职报告我会递交给部门经理的,到时候还请季总您签字审批!”

她从踏入这个总裁办公室的那一刻,心里面就已经做好了失去这份工作的准备了。

所以提出辞职,对她来说并没有太多的纠结。

说完这话,陆相宜转身就离开了总裁办公室。

季时澈看着陆相宜离开的背影,眼底的神情变得深不可测起来。

陆相宜,你到底在搞什么花样?

陆相宜出了总裁办公室,深吐一口气,只觉得周围的空气都没那么压抑了。

可就在这时,她的手机铃声再次响了起来。

总裁办公室外头的秘书台里,秘书们纷纷冲着她投来了疑惑的目光。

陆相宜的脸颊一红,假装淡定的把手机从口袋里拿出来,脚步加快的进了电梯。

“喂。”

“请问,是陆相宜小姐吗?”

“我是。”

“陆相宜小姐,我这边是中心医院,您弟弟的医疗费预存款已经不够了,请您及时续交。”

医疗费预存款……

陆相宜的心里一沉。

糟糕。

她忘记医疗费的事情了!

更糟糕的事情是她刚在季时澈面前提出要辞职的事情!

这可怎么办啊!

“陆相宜小姐,你还在听吗?”

“我在。”

陆相宜连忙回过神,冲电话那头道,“你放心好了,我最迟明天就过去。”

“好的。”

那边得到了陆相宜的回答后就挂断了电话。

拿着手机,陆相宜懊恼的敲了下自己的脑袋瓜。

怎么能把医药费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了呢?

陆相宜都已经不知道用什么样的办法去收回刚才说出去的话了!

她原本想着,没了这份工作也好。

也免了她……

算了,她还是先想想怎么挽救刚才说出去的那些话吧!

不然弟弟那边的医疗费……

陆相宜的嘴角露出一抹苦笑。

……

翌日。

早上九点,季时澈准时到达公司。

吴秘书拿着一份行程表跟在季时澈身旁汇报今日工作。

“今天的行程就是这些了。”

吴秘书汇报完毕,合上了行程表对季时澈道。

季时澈点了点头。

不过很快,他的眉头就蹙了起来。

“吴秘书,今天人事那边有提交辞职报告上来吗?”

听到季时澈的问话,吴秘书愣了一下,紧接着肯定的摇头。

“没有。”

“没有?”

季时澈有些诧异,但很快他就恢复了以往的冷漠。

“好,我知道了。”

吴秘书看着季时澈的表现,疑惑的蹙起了眉头,却也没再说话。

回到总裁办公室。

季时澈坐在办公桌前,拿起一份文件正准备审阅,脑海里却突然浮现出昨天陆相宜信誓旦旦的说要递交辞职报告的情景。

怎么突然想到她了?

季时澈摇了摇头,凝神把思绪放到面前的文件上。

半分钟后,他摁下了秘书部内线。

“季总。”

吴秘书恭敬的声音从里头传来。

季时澈听着吴秘书的声音,喉结上下动了动,到嘴边的话又改了口。

“准备一下去见洪总。”

“好的季总。”

吴秘书应了一声后,内线电话就被挂断。

轻抿着咖啡,季时澈对自己刚才的举动,不禁有些意外。

明明不过是件再小不过的事情,他却这么记在心上,甚至还差点问了秘书有关她的事情。

不是都离婚了吗?